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財經資訊»正文

遭逾期14億互金平臺“認爹”,招行急發公告“甩鍋”

來源 | BBT Fintech圈子(bbt-fintech2019)

作者 | 宋亦桐

“零售之王”招商銀行最近因為與互聯網第三方代銷平臺廣東錢端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錢端”)的“口水仗”而麻煩纏身, 兩家機構吵的不可開交的背后, 是14億逾期資產該由誰來負責的分歧。

5月27日, 招商銀行明確表示, 已于2017年4月終止了與錢端的所有合作撇清關系。

對此, 錢端在5月28日回應稱, 至今招商銀行并未對逾期資產協商出具處置方案, 故其無權解除合同。

在銀行與平臺互相“甩鍋”的情況下, 究竟誰來承擔逾期14億元的責任?分析人士認為, 錢端作為運營方, 在逾期后有義務披露融資方信息與具體聯系方式, 雙方的拉鋸戰對投資人來說是一種無謂的消耗, 浪費了寶貴的催收黃金期。

01

招行急撇關系為哪般?

5月27日, 招商銀行在官網發布一則名為《關于廣東錢端商務服務有限公司蓄意捏造事實侵害招商銀行權益誤導相關投資者的澄清聲明》公告稱, 近期, 錢端通過其經營的錢端App向相關投資者公告, 聲稱投資產品無法按期履約與招商銀行相關。

招商銀行明確表示, 已于2017年4月終止了與錢端的所有合作, 目前招商銀行與錢端及錢端App無任何關系。

招商銀行指出, 錢端未經該行同意擅自使用招商銀行標識和名稱,

誤導投資者。 對此侵權行為, 已向政府主管部門進行舉報, 并向法院提起訴訟, 目前法院已做立案處理。 且該訴訟與錢端App具體投資產品是否如期兌付無關。

對此, 5月28日, 錢端在App連發兩則通告予以回應。 其中一則公告稱, 2017年4月后, 招商銀行仍持續在錢端App上發布、銷售投資產品, 且一直對錢端App各方面工作進行督導。

錢端指出, 與招商銀行合作協議的有關約定, 合作協議長期有效, 除非一方提前三個月通知另一方, 并就已開展的業務協商處置方案后, 方可解除。 至今招商銀行并未對逾期資產協商出具處置方案, 故其無權解除合同。 錢端表示, 希望招商銀行妥善解決此次逾期兌付事件。

事實上, 雙方的紛爭由來已久。 根據一位投資者的爆料, 錢端方面曾向投資者表示, 自2018年12月起, 招商銀行發布的部分項目開始出現逾期問題,

后續逾期待兌付的金額約14億元。

在5月27日的公告中, 招商銀行表示, 關于錢端公告聲稱逾期資產與招商銀行相關, 并與該行協商處置方案的問題, 此為錢端公司的虛假陳述, 逾期資產與招商銀行無關, 不存在招商銀行與錢端公司協商處置方案的情況, 招商銀行與錢端公司的原合作中也不存在錢端公司公告聲稱的“招行負責審核并投放產品信息”的合作內容。

銀行“零售業”領頭羊招商銀行公開對撕一家企業機構也實屬罕見。 5月29日, 招商銀行相關負責人在回應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2017年4月招商銀行終止與錢端公司的業務合作后, 錢端App上銷售的投資產品相關資產與招商銀行無關。 “我行要求錢端公司刪除了其App上投資人投資協議、產品說明書中有關資產來源為‘招商銀行見證’或‘招商銀行小企業E家’及招行標識等所有與招行相關的描述。

2017年4月后, 招商銀行沒有以任何線上線下方式向客戶推薦使用錢端APP。 且以招商銀行提供信息見證的金融資產為底層資產的錢端App投資產品, 已于2018年初全部到期順利結清, 沒有出現任何資金回款風險。 ”

上述負責人透露, 招商銀行已向廣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進行書面舉報請求依法處置, 并向廣東地區三級地方金融監管部門進行報告請求依法處置, 盡早勒令錢端公司停止投資產品銷售。 針對錢端公司的商標侵權行為, 已通過深圳市福田區法院起訴, 目前已正式立案(案號:2019粵0304民初14573號)。

02

逾期的“鍋”誰來負責?

