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馬云和他的35位合伙人又干了件大事!

原標題:​馬云和他的35位合伙人又準備干一件大事

拿出100億人民幣成立脫貧基金,馬云和他的35位合伙人成了今天的頭條。此前,36位合伙人唯一一次同時在公眾面前亮相,是3年前,阿里巴巴赴美IPO。

在許多人看來,一群已然財富自由的人,拿出錢來投身公益事業,是一個了無新意的故事。但阿里巴巴內部相信,這種總想要去改變些什么的直覺本能深植在阿里的基因里。就算今天阿里市值超過4600億美元,開個年會4萬員工要從21個國家趕回杭州,阿里人的DNA還記得那些在湖畔花園,每月拿著500塊工資,言必稱要改變世界的日子。

互聯網公司鼓勵員工做公益很常見,但沒有哪家像阿里巴巴這樣,明文規定每個員工一年起碼要做三小時公益,可以是報名公司組織的公益項目,也可以是做自己想做的,只要是和公益相關并能證明真實性,并且同一個項目只能申報一次,沒有達到就會影響績效考核和年終獎。此外,公益時還會顯示在內部系統每個人的公開信息里,多名阿里員工表示,“如果公益時長期是零,壓力就會很大。”

阿里提供的數據顯示,在過去八個月(按阿里財年計算),公益時最高的是馬云,他申報了45.5個小時。一個細節是,馬云在內部多次強調,“公益不是慈善,不是捐錢捐物,更重要的是身體力行,投入時間投入力量”。因此,他在今年以個人名義捐出的兩筆數以億計的捐贈,只折算了0.5個公益時。

36位合伙人申報的公益時一共是269.6小時,平均每人做了7.5小時公益。如果把他們視為一個團隊,那么這群最沒時間的阿里人,是阿里人均公益時最高的團隊。

鐵軍外傳

阿里現任36位合伙人,有6位是當年的十八羅漢,其余30位,在阿里的平均時長也有13年。顯然,這是一群一起受過窮,挨過苦,在數個關鍵點留下過傳奇,帶領團隊向死而生的人。

合伙人之一孫利軍是中供鐵軍的傳奇人物。這位農村出身的小個子男人,2002年浙江大學畢業就加盟鐵軍,從基層一路做到全國銷冠,帶領金華地區的鐵軍到鄉縣做地推,人手一只硬皮包,裝合同兼防惡狗,晚上在10元店里煮水泡面泡腳。靠著一點都不互聯網、近乎偏執的拙勁,他們奠定了阿里巴巴在B2B市場的地位。

他們互稱“戰友”。他們被馬云稱為“最有阿里味兒的一群人”。

今年孫利軍申報的公益時是12小時,這12小時都與當年的戰友相關。

孫利軍的大女兒今年7歲。2015年,幾個戰友相約帶孩子去貴州一個貧困村住幾天,孫利軍的女兒也去了。在那里,小姑娘第一次見到,學校的課桌是從各家東拼西湊的條椅,不夠高的,下面墊塊磚。窗戶是一次性雨披做的,藍色、白色、和辨不清的沌色。

回來后,孫利軍發現女兒變了,不再一星期丟六七塊橡皮擦,還開始存錢,買文具寄往貴州。

在一次戰友聚會上,孫利軍分享了女兒的變化,結果引來強烈共鳴,當天晚上,這幫已經紛紛離開阿里的鐵軍決定,自掏腰包籌錢去建學校,每年建一到兩所,連續建十年。

第一座校舍就建在貴州那個村莊,除了湊齊一百萬基建費用,這群老鐵軍還拿出各自的擅長和生意項目,比如一位現在開服裝廠的戰友包下了所有小學生的校服;孫利軍的太太,阿里前HR,則成了這個群的“大管家”,物色當地包工、施工監工等,全都由她一手操辦。

圖:這是新建好的校舍,鐵軍們給這所新學校起名“前橙希望小學”

第一所學校落成后,另兩位合伙人,人力資源部資深總監方永新、資深副總裁吳敏芝,以及湖畔大學負責人盧洋也主動加入進來。

孫利軍、方永新、吳敏芝申報的公益時分別是12小時、10.6小時、16小時。孫利軍的同事說,他們實際做的事情、投入的時間遠不止這些,因為他們那個群,隨時都會發起討論,每個季度大家會碰一次面,討論進度、遇到的問題,以及下一所學校的選址,每年還會組織大家去兩次當地,給小學生送些衣物文具,給他們上課。“其實36位合伙人報的公益時都遠遠低于實際花的時間,他們是不想給其他同學帶來壓力。”

湖畔2.0

阿里巴巴脫貧基金設了四位副主席,每人負責牽頭一個領域,螞蟻金服董事長彭蕾負責的是女性脫貧。

彭蕾,工號7,十八羅漢之一。直率、坦誠、雷厲風行,是她留給員工和外界的印象。馬云將她稱為“定海神針”。

低調的彭蕾很少出席公開場合,最近的一次露面,是兩個月前,她和其他11位女合伙人一起,宣布發起成立湖畔魔豆公益基金會,以個人名義首期籌集了1億元人民幣,用來幫助女性和兒童,尤其是0-3歲的農村留守兒童。

湖畔魔豆副秘書長舒敏說,彭蕾一直非常關注留守兒童和女性,兩件事對她觸動很大。2015年畢節四名留守兒童在家中喝農藥自殺。那年春節,12名女合伙人一起籌錢買火車票,送在浙江打工的農民工回家看孩子,還資助了鄉村兒童幾個試點項目。

2017年8月,甘肅康樂一名母親殺死四個孩子爾后自殺,彭蕾在高管會議上問螞蟻高管們:請大家好好想想,我們怎么做,才能幫助到楊改蘭們?

