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網易“吃雞”大戰,誰能笑到最后?

原標題:騰訊、網易決戰“吃雞”:他們到底在爭什么?誰能笑到最后?||深度·文娛

《絕地求生》走紅之際,網易借3款游戲拉攏千萬用戶,騰訊則攜7款游戲強勢進入,“吃雞”游戲為何引來巨頭角力?這場“吃雞”大戰的戰局會如何演變?

在網絡流行語從“猥瑣發育,別浪”轉至“大吉大利,晚上吃雞”、百名網友爭當“吃雞大神”之時,屏幕外,游戲廠家的“吃雞”大戰亦如火如荼。

11月29日凌晨,騰訊天美工作室、光子工作室分別上線了域名為pubgm.qq.com、pg.qq.com的網站,暗示《PUBG》正版手游即將來臨。

▲天美工作室(上)、光子工作室(下)上線網站宣傳圖。

同日下午,騰訊正式上線首款百人戰術競技手游《光榮使命》,獲馬化騰在朋友圈進行推薦之余,還邀請了PDD、五五開、若風、Miss等100位主播進行跨平臺同步直播,為其宣傳造勢。再加上此前的手游《CF-荒島特訓》,目前騰訊內部已有四款“吃雞”手游同時競爭。

短短7天里,繼宣布獲得游戲《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即《絕地求生》)在中國的獨家代理運營權后,騰訊接連拋出多枚手榴彈,“吃雞”決心十足。

從另一方面看,騰訊緊鑼密鼓地布局“吃雞”矩陣,一定程度上映射出當前“吃雞”市場競爭漸趨白熱化。與最初的小米、英雄互娛、龍淵等一干游戲廠商各自圈地作戰相比較,如今“吃雞”市場快速向頭部集中,騰訊的最大對手來自網易。

兩大巨頭的角力戰

上線8個月,銷量突破2000萬份、營收超25億元,這款由韓國游戲公司藍洞開發的《絕地求生》堪稱今年PC端游戲傳奇。

“核心玩法簡單粗暴,100名玩家被空投至荒島后利用槍械、護具、載具等資源戰斗至最后一人;沒有任務、劇情、固定玩法,每一局都是新的,玩起來很刺激、很過癮。”一名重度玩家興奮地告訴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

▲《絕地求生》玩家獲最終勝利時的屏幕截圖。

“吃雞”一說源自玩家贏得最后勝利時屏幕上顯示的“大吉大利,晚上吃雞”,此后,玩家將同類大逃殺性質游戲一概稱為“吃雞游戲”。且隨著王思聰、林更新、陳赫等明星玩家的加入,《絕地求生》在游戲直播平臺及社交網絡上日趨火爆。

面對這么一款“引發市場新興奮點”的現象級游戲,網易率先加入“吃雞”大軍,爭搶先機斬獲第一波“吃雞”手游用戶。

11月3日,網易搶先上架《荒野行動》、《終結者2:審判日》兩款“吃雞”手游,并在緊接著的周末里進行大范圍的市場宣傳,包括邀請若風、小蒼、Miss等熱門主播進行游戲直播;招募《荒野行動》手游玩家主播。而后,網易董事局主席丁磊親自為自家“吃雞”手游站臺,與明星柳巖組隊直播“吃雞”。

盡管不曾挑明,早早搶先發布“吃雞”手游的網易,或已將這場“吃雞”狂歡看作打破網易游戲目前收入下降頹勢、彎道超越騰訊的機會之一。數據顯示,網易游戲收入在2017年第一季度突破100億,第二三季度持續下滑,其中第三個季度降到81.12億元,降幅14%。反觀騰訊游戲,繼今年第一季度收入突破200億后,第三季度網游收入268.44億,同比增48%。

因此,在今年三季報發布之后的會議上,網易重點談及《荒野行動》,丁磊更是直言“《荒野行動》的空間和潛力比公司原本想象的大”。

“網易內部有6款‘吃雞’游戲進行內部賽馬,網易還是比較重視這個的。”彬元資本分析師邱夢晨向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透露。他認為,《荒野行動》、《終結者2》兩款游戲雖有瑕疵,但也算成功。

在巨大的市場需求和全方位的市場攻勢下,占據了“時間窗”優勢的《荒野行動》、《終結者2》吸引近2000萬用戶,并一度把《王者榮耀》拉下“王位”,擠出AppStore免費榜前三。在此之前,免費榜榜首位置已被《王者榮耀》霸榜一年有余。

▲11月5日的App Store游戲免費榜排行。

但很快,網易面臨著來自對手騰訊的壓力。

迄今為止,騰訊陸續公布7款“吃雞”游戲,包括《荒島特訓》、《PUBG》、《光榮、使命》、《無限法則》等,走“端游強化優勢,手游持續進攻”道路。生存類游戲問題也出現在騰訊三季報電話會議上,前后有4位分析師追問騰訊高管如何把握、并征服今年生存類游戲爆發的機會。

