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財經資訊»正文

它們憑什么能成為新一線城市?

本文字數:4313, 閱讀時長大約7分鐘

導讀:昆明首次上位新一線, 憑什么?逐一解析15個新一線城市優劣勢。

來源 | 新一線城市研究所 

在第一財經·新一線城市研究所5月24日發布的《2019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上, 成都、杭州、重慶、武漢、西安、蘇州、天津、南京、長沙、鄭州、東莞、青島、沈陽、寧波和昆明成為了2019年的新一線城市。

與上一年的結果相比, 昆明首次加入, 而一直徘徊在新一線與二線城市分界限上下的無錫則再次出局。

每年的新一線城市都只有15座, 競爭始終激烈。 不過從2016年推出這份排行榜起, 新一線城市的名單變動是在逐年減小的。 2017年, 鄭州和東莞首次成為新一線城市;2018年這個名單迎回了無錫, 但大連從此告別;到今年, 從2016年第27名一路上升的昆明又將無錫頂回二線城市行列。

▲注:一線城市排名為第1-4位, 新一線城市排名為第5-19位

今天, 新一醬帶著期末大考結束看成績單的心情和大家分析下, 究竟什么樣的城市能成為新一線城市?

在新一醬的心中, 當前中國發展比較好的城市大體可以分為兩類。 一類是天賦型選手。 它們所處的位置足以構成一片區域的核心, 如果自身發展強大, 就能夠輻射龐大的周邊人口。

成都和重慶已經明顯在上一輪的城市快速成長中獲益。 當10年前各類商業公司、消費品牌開始擴張中國市場時, 一定會注意到廣闊的西部市場。 而要在這個區域里設立一家區域總部, 成都或者重慶必定是首選。

西安在新一輪的商業下沉中也感受到了持續的商業資源導入。 在《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中, 西安歷年的商業資源首位度都非常突出。 對于整個正在快速成長的西北地區來說, 西安是商業資源的門戶, 這種首位度將持續為它帶來新的商業機會。

相較于絕對的區位優勢, 交通樞紐也算是城市天然稟賦的一種。

快速上升的鄭州就是得益于此。 截至最新的交通數據看, 高鐵路網的快速建設使得鄭州的高鐵直達城市數量達到了159座——這個數字在2016年時只有69座。 此外, 它可以通過民航與95座國內城市直接通航, 通過公路可以在3小時內直達15個城市。

交通的通達拉來的不僅僅是流動的旅客, 也有更頻繁的商務交往和更多城市發展所需的軟硬件資源。 從這個角度看, 中部地區有一定城際交通基礎的城市也都有提升的機會。

但在中國的城市格局中, 有一些城市的發展并沒有那么多天生的優勢條件。 比如生長在一座特大城市的陰影之下。

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三大城市群中包含了四座一線城市, 從城市的發展規律來講, 要在在北上廣深周邊生長出具有競爭力的頭部城市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杭州從《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推出至今, 一直穩坐新一線城市的第二位, 稱得上是大城市陰影下的異類。

從傳統線下商業資源集中分布、逐級擴散的邏輯來看, 杭州作為長三角城市群中的次級城市, 將會一直處于承接上海溢出資源的角色上。 幾乎任何全國性一個品牌, 都不會將華東區域的業務中心直接設立在杭州——這樣會浪費上海已經建立的商業網絡體系。

但當商業與城市發展的戰場不再局限于線下實體的商業空間, 杭州抓住了其中最重要的機會——將阿里巴巴留下來, “電商之都”便也實際成為了這座城市最重要的抓手。

幾年之內, 杭州也已經不再僅僅是網購消費和電商創業最突出的城市, 只要與手機上的生活有關, 整座城市都有無限的熱情。 在2019年“城市人活躍度”這個納入了大量互聯網用戶活躍度數據的一級指標中, 杭州拿下了新一線城市的頭名。