一個月后,湖畔魔豆成立。彭蕾為此招了三名員工,全職運營湖畔魔豆。舒敏作為基金會副秘書長,是彭蕾親自面試的,這位擁有十多年工作經驗的資深公益人回憶面試時最打動她的一句話:我希望多年以后回首往事,最讓我自豪的,不是和大家一起做出了淘寶、支付寶,而是和大家一起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改變了這個世界。

啟動湖畔魔豆前,12名女合伙人還用周末時間專門去了一趟西安,考察一個致力于幫助0~3歲留守兒童的公益項目。舒敏發現,女合伙人們簡直是在“用當年在湖畔花園的狠勁來做湖畔魔豆”,每天開會到凌晨十二點,連續兩個晚上都是如此,第二天早上六七點鐘起床出發去考察項目,一去就是一整天。

基金籌備期,瑣事浩繁。彭蕾對舒敏說,全公司的資源都可以為你所用,“也是給大家創造利用業余時間做公益的機會”。于是,基金會與公益機構的合作協議,是分管法務的合伙人俞思瑛帶隊起草的;湖畔魔豆的官網,是阿里云的工程師搭建的;基金會的內部工作系統,是釘釘團隊開發的;魔豆的logo,是大文娛的設計師設計的……

井蓋和100億

阿里合伙人的人均公益時全阿里最高,有兩個重要原因,一是合伙人經常會組織和發起各種公益活動,二是合伙人的業余愛好大多都與公益相關。

阿里巴巴內部,300多個業務骨干還組了一個群,阿里的HR把他們分成36個組,由合伙人擔任組長。組長的職責之一,是不定期的組織outing。他們組織的outing,大多與公益相關。

比如一起到浙江富陽一所鄉村小學做義工,翻新學生宿舍、刷墻、換床;去大涼山一所叫“晨光小學”的學校做義工,籌錢給學生蓋新校舍……

有人設立公益基金。阿里巴巴市場公關委員會主席王帥在自己和夫人畢業的中學各設立了對中學教師的獎勵基金,各自1000萬,兩人還全程參與了對優秀老師的評選和獎勵。

王帥給自己申報的公益時是3小時,他的解釋是“夠了就行了”。

還有人把自己的專業能力派上了用場。阿里云總裁胡曉明的公益時是20.5小時,僅次于馬云。2017年,這位技術極客發動阿里云工程師利用業余時間搭建了一個叫“螞上公益”的技術公益平臺,將公益機構的需求和愛心極客的資源匯聚起來并做匹配。

一家企業的文化,歸根到底是創始人決定的。什么樣的創始人,決定了其身邊有什么樣的高管,決定了其辦出什么樣的公司,擁有怎樣的公司文化。正如人到中年開始癡迷登山跑步的王石,將運動的標簽烙在了萬科身上一樣,阿里合伙人對公益的熱衷,影響了所有阿里人,和他們身上的阿里味兒。

2017年6月,湖南遭遇強降雨,為了防止災后疫情爆發,阿里云的工程師們與合作伙伴一起,用云計算和北斗定位,操控幾十臺無人機噴灑消毒劑。兩個月前,他們還運用分布式協作的云計算,給一位八旬老人搭建了一個可以追溯到九代的家譜網站。

阿里巴巴十八周年年會,讓外界印象深刻的,除了馬云的舞蹈和魔術,還有散場后,4萬名阿里人把身邊的垃圾帶走才離開,以至于偌大一個黃龍體育館片紙不留,跟沒人來過一樣。

來自阿里巴巴的數據顯示,阿里共有17.1萬人次累積申報了23.1萬個公益時。

年會上,馬云還發表了一段演講,在演講中他說,“阿里巴巴可以什么都沒有,但不能沒有理想主義。”

如果時光倒流回22年前,那時還沒有阿里巴巴,馬云還在辦英語培訓班。這個小個子老師一天騎著自行車在杭州的大街上,看到有幾個人挖井蓋準備搬走,繞了四圈后上前指著他們說,“你給我抬回去”。

當時在旁邊悄悄錄下這一幕的杭州電視臺記者也許想不到,這位當天唯一站出來阻止的路人,會和中國接下來這二十年產生如此緊密的關聯。

但有一點他也許不會意外,在這位路人甲變成風清揚后,他會帶著他的35位合伙人一起拿出100億行俠仗義,并在發布會上,用當年的口氣,指著負責把貧困地區的農產品賣出去的阿里巴巴CEO張勇說,如果賣不出去,就是你的責任,我就要找你。

*圖片由阿里巴巴提供

本文來自每日金融官網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