90后的“房事” 買房難,租房也不易

▣ 來源:新周刊(ID:new-weekly)

今年的冬天來得有點早,中秋剛過,冷空氣就開始南下,全國多個城市淅淅瀝瀝地下了幾天冷冷的陰雨。

十一月,經歷了一場不幸的火災后,部分城市開始著手整治違建出租屋和群租房,一些人開始離開城市,一些人計劃搬到更好的房子,也有一些人決心買房,不知2018年的樓市政策會有什么變動,明年湊一個首付,是否有可能?

2017年,隨著各大房企進軍長租公寓市場,還有一些城市推出了“租購同權”政策,有人稱這一年是“長租公寓元年”。幾天前,鏈家董事長左暉在一次論壇上表示,北京未來估計會有1000萬人租房。短時間內滿足不了龐大的租房需求,房租價格仍然會維持在高位。

我們采訪了十個城市的十個年輕人,讓他們來談談自己的租房故事。買房難,租房也不易。

深圳居大不易。圖為深圳城中村白石洲 圖/視覺中國

Ben,深圳,智能家居,房租1500元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用1500元在深圳租了個120平的房子。不過這里是寶安沙井,屬于深圳郊區,而且我2015年就租了這里,加上房東也是廣東人,好說話,所以沒漲房租。

當初純粹是為了陪太太才過來這邊工作的,現在有了女兒,大房子才夠用。唯一的煩惱,就是房子終究不是你的,買家具家電的時候不能隨心所欲,還要考慮以后搬家怎么辦。由于房東給的家電不全或者不新,加上我是做智能家居的,什么掃地機、洗碗機、空氣凈化機、凈水器,都得買來體驗一下,以后搬家就更麻煩了。

深圳這個地方,收入與付出是成正比的,個人覺得是國內最佳的工作城市了。生活就一般了,節奏快,教育資源欠缺,車牌要8萬元一個,還全城限外,買車純粹靠運氣。所以,未來還是會撤的,換個生活節奏慢點的地方,陪孩子長大。可能是珠海或江門吧,離老家的父母也不能太遠。

這是我為人父母以后最大的改變吧。有女兒萬事足,就算我加班到晚上十點,回家開門,我女兒都會跑過來抱著大腿要抱抱,這時累成狗也會笑出來的。要不整年都沒真心笑過,真的。

上海中山北路地鐵站 圖/MNXANL

阿松,上海,新媒體,房租6000元

上海跟其他城市不同的是,上海滿地都是小洋樓,就算最繁華的地方都是這樣的。其他大城市,區域劃分一般都很明顯,比如廣州,珠江新城那一塊都是新樓吧。

去年來上海后,我和兩個同學在中山北路租了個舊小區的房子,裝修很丑,房子很老,樓齡目測都有20年了,但月租要6000塊,是一筆不小的負擔。不過這是電梯房,周圍生活非常方便,就還行,一直住了下來。

由于我跟相熟的同學一起住,所以沒有太多異鄉的感覺。除了有時候遇到個別上海人,比如店員服務態度不好,工作關系中有莫名其妙的高姿態,路上有時遇到本地人吵架,撕得也挺難看的,這時才感覺到我在上海。

當然了,這樣的“本地人”可能很多大城市都有。有些相熟的上海本地人,就特別彬彬有禮,為人處世很周到,看起來特有文化。這些也是上海人呀。

在上海的工作壓力很大,幾乎都沒有自己的時間。公司是六點半下班,但我們為了趕項目,經常加班,沒有周末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不過學到了很多東西,覺得來上海一趟,值了。

可能最不適應的是,對于從小在嶺南長大的我,上海天氣實在太冷了。

廣州員村

阿陳,廣州,雜志編輯,房租1600元

我幾乎一直住城中村。剛畢業那幾個月找不到工作,就和兩個同學在學校附近隨便找了個月租500的一房一廳,只有一張床,其余人打地鋪。那時候特焦慮,同學陸陸續續找到工作,室友后來也回粵北老家工作去了,只剩我一人。