另一座城市的發展也遵循類似的規律, 東莞。

新一醬從高德獲得的便利店數據中, 東莞以39537家便利店居于所有城市的最高位。 雖然這近4萬家便利店未必都符合外資便利店的硬件條件, 但確實為這座城市高度聚集的年輕人群體提供了便利的生活。

東莞的發展邏輯與具備天然商業稟賦的城市幾乎是反著走的。

在這個傳統由制造業帶動年輕勞動力大量聚集的南方城市, 商業資源的成長是在人口高度聚集之后才逐漸跟上的。 因此我們在它的數據表現中, 能看到典型的先有人, 然后才發展起商業的表現——東莞的城市人活躍度指數已接近頭部新一線城市的水平。

蘇州和寧波也有類似的發展規律。 作為長三角地區重要的生產型城市, 它們也都依靠較高的城市活力來鞏固和增強自己的商業實力。

這也是我們每年做《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的數據框架時所希望強調的:在中國城市快速演進的進程中, 城市的發展一定程度上與它的自然稟賦有關, 但最終那些能夠吸引人并且留住人的城市, 才是會一直處于上升通道里的。

接下來, 新一醬將和大家逐個分析15座新一線城市今年的數據表現。

下面每個城市都有一個圓形柱狀圖,從0點開始順時針的每一個柱子代表城市在各個三級維度上的數據表現。你可以把外面的圓形理解為參考線,每項指標的第一個非一線城市得分落在圓的弧線上,大于這個得分的柱子(只有一線城市)會沖出圓環,相對較弱的指數則只會有很短的柱子。

按照五組色塊分,它們依次代表了商業資源集聚度、城市樞紐性、城市人活躍度、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中的各項指標。具體的指標名稱我們已經列在文末,或者可以參考完整報告中的詳細呈現。

成都

在所有新一線城市中,排名第一的成都擁有最多的滿分項。但相比去年在5個一級維度都拿到新一線城市首位的情況,成都今年在城市人活躍度和未來可塑性上稍遜于杭州。拆分到三級維度看,成都在基礎商業指數、城際交通基礎設施指數、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指數、出門新鮮度指數、消費多樣性指數等方面表現較為理想。

杭州

在與天然稟賦相關的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指數中,杭州在全國排名僅僅19位,但其衡量城市內整體商業實力絕對值的商業核心指數卻能夠連續兩年領跑新一線城市。對杭州來說,城市人的活力使得整座城市處于上升通道中,帶來了更好的創新氛圍和人才吸引力,以及未來發展的潛力。

重慶

與上一年相比,重慶的城市樞紐性、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指數排名都有所上升,這種持續明顯的上升勢頭在頭部新一線城市中較為少見。作為人口規模最大的城市,生活方式多樣性中較多考量規模因素的出門新鮮度和休閑豐富度指數甚至超過了一些一線城市——這種上升變化最重要反映出來的是,這座城市的商業與休閑資源已開始能夠與其龐大的人口規模相匹配了。當然,重慶與創新氛圍有關的指數仍是其短板。

武漢

武漢擁有的商業資源與它在華中地區的絕對優勢地位并不足夠匹配。2019年,武漢的商業資源集聚度排名新一線城市的第7位,比去年還下降了2位。此外,整座城市的活力也有所退后。從趨勢上看,武漢正在從頭部新一線城市的爭奪中逐步失去它的競爭優勢。

西安

西安是頭部新一線城市中上升最快的城市。過去一年它的五個一級維度排名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其中變化最快的是生活方式多樣性,它從去年新一線城市的第8位提高到了第5位。此外在商業資源上,西安的大品牌青睞指數比去年上升5位,衡量商圈實力的商業核心指數上升2位。與過去只有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這個天賦型優勢一枝獨秀不同,今年西安整體的數據表現更接近于一座全面發展的頭部新一線城市。