錢端為何會與招商銀行扯上關系?據天眼查信息顯示, 錢端運營主體為廣東錢端商務服務有限公司, 注冊資本為1136萬元, 注冊時間2014年7月。

法定代表人為馮巍, 公司經營范圍包括企業管理咨詢、廣告業、市場營銷策劃等服務。

從股權結構來看, 錢端的股東包括廣州鼎盛匯盈資產管理企業(有限合伙);IDG資本擔任管理人的北京和諧成長投資中心以及自然人陳鈺鍇。 持股比例分別為83.6%、12%、4.4%, 與招商銀行并無直接關系。

不過, 從過往歷史來看, 錢端的發展壯大與招商銀行關系密切, 錢端甚至被業內人士稱為招商銀行互聯網金融平臺“小企業e家”的升級版。

2013年9月招商銀行“小企業e家”開始試運行, 其業務模式與融合投資方、融資方的P2P平臺類似, 被解讀為銀行首次靠攏P2P的嘗試。

不過, 在2013年11月, 小企業e家突然停止投融資項目運行, 彼時, 招商銀行方面曾解釋, 這是正常的業務優化調整。

此后, 小企業e家恢復了交易。 2015年, 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中曾登錄小企業e家官網, 不過, 在選擇“個人”頁面后, 網頁會彈出一個理財App的二維碼, 掃描下載后發現, 是一個名為錢端的互聯網理財軟件。

據了解, 錢端投資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看到了招商銀行的 “背書”而被吸引投資。有投資人在聚投訴平臺發布投訴帖稱,自己于2015年起經各地招商銀行工作人員推薦,通過在手機上下載App的方式,開始購買“錢端”的產品。

那么,招商銀行是否應當為逾期事件負責、雙方合作終止時是否應及時向外界公告?

對此,招商銀行相關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個人客戶與錢端公司簽署用戶協議,注冊成為錢端App用戶,并由錢端公司負責客戶運營。

招商銀行的法律責任為對投資產品的底層資產提供信息見證服務,并不直接與相關投資者簽署協議。招商銀行與錢端的合作關系終止系正常的商務合作終止,且經招商銀行見證的資產均按期兌付,因此并無公告義務。

2018年期間錢端App曾一度無投資產品銷售。2018年9月,招商銀行客服中心陸續收到個別客戶關于錢端App的咨詢,并發現錢端App重新開始進行投資產品銷售,所以有必要在官方平臺上進一步澄清。

在銀行與平臺互相“甩鍋”的情況下,究竟誰來承擔逾期14億元的責任?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表示,這需要根據協議內容及產品類型來厘清雙方扮演的角色及職責。單純的推介并不與承擔責任構成直接關系。

從當前節點來看,逾期已經發生,錢端作為運營方,在逾期后更有義務披露融資方信息與具體聯系方式。此前在P2P網貸行業,曾有過平臺主動公開借款人信息、投資人(出借人)自行成功催收的案例。雙方的拉鋸戰對投資人來說是一種無謂的消耗,浪費了寶貴的催收黃金期。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除了招商銀行外,錢端還與廣東南粵銀行存在三起糾紛,案件事由均是追償權糾紛。對逾期項目的處理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錢端發去采訪提綱,但截止發稿并未收到回復。

03

錢端“搖錢寶”產品合規性也存爭議

身陷逾期風波、與招商銀行大打“口水仗”的錢端,在其App上置頂的一款產品也存在不合規嫌疑。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錢端App“資產”頁面著重展示了一款名為“搖錢寶”的產品,該產品的《產品服務協議》中介紹稱,這是一筆固定存期(三年),可提前支取,兼具收益性和流動性的銀行存款產品,并號稱靈活存取、當日到賬、100元起購。該《產品服務協議》中的乙方是一家民營銀行。

根據2018年4月,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的《關于加大通過互聯網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整治力度及開展驗收工作的通知》中將未經許可的“定向委托投資”、“定向融資”等資管模式已經明確定義為“非法金融活動”。

同時提到非金融機構不得發行、銷售資產管理產品,依托互聯網公開發行、銷售資產管理產品,須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門頒發的資產管理業務牌照或資產管理產品代銷牌照。

在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看來,上述錢端產品存在合規風險,首先,互聯網資管業務需要有相關的資質,其次,存款產品僅僅適合在銀行自身的渠道推廣銷售,通過第三方渠道推廣存在合規性風險,最后,利用“銀行存款產品”的旗號來進行宣傳,并給平臺增信,也涉嫌違反了相關的金融產品宣傳的要求。

其次存在流動性風險,一般金融產品的收益率與流動性成反比,收益率越高,流動性越差,但是,“三年定期存款”在保證較高收益率的同時,流動性能做到“單日提現不限額、資金可實時到賬”,是存在一定流動性風險的。