后來找到了一家網絡媒體的編輯崗,到手4000多元。當時華師的同學接納了我,他們學校宿舍剛好在公司附近,我就搬了進去,省了幾個月房租。我還記得,謝霆鋒和王菲復合的那天是周六,我躺在硬木板床上睡懶覺,被領導一個電話叫起來做專題。很快我換了工作,搬到了華景新城,月租陡然升到1400,工資才4500塊左右,每月交完租后只能吃土。

就這樣扛了一年多以后,才來到現在這家媒體,搬到員村一房一廳,月租1600。這里出門就是珠江,兩站路就到珠江新城,可能是天河CBD附近唯一的房價洼地了。不過這是集資建房,沒有電梯。你要知道,對于一個媒體人來說,晚上十點下班還要爬樓梯,實在有點不太人道。特別是養了貓以后,扛著兩袋10L的貓砂爬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現在最怕的就是查房,上個月街道辦什么的,在門口塞了一張催租戶登記的紅色通知,這時才知道,房子是租來的,生活也是。暫時買不起房,明年先租個好一點的房子。

成都遠洋太古里 圖/Baycrest

快快,成都,房地產,房租1500元

2017年4月來的成都,當時還在重慶讀大四,但2016年底我就簽了這邊的工作。

我住的高新區,是成都房價最高的兩個區之一,因為住處離地鐵還有一段距離,1500元就租了個套一,跟北上廣比起來,可以說很幸福了。不過馬上要搬了,要么租要么買,因為這里附近除了一個學校什么都沒有,沒什么生活氣息,而且位于成都南邊,朋友多數住在西門和東門,每次聚會都很麻煩!

一個人住,最怕的就是半夜有人來敲門。有一次,鄰居有個男的大半夜過來敲門,我沒開,他說想進來借下Wi-Fi,說他家的壞了,我讓他用流量,他說他不會。我說不方便,他又敲了幾下門拜托我讓他借一下,我沒出聲,他就走了。

第二次,我已經睡著了,又有人敲門,又是他,這次我完全沒有回應,過了一會兒他就走了。我當時已經準備打電話報警了,嚇死寶寶了,導致我現在回家都特別害怕他家的門突然打開。

成都這個城市的確很多吃的,我也很喜歡,但我不太喜歡成都人,假打,很多人比我還牙尖。總之,成都這個城市越來越不能給人幸福感,霧霾太嚴重,房價也越來越高。

在江北嘴拍攝的解放碑重慶環球金融中心和洪崖洞及其周邊建筑群 圖/Chlich

Joan,重慶,交通運輸,房租700元

住在渝北區空港廣場附近,差不多是郊區。平時最煩的一件事就是,這個小區地勢偏高,所以小區內外的道路規劃不是特別好,經常堵車和鳴笛,晚上小區燈光偏暗,下晚班回家也覺得不太安全。

現在房子住了四個多月吧,我和公司同事合租的兩室兩廳,1400元一個月,裝修得很溫馨,我們也把臥室裝飾成自己喜歡的樣子。但就是想家,我總是比較念家,因為在外面只能經常吃外賣呀,我們的下班時間往往沒有那么早,到家以后也沒什么時間做飯了。

工作忙倒沒什么,最郁悶的是,剛進公司四個月的時候被冤枉是小偷,因為當時同事的手機落在廁所里了,她出來后有好幾個人去過洗手間,其中包括我。所以她讓我們全部去監控室問話,最懷疑的就是我,似乎因為我是新員工,其他認識已久的人覺得不可能偷東西。所以同事之間搞得很尷尬,好在最后她也道歉了。

總體來說,我還是很喜歡重慶的。一直認為自己挺幸運,第一份工作就遇到了很多好人。在公司遇到了我的男朋友,也是我喜歡這份工作的原因之一,之后我們也打算搬到一起租。但重慶現在找房子也不容易,最近十年發展非常快,高樓迭起,食肆越來越發達,很有朝氣。

還有,你知道的,重慶是山城,搬家太麻煩了!