蘇州

產業及市場的快速變化和城市本身區位的局限對蘇州是一個不小的挑戰。今年它的城市樞紐性、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都有所下降,帶動蘇州的整體排名被西安超越。細分指標看,出現明顯下滑的指標包括交通聯系度指數、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指數、消費活躍度指數、休閑豐富度指數和人才吸引力指數。

天津

天津的數據表現一直相對均衡,五大指標的排名與其整體11名的排名幾乎沒有差別。但相比排名更靠前的新一線城市,天津明顯缺乏自己獨特的優勢,還有基礎商業、交通聯系度和夜間活躍度等明顯處于新一線城市末尾的指標。在上一輪“搶人大戰”結束后,天津的人才吸引力不升反降也值得引起這座城市的注意。

南京

看起來南京在新一線城市第二梯隊中的位次已經基本穩定——去年跌至西安、蘇州和天津之后,它今年的排名沒有提升,并且絕對值上的差距似乎正在增大。南京在城市樞紐性這一項上的排名略有下跌,但影響這個一級維度的最大變數來自于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的下滑。整個華東地區第二梯隊城市依然在激烈爭奪商業資源的過程中,南京相對較慢的城市商業發展是一個很大的限制。

長沙

從長沙開始,新一線城市的名單進入了第三梯隊的爭奪。這一梯隊的城市位序變化較多,城市更多依靠個別較為突出的維度來獲得贏面。

作為中部地區城市,長沙在城市樞紐性上排到了全國第10位,高于它整體第13名的位次。一個明顯上升的指標出現在商業資源集聚度上,大品牌青睞指數上升8位,商業核心指數也上升了1位,長沙的商業氛圍正在進一步建立。不過同時,它的城市人活躍度僅排名19位,還比上一年下降了3位。

鄭州

鄭州的優勢也集中在城市樞紐性上,與長沙類似,它在這個一級維度指標的排名為全國11名,高于自身的綜合排名。鄭州的發展亮點集中在生活方式多樣性的增加上,其中消費多樣性上升了10名,出門新鮮度和休閑豐富度也都有所增加。

東莞

東莞依然處于上升通道中。相比上一年,它的商業魅力指數總排名又上升了3位,是排名變動最大的新一線城市。這其中,商業資源集聚度排名提升了6名,城市樞紐性排位提高了17位。在城市里商業資源快速增長的階段過去后,這座城市接下來需要思考的是,如何為城市人提供更有多樣性的生活方式供給,以及留住年輕人的城市魅力。

青島

在所有新一線城市中,青島的城市人活躍度僅排在沈陽之前。它的消費活躍度持續下降,夜間活力不足,社交活躍度也不夠理想。對于這個位于膠東半島,天生城市樞紐性薄弱的城市來說,如果不能聚集人氣,將可能面臨更大的挑戰——與上一年相比,青島的人才吸引力指數已經下跌了4名。

沈陽

沈陽是東北城市中僅存的新一線城市,但它的數據趨勢并不樂觀。商業魅力指數整體比去年下滑2位,除了城市樞紐性沒有變化,沈陽其他四個一級維度指標均出現了顯著的下降。商業資源集聚度和未來可塑性是其中降幅較大的,大品牌的重心不再落在東北市場,創新氛圍排名全國30位開外,沈陽有可能即將成為下一個跌出新一線名單的城市。

寧波

寧波仍然保持著一定的城市活力,它的城市人活躍度指數排名新一線城市中的第10位,高于總體排名。不過受限于生活方式多樣性各維度指數全面性下滑,這座城市的生活狀態正在面臨一些挑戰。要持續吸引和留住人,寧波需要從城市經營和管理的細節下手改善。畢竟全國排名第30位的人才吸引力并不像這座早些年蒸蒸向上的城市該擁有的。

昆明

作為今年唯一一座新入榜的新一線城市,昆明展現出的上升力是典型的多年積累的結果。從數據上看,昆明過去一年上升最快的指標出現在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中,這兩個一級維度指數分別上升了7位和6位。未來它需要進一步提升的是持續的商業資源導入,和整體城市人活躍度的提升。對于處在上升通道的城市來說,越來越多人聚攏而來便意味著一切的新機會。