對某一個游戲品類如此關注,這在歷次的騰訊財報會議中都實屬罕見。當問及騰訊對此類游戲是何態度時,騰訊總裁劉熾平回復稱,“生存類游戲在市場上非常受歡迎,也是對公司而言非常重要的游戲品類。”

而在財報之外,騰訊也給予了巨量的關注。據愛范兒報道,騰訊針對《光榮使命》成立了核心項目“攻堅組”,實則此為重量級頭部產品的待遇。相對應的,市場、運營等部門將以最高優先級快速解決《光榮使命》在上市前的各種問題。

在此期間,騰訊公布了一則被業內人士評價為影響“吃雞”行業格局的重磅消息:獲得《PUBG》國服獨家運營權。這意味著在“吃雞”端游上,騰訊占據著先發優勢。

對此,網易迅速推出《荒野行動》PC版,試圖利用騰訊代理與正式上線《絕地求生》端游之間的時間差來迅速取得“吃雞”PC端市場的先發優勢。值得注意的是,在《荒野行動》PC版發布3天后,騰訊便公布自研端游《無限法則》,往“大逃殺”隊伍再添一員。

漫長“吃雞”路

網易、騰訊在“吃雞”新賽道上角力,但事實上,《絕地求生》作為一款PC端游,本身的商業想象空間有限。

一方面,與《英雄聯盟》、《王者榮耀》、《穿越火線》等游戲相比,《絕地求生》用戶高度男性化,導致社交性特征顯弱,難以圈占大量用戶。另一方面,按照目前99元/份的買斷性售價,《絕地求生》難以為騰訊、網易帶來豐裕的營收。

實際上,《絕地求生》更大的商業想象空間在于,為下一個全民級的爆款游戲奠定用戶基礎。

▲手游《光榮使命》支持微信、QQ登陸。

“每隔3到5年,行業就應該有一款現象級游戲誕生。”游戲產業觀察人士羅伊認為,“此前是《魔獸世界》,然后是《英雄聯盟》,以大學4年為周期來看,玩家群體更新換代,可能是《絕地求生》為代表的‘大逃殺’類型游戲嶄露頭角的原因之一。”

如此一來,騰訊、網易參與“吃雞”大戰,更是在參與一個必須爭奪的未來,這也就不難理解騰訊、網易對與“吃雞”游戲的重視。

“對于國內的游戲公司來說,MOBA類游戲的市場幾乎已經被瓜分干凈,隨著《H1Z1》、《絕地求生》等沙盒類在全球的火爆,很多公司都看到了這一類游戲未來的發展機會。市場就是這樣,你一開始不參與進去,未來就沒有位置給你。”一位業內人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時采訪如此說道。

但未來難在未知,“雞”并非那么容易吃到。

10月27日,游戲工委發布《對“大逃殺”類游戲總局業務主管部門的基本態度》一文,明確表達了對“吃雞”游戲的“不支持”,審批成為“吃雞”游戲最大一道坎。

為了獲得正式的出版許可,廠商們紛紛調整游戲主題、元素、文案等內容,向主管部門作出相應的表態。其中,網易的《荒野行動》從“大逃殺”變成一款開放世界“軍事演習”對戰游戲,用“淘汰”代替“擊殺”。

▲網易在《荒野行動》中加入“艱苦奮斗”等橫幅、標語。

而拿下《絕地求生》國服代理運營權的騰訊,在其官方新聞稿中著重強調其將協助游戲過審,“將與PUBG公司遵循主管部門的相關指導意見,確保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符合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習慣與道德規范。”

據36氪援引某知情人士說法稱,《PUBG》游戲已經基本調整完畢,“審核和游戲調整可以并行”,但可能要配合《光榮使命》一起運作。騰訊具體如何解決懸在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無從得知,“吃雞”游戲外掛猖獗、產品同質化嚴重、游戲操作體驗差等問題卻接踵而來。

綜合上述因素,網易、騰訊的“吃雞”大戰儼然一場持久戰。

從目前戰況來看,騰訊僅《光榮使命》、《荒島特訓》正式上線且時間短暫,而網易的兩款游戲則較早開啟了不刪檔測試,在玩家中已形成一定影響力,二者仍將激烈酣戰。

在邱夢晨看來,目前網易擁有先發優勢,“游戲體驗是個黏性較強的東西,此前吸引的2000萬用戶容易沉淀在網易上面,而這一部分沉淀用戶也會帶來新的沉淀用戶。”

“這次騰訊的步驟慢了很多,在研發‘吃雞’游戲上落后不少,但在長期上面擁有優勢。未來打磨產品后,通過微信把社交關系連接起來,超越網易還是比較容易的。”邱夢晨補充說。在行業共識中,建立于強大渠道分發能力上的、從游戲到社交的無縫銜接幾乎是騰訊在移動游戲市場中屢戰屢捷之利劍。

本文來自每日金融官網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