“民營銀行產品缺流量,一直在尋求各種導流方,錢端給相關導流,或者叫代銷,錢端的定位看上去不像P2P,用互聯網第三方代銷平臺稱呼比較合適。前段時間監管叫停民營銀行隨存隨取的智能存款產品后,錢端并未下線相關產品,說明該平臺并沒有遵守監管規定。” 蘇筱芮說道。

5月29日晚間,北京商報記者嘗試通過錢端App購買“搖錢寶”,顯示已沒有額度。

錢端投資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看到了招商銀行的 “背書”而被吸引投資。有投資人在聚投訴平臺發布投訴帖稱,自己于2015年起經各地招商銀行工作人員推薦,通過在手機上下載App的方式,開始購買“錢端”的產品。

那么,招商銀行是否應當為逾期事件負責、雙方合作終止時是否應及時向外界公告?

對此,招商銀行相關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個人客戶與錢端公司簽署用戶協議,注冊成為錢端App用戶,并由錢端公司負責客戶運營。

招商銀行的法律責任為對投資產品的底層資產提供信息見證服務,并不直接與相關投資者簽署協議。招商銀行與錢端的合作關系終止系正常的商務合作終止,且經招商銀行見證的資產均按期兌付,因此并無公告義務。

2018年期間錢端App曾一度無投資產品銷售。2018年9月,招商銀行客服中心陸續收到個別客戶關于錢端App的咨詢,并發現錢端App重新開始進行投資產品銷售,所以有必要在官方平臺上進一步澄清。

在銀行與平臺互相“甩鍋”的情況下,究竟誰來承擔逾期14億元的責任?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表示,這需要根據協議內容及產品類型來厘清雙方扮演的角色及職責。單純的推介并不與承擔責任構成直接關系。

從當前節點來看,逾期已經發生,錢端作為運營方,在逾期后更有義務披露融資方信息與具體聯系方式。此前在P2P網貸行業,曾有過平臺主動公開借款人信息、投資人(出借人)自行成功催收的案例。雙方的拉鋸戰對投資人來說是一種無謂的消耗,浪費了寶貴的催收黃金期。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除了招商銀行外,錢端還與廣東南粵銀行存在三起糾紛,案件事由均是追償權糾紛。對逾期項目的處理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錢端發去采訪提綱,但截止發稿并未收到回復。

03

錢端“搖錢寶”產品合規性也存爭議

身陷逾期風波、與招商銀行大打“口水仗”的錢端,在其App上置頂的一款產品也存在不合規嫌疑。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錢端App“資產”頁面著重展示了一款名為“搖錢寶”的產品,該產品的《產品服務協議》中介紹稱,這是一筆固定存期(三年),可提前支取,兼具收益性和流動性的銀行存款產品,并號稱靈活存取、當日到賬、100元起購。該《產品服務協議》中的乙方是一家民營銀行。

根據2018年4月,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的《關于加大通過互聯網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整治力度及開展驗收工作的通知》中將未經許可的“定向委托投資”、“定向融資”等資管模式已經明確定義為“非法金融活動”。

同時提到非金融機構不得發行、銷售資產管理產品,依托互聯網公開發行、銷售資產管理產品,須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門頒發的資產管理業務牌照或資產管理產品代銷牌照。

在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看來,上述錢端產品存在合規風險,首先,互聯網資管業務需要有相關的資質,其次,存款產品僅僅適合在銀行自身的渠道推廣銷售,通過第三方渠道推廣存在合規性風險,最后,利用“銀行存款產品”的旗號來進行宣傳,并給平臺增信,也涉嫌違反了相關的金融產品宣傳的要求。

其次存在流動性風險,一般金融產品的收益率與流動性成反比,收益率越高,流動性越差,但是,“三年定期存款”在保證較高收益率的同時,流動性能做到“單日提現不限額、資金可實時到賬”,是存在一定流動性風險的。

“民營銀行產品缺流量,一直在尋求各種導流方,錢端給相關導流,或者叫代銷,錢端的定位看上去不像P2P,用互聯網第三方代銷平臺稱呼比較合適。前段時間監管叫停民營銀行隨存隨取的智能存款產品后,錢端并未下線相關產品,說明該平臺并沒有遵守監管規定。” 蘇筱芮說道。

5月29日晚間,北京商報記者嘗試通過錢端App購買“搖錢寶”,顯示已沒有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