杭州市中央商務區錢江新城 圖/Baycrest

小熊,杭州,銷售,房租1900元

來杭州第一個月,我就知道杭州生活的痛點——交通不方便,地鐵班次不夠密集,線路不是十分合理,人口比較多的城西居然沒有地鐵,線路應該考慮了下沙和蕭山市區,呈南北走向,而下沙和蕭山都在20公里外。我本來覺得沿著地鐵線路找房子,住得遠一點沒關系,最后發現就算遠一些,房租也是差不多的,所以還不如就在公司附近找房子。

這個地段是錢江新城附近的農民拆遷安置房,一般都是60平米以下的兩房。我們公司在這里租了幾套房子給員工,我那里住了兩個人,此外還有住了4人的、6人的,兩室一廳的上下鋪都住滿的話,可以住12個人!

后來,因為群租房出了兩起安全事故,一次是插線板引發火災,一次是因為沒關水龍頭,公司賠了房東和鄰居近20萬元,從此不再提供公司宿舍,改為每人提供500元-600元的補貼。今年我們的房租漲到了3800元,還算良心,因為杭州房價爆高的,附近同等房子的租金普遍要4500元-5500元,就算市區十公里外的房子也要3000元左右。

我們小區的樓房老化和居民老齡化問題比較嚴重。周末你想睡到自然醒吧,樓上樓下永遠有人在裝修。而且小區里經常有老人家去世,一個月至少搞一次白事,大晚上吹吹打打,大清早出殯,實話說挺擾民的。像這樣的老小區,杭州已經越來越少了,拆得很快,僅僅三年,我附近的三條城中村已經徹底消失了,才三年啊。

武漢傳統過江交通工具——輪渡 圖/Howchou

安夕玉,武漢,文案策劃,房租1200元

大四下學期,我和三個準備考研的同學搬離宿舍,在華師東門破敗的家屬區內,租了套月租1000的兩室一廳。第一年,我的政治考砸了,我和外地的男朋友約定,邊工作邊復習,再考一次。

那時,我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洗漱,晚上復習到一兩點才洗澡睡覺。有時候半夜餓了,就用小電飯鍋偷偷做香辣蝦和蒜香排骨。壓下電飯鍋,熱油、爆蒜的那一刻,是小房間的冬天最溫柔的時刻。

研究生考試結束后,和談了五年的男朋友分手,我跑到小區空地上嚎啕大哭,旁邊的聲控燈滅了又亮。現在想起來,都不知道有沒嚇到人呢。

這次過了初試,但我無心準備復試,就找了份工作,月薪3500元,在華師體院旁的老街花600塊錢租了個單間。沒想到只住了幾個月,房子就要拆遷了,我聯系朋友,搬去了華師南門玉蘭苑的三室一廳,住書房,房租1200元。同屋都是考研學生,我有工作,經濟比他們寬裕。夏天,我們煲銀耳蓮子羹放在冰箱;十月,我就買一大袋螃蟹回家做香辣蟹;三九天,我就請大家去武大附近吃火鍋。

又是臨近研究生考試的12月,保安突然說,我們那棟樓是小區內的違建房,要拆除,限我們在一周內搬出。我們都懵了,還有小區內違建房這種事?很快,整棟樓被噴上大大的“拆”字。所以,我們不得不在大冬天里到處找房,好不容易找到一套復式房,大概五六間臥室,里面男男女女不知道住了多少人,我們四人住了間帶陽臺的主臥,天價2000元。我們把3張1.5米的床拼成了通鋪,就這樣熬過了一個冬天。

第二年一開春我就來了廣州,至少這里的冬天不再那么冷。

寧波天一廣場 圖/Shakura

蘇小怡,寧波,高校教師,房租360元

我現在住的房子是學校解決的公租房,寧波東部新城,55平方米的一室一廳,每月房租360元,物業費100,家具家電基本都配齊了。這算低配的,學校有一副教授,80多平米的房子,月租才500元。

但寧波高校的工資不高,生活成本卻不低。來之前我查了下學校附近的房源,9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基本都要1500元以上。要知道,我們“青椒”到手工資才4000多點。

所以我有點覺得自己被坑了,因為來寧波前,沒人告訴我工資多少呀。我打聽過現在的同事,得到的消息也不準確,她說稅后6000+沒問題,但她已經工作好多年了。我最后忍不住了,跑去問人事處,說稅前年薪7萬,但政策每年都會調整。

因為住在學校,而且我比較宅,所以還能過得下去。問題就在于,我簽的合同是三年期,三年后公租房恢復市場價,據說至少要翻倍,住滿六年就不給租了,你自己找房子去。所以,如果再不解決住房,我也得卷鋪蓋走人了。然而學校人事處說了,房源比較緊張,能否申請到住房不好說。

