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財經資訊»正文

罕見大雷!實控人犯下四大罪狀,公司高管集體淪陷

5月27日晚間, *ST 天圣(002872.SZ)發布公告稱, 公司近日收到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起訴書。 天圣制藥及其實控人劉群涉嫌單位行賄罪、對單位行賄罪一案調查終結, 重慶市人民檢察院交由重慶一分檢審查起訴。

光看*ST 天圣這個名字, 很多人以為這是一家老牌上市公司,

在A股里能夠披星戴帽本身就是一種資歷深厚的體現, 而在小券(ID:quanyeguancha)查過資料之后才發現, 這家公司上市剛滿兩年。

雖然*ST 天圣在A股里資歷尚淺, 但所犯下的事可真不少。

1.四大罪狀

公告顯示, *ST 天圣的實控人及公司總計有以下四大罪狀。

第一條, 涉嫌單位行賄罪及對單位行賄罪。

2003年至2018年初, 時任天圣制藥實控人的劉群為使其實際控制的天圣制藥及其關聯公司謀取不正當利益, 給予多名國家工作人員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 1474萬元, 其中劉群代表天圣制藥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財物共計人民幣 970萬元。

200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下半年, 劉群為使被告單位天圣制藥謀取不正當利益, 給予國有事業單位財物共計人民幣405萬元, 其中劉群代表天圣制藥給予國有事業單位財物人民幣 260 萬元。

第二條,  涉嫌生產、銷售假藥罪。

2016年12月下旬至2018年4月期間, 天圣制藥的子公司天圣重慶以國中醫藥的名義生產中藥飲片,

但未按規定制作生產記錄, 成品未經質量檢驗, 未按規定使用生產批號、產品合格證等, 并以國中醫藥名義對外銷售。

經重慶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認定, 天圣重慶以國中醫藥名義生產的中藥飲片按假藥論處。

經司法會計鑒定, 2016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間, 天圣重慶以國中醫藥名義生產中藥飲片價值合計人民幣445.8萬元, 銷售中藥飲片金額合計人民幣396.9萬元。

第三條,  涉嫌職務侵占罪及挪用資金罪。

2016年5月至2018年3月, 劉群利用擔任天圣制藥董事長職務上的便利, 采用虛增款項及費用等方式將天圣制藥資金共計人民幣9182.495萬元非法占為己有。 李洪利用擔任天圣制藥總經理職務上的便利, 幫助劉群非法占有天圣制藥資金人民幣435萬元。

2017年7月至2018年2月期間, 劉群利用擔任天圣制藥董事長職務上的便利, 通過繳納保證金、虛增款項、支付預付款和往來款等方式挪用天圣制藥資金人民幣3325萬元借貸給他人,

超過三個月未還。 李洪利用擔任天圣制藥總經理職務上的便利, 伙同劉群挪用天圣制藥資金人民幣260萬元歸個人使用或借貸給他人, 超過三個月未還。

第四條,  涉嫌虛假訴訟罪。

2016年底至2017年初, 劉群向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共計人民幣200萬元, 為掩飾行賄罪行, 捏造行賄款系借款的事實和證據提起民事訴訟并獲得勝訴判決, 判決均未申請執行。

前面三條罪狀都還好理解, 都是屬于比較常見的罪行, 最后一條“虛假訴訟罪”真是讓小券開了眼了, 原來行賄還能這么操作, 真是腦洞打開, 玩出了新高度。

2.公司高管全體淪陷

實際上, 天圣制藥的問題在2018年就已經顯露端倪。

2018年4月3日, 天圣制藥公告稱, 董事長劉群因個人原因已被相關機構要求協助調查;

2018年5月6日, 天圣制藥發布公司總經理李洪被有關部門留置的公告;

2018年5月10日, 天圣制藥再發公告稱, 該公司副總經理李忠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2018年6月5日晚間, 天圣制藥又發布公告稱, 該公司副總經理王永紅于2018年5月31日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像天圣制藥這樣公司高管大規模“淪陷”的情況, 真的是非常少見。 當時事件發生的時候, 很多人都蒙在鼓里, 不知道公司到底發生了什么, 直到2018年下半年,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的的一篇文章揭露了事情的真相。

2018年10月14日, 中紀委官網發表了一篇題為《干親圈、微信圈、老鄉圈、品酒圈…熱衷搞“小圈子”, 總有一天會出事》的文章。

文章批露的第一個案例便是重慶市萬州區委原副書記洪承義。 該文章中披露, 洪承義與天圣制藥董事長劉群“打干親”, 讓女兒認劉群為“干爹”, 心安理得接受“干爹”的好處。

劉群經常陪“干女兒”及洪的老婆到商場購買高檔商品,

在“干女兒”出國旅游時, 直接給信用卡任其揮霍。

縱容劉群介入自家家事, 不但直接讓其為自己操辦生日宴, 每年春節期間, 還帶劉群回秀山老家, 給自己的親朋好友發紅包、壓歲錢等, 一步步淪為 “獵物”。

在關系到位后, 洪承義無原則、無底線為劉群抬轎子、吹喇叭、站臺撐腰, 劉群則打著“干親”的旗號, 利用洪承義的職權便利, 干預組織人事, 將生產的藥品打入萬州部分公立醫院, 實現自己的利益訴求。

而在2018年9月, 洪承義被“雙開”。 天圣制藥的董事長沒了保護傘, 自己犯的事自然也就兜不住了。

另外, 天圣制藥2018年年報因被會計事務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公司股票被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 股價也因此連續出現10個跌停。

剛上市兩年就能鬧出這么多“幺蛾子”, 遇到這樣的上市公司真的是傷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