2019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

數據指標框架 

▲《2019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收集了170個主流消費品牌的商業門店數據和18家各領域頭部互聯網公司的用戶行為數據和數據機構的城市大數據,按照商業資源集聚度、城市樞紐性、城市人活躍度、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五大維度指數來評估337個中國地級及以上城市。

【推薦閱讀】

2019新一線城市官方名單出爐:你的城市排第幾?(附337個城市排名)

下面每個城市都有一個圓形柱狀圖,從0點開始順時針的每一個柱子代表城市在各個三級維度上的數據表現。你可以把外面的圓形理解為參考線,每項指標的第一個非一線城市得分落在圓的弧線上,大于這個得分的柱子(只有一線城市)會沖出圓環,相對較弱的指數則只會有很短的柱子。

按照五組色塊分,它們依次代表了商業資源集聚度、城市樞紐性、城市人活躍度、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中的各項指標。具體的指標名稱我們已經列在文末,或者可以參考完整報告中的詳細呈現。

成都

在所有新一線城市中,排名第一的成都擁有最多的滿分項。但相比去年在5個一級維度都拿到新一線城市首位的情況,成都今年在城市人活躍度和未來可塑性上稍遜于杭州。拆分到三級維度看,成都在基礎商業指數、城際交通基礎設施指數、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指數、出門新鮮度指數、消費多樣性指數等方面表現較為理想。

杭州

在與天然稟賦相關的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指數中,杭州在全國排名僅僅19位,但其衡量城市內整體商業實力絕對值的商業核心指數卻能夠連續兩年領跑新一線城市。對杭州來說,城市人的活力使得整座城市處于上升通道中,帶來了更好的創新氛圍和人才吸引力,以及未來發展的潛力。

重慶

與上一年相比,重慶的城市樞紐性、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指數排名都有所上升,這種持續明顯的上升勢頭在頭部新一線城市中較為少見。作為人口規模最大的城市,生活方式多樣性中較多考量規模因素的出門新鮮度和休閑豐富度指數甚至超過了一些一線城市——這種上升變化最重要反映出來的是,這座城市的商業與休閑資源已開始能夠與其龐大的人口規模相匹配了。當然,重慶與創新氛圍有關的指數仍是其短板。

武漢

武漢擁有的商業資源與它在華中地區的絕對優勢地位并不足夠匹配。2019年,武漢的商業資源集聚度排名新一線城市的第7位,比去年還下降了2位。此外,整座城市的活力也有所退后。從趨勢上看,武漢正在從頭部新一線城市的爭奪中逐步失去它的競爭優勢。

西安

西安是頭部新一線城市中上升最快的城市。過去一年它的五個一級維度排名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其中變化最快的是生活方式多樣性,它從去年新一線城市的第8位提高到了第5位。此外在商業資源上,西安的大品牌青睞指數比去年上升5位,衡量商圈實力的商業核心指數上升2位。與過去只有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這個天賦型優勢一枝獨秀不同,今年西安整體的數據表現更接近于一座全面發展的頭部新一線城市。

蘇州

產業及市場的快速變化和城市本身區位的局限對蘇州是一個不小的挑戰。今年它的城市樞紐性、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都有所下降,帶動蘇州的整體排名被西安超越。細分指標看,出現明顯下滑的指標包括交通聯系度指數、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指數、消費活躍度指數、休閑豐富度指數和人才吸引力指數。

天津

天津的數據表現一直相對均衡,五大指標的排名與其整體11名的排名幾乎沒有差別。但相比排名更靠前的新一線城市,天津明顯缺乏自己獨特的優勢,還有基礎商業、交通聯系度和夜間活躍度等明顯處于新一線城市末尾的指標。在上一輪“搶人大戰”結束后,天津的人才吸引力不升反降也值得引起這座城市的注意。