我不知道自己能在寧波待多久。六年很遙遠,到時候看吧,我也不知道未來我會去哪里。如果要留,只能買房,不然過得實在辛苦。

北京五道口 圖/Mfrk

瓜瓜,北京,影視策劃,房租6200元

在北京換過好多房子,從500元、1200元、1600元、 2600元到現在6200元, 一路走來。

2013年剛到北京的時候,也是住半地下室。那時最難忍受的是洗澡,那里只有一個可以使用天然氣熱水的洗澡間,其他洗澡間都沒有熱水,還是那種北方特有的沒有門的洗澡間!但我一個南方人,必須每天都洗澡的啊!熱水洗澡間是要付費的,一次好像幾十塊,所以我每天都得花錢洗熱水澡,那時我到手工資才4000多。

幾個月后,我搬到廣渠路的珠江帝景,生活開始慢慢起步。當時那套房子一共住了五戶人,我住的小房1200元,室友有男有女有情侶,主臥是山東來的一家人,媽媽和奶奶帶著孩子,小朋友一邊上學一邊治病。

好在,我沒遇到奇葩室友。主臥那家人特別暖,我晚上寫稿會很晚,奶奶會給我煮面條,特別好吃的排骨面條。奶奶特別勤快,家里打掃得都很干凈,我每次回來都收拾得整整齊齊。房東阿姨也特別喜歡我,每周五都叫我去她家吃飯,她是蘭州人,每次做羊肉湯的時候,都會叫我。所以,那會我覺得特別好,沒覺得北漂多辛苦。

在北京幾年,最大的感觸,就像隔壁房間的男孩子跟我說的一樣。我問他,在北京待了七八年什么感覺?他說,因為經常搬家,他最深刻的就是,你身邊的人不斷變遷,很少穩定的朋友。比如我跟他,此刻一起約著跑步,一起吃著奶奶煮的面條,但兩年后搬走,就再也不會聯系了。比如你覺得附近的牛肉面是全北京最好吃的,總想著下次再來,但搬走之后,其實你也不會再回來了。

有時候會覺得那里有一種大雜院的感覺,一起住的人來自五湖四海,也會有小毛病或小疙瘩,但人都是善良的,都是為了在北京站穩腳。

西安鐘樓 圖/視覺中國

婷婷,西安,客戶經理,房租0元

2014年剛到西安實習的時候,租了一個離公司很近的小區,是一間隔斷房,房租650元,通過中介找到的。后來被坑慘了。

當時我簽合同時,中介說你住滿一年后要是不租了可以提前說,就給我退剩余的錢。當時我剛出來工作,不懂套路。后來租了一年后,換了第二份工作,打算退租。中介說退錢可以,但我得找到下一家租戶。我說,之前簽訂合同的時候,你們小姑娘說滿一年我就可以退租,只要提前一個月說就行,她會來找人續租。結果和我對接的小伙不承認,說那姑娘走了,他不管。

后來,我就去他們公司里找老板說理,沒想到那老板是東北女人,非常胖,也許是氣血比較足,說話嗓門非常大,聲音非常洪亮。我一進去吧,老板態度還好,“小妹妹”的一個勁稱呼,聽到我談退錢的時候,她臉色一變,我瞬間感到不對勁……

東北老板不說話了,門口進來幾個大高個,往辦公室一站。老板說,我這邊還有事,您再坐會兒。然后,我就和幾個大高個共處一屋,想想都給嚇尿。等了一個半小時左右,老板沒蹤影,我問負責我那個片區的小伙兒,他居然叫我自己去找,他們不管。靠!當時押了我近2000元,想想都發火,可是又不敢吱聲,然后默默地走了。

最后找中介去談,忘記怎么談的了,反正到手就600塊。后來再也不敢找中介了,水太深,當時親戚朋友也不在身邊。

那之后還租過兩個房子,然后家里突如其來、一聲不響地在西安貸款買了房子,因為我爸擔心我在外吃虧,也不放心我和別人合租。就這樣,我告別了租房生活。

這幾年你過得怎么樣?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