南京

看起來南京在新一線城市第二梯隊中的位次已經基本穩定——去年跌至西安、蘇州和天津之后,它今年的排名沒有提升,并且絕對值上的差距似乎正在增大。南京在城市樞紐性這一項上的排名略有下跌,但影響這個一級維度的最大變數來自于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的下滑。整個華東地區第二梯隊城市依然在激烈爭奪商業資源的過程中,南京相對較慢的城市商業發展是一個很大的限制。

長沙

從長沙開始,新一線城市的名單進入了第三梯隊的爭奪。這一梯隊的城市位序變化較多,城市更多依靠個別較為突出的維度來獲得贏面。

作為中部地區城市,長沙在城市樞紐性上排到了全國第10位,高于它整體第13名的位次。一個明顯上升的指標出現在商業資源集聚度上,大品牌青睞指數上升8位,商業核心指數也上升了1位,長沙的商業氛圍正在進一步建立。不過同時,它的城市人活躍度僅排名19位,還比上一年下降了3位。

鄭州

鄭州的優勢也集中在城市樞紐性上,與長沙類似,它在這個一級維度指標的排名為全國11名,高于自身的綜合排名。鄭州的發展亮點集中在生活方式多樣性的增加上,其中消費多樣性上升了10名,出門新鮮度和休閑豐富度也都有所增加。

東莞

東莞依然處于上升通道中。相比上一年,它的商業魅力指數總排名又上升了3位,是排名變動最大的新一線城市。這其中,商業資源集聚度排名提升了6名,城市樞紐性排位提高了17位。在城市里商業資源快速增長的階段過去后,這座城市接下來需要思考的是,如何為城市人提供更有多樣性的生活方式供給,以及留住年輕人的城市魅力。

青島

在所有新一線城市中,青島的城市人活躍度僅排在沈陽之前。它的消費活躍度持續下降,夜間活力不足,社交活躍度也不夠理想。對于這個位于膠東半島,天生城市樞紐性薄弱的城市來說,如果不能聚集人氣,將可能面臨更大的挑戰——與上一年相比,青島的人才吸引力指數已經下跌了4名。

沈陽

沈陽是東北城市中僅存的新一線城市,但它的數據趨勢并不樂觀。商業魅力指數整體比去年下滑2位,除了城市樞紐性沒有變化,沈陽其他四個一級維度指標均出現了顯著的下降。商業資源集聚度和未來可塑性是其中降幅較大的,大品牌的重心不再落在東北市場,創新氛圍排名全國30位開外,沈陽有可能即將成為下一個跌出新一線名單的城市。

寧波

寧波仍然保持著一定的城市活力,它的城市人活躍度指數排名新一線城市中的第10位,高于總體排名。不過受限于生活方式多樣性各維度指數全面性下滑,這座城市的生活狀態正在面臨一些挑戰。要持續吸引和留住人,寧波需要從城市經營和管理的細節下手改善。畢竟全國排名第30位的人才吸引力并不像這座早些年蒸蒸向上的城市該擁有的。

昆明

作為今年唯一一座新入榜的新一線城市,昆明展現出的上升力是典型的多年積累的結果。從數據上看,昆明過去一年上升最快的指標出現在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中,這兩個一級維度指數分別上升了7位和6位。未來它需要進一步提升的是持續的商業資源導入,和整體城市人活躍度的提升。對于處在上升通道的城市來說,越來越多人聚攏而來便意味著一切的新機會。

2019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

數據指標框架 

▲《2019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收集了170個主流消費品牌的商業門店數據和18家各領域頭部互聯網公司的用戶行為數據和數據機構的城市大數據,按照商業資源集聚度、城市樞紐性、城市人活躍度、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五大維度指數來評估337個中國地級及以上城市。

【推薦閱讀】

2019新一線城市官方名單出爐:你的城市排第幾?(附337個城市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