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投融資»正文

互金資本戲:2013年舉世“瘋狂”,2017年盲目“恐懼”

在《大話西游》中, 鐵扇公主哀怨地對至尊寶說:以前陪人家看月亮的時候, 叫人家小甜甜, 現在新人勝舊人了!叫人家牛夫人。

這一句對白, 仿佛說出了互聯網金融和資本市場的前世今生:互聯網金融各類業務均無明確監管之時, 各種專業不專業資本如過江之鯽般涌入,

投融資消息此起彼伏, 而政策清晰之后, 互聯網金融卻被棄之如敝履, 只能艱苦奮斗, 自力更生。

過江之鯽始于2013, 棄如敝履源自2017, 如今, 資本與互金又是一副怎樣的光景?

1、從舉世“瘋狂”到盲目恐懼

2013年, 這時候的互聯網金融剛剛萌芽, 還沒有走到Fintech和Techfin的階段, 甚至還沒有螞蟻金服這個名字, 但世間卻有了余額寶, 實現了馬云那句“銀行不改變, 我們就改變銀行”, 但改變并不容易, 來自銀行業的圍剿如期而至, 但余額寶依然堅挺的活了下來, 這告訴了世人一個真理:需求堵不住的。

余額寶的誕生, 讓一個比理財更加迫切的需求從暗處走向明處——民間借貸。 2007年, 拍拍貸成立灑下了網絡借貸的種子, 與誕生于阿里巴巴的螞蟻金服不同, 網貸起步之時, 掌舵人多為草根, 好一點的可能是職業經理人, 他們不缺乏冒險精神, 但缺少最重要的助推器——資本,

而余額寶事件告訴資本:互聯網金融的黃金時代, 真的來了。

隨后幾年, 一場投融資的高潮拉開序幕, 并隨著2015年宜人貸IPO走向頂峰。

拍拍貸、人人貸、樂信、趣店、51信用卡等一干頭部企業, 獲得了沖鋒陷陣的糧草;同時民間超利貸和非法集資者也注意到了互聯網金融這個明星行業, 紛紛涌入, 其中不少平臺如團貸網、草根投資也能順利拿到融資。

資本從正常的投融資, 開始變得瘋狂。

2017年, 互聯網金融第二股信而富成功IPO, 隨后是趣店。

趣店成了一個攪局者, 引爆了整個社會對現金貸的聲討, 雖然這理所應當, 但后果是無差別傷害, 無論是應該被取締的超利現金貸還是嚴守底線的正規現金貸都受到了輿論的波及, 同時《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的下發讓資本意識到, 這個行業的政策風險是無法忽視的, 互聯網金融中概股股價暴跌。

2018年中美貿易戰拉開序幕,

經濟形勢不明, 加上網貸行業迎來雷潮, 資本對于政策風險愈加恐懼, 據讀懂新金融此前的不完全統計:2018年~2019年初, 互聯網金融中概股平均跌幅超60%, 而私募市場同樣收到影響, 據融360大數據研究院統計:2018年網貸平臺從風投處獲得的總融資規模同比上升24.8%,但獲得融資的平臺數量卻減少了60%。

巴菲特說“別人恐懼我貪婪, 別人貪婪我恐懼”, 而到了多數資本實操的時候, 就變成了“別人恐懼我恐懼, 別人貪婪我貪婪”, 這種變化體現了人的從眾性, 也揭示了為什么巴菲特是股神, 而其他的多數人只能做莊家或韭菜:如果多數人能夠保持理智、正確的判斷, 哪里會有差距?

2、微眾“封王”背后的趨勢

據互金咖及界面此前文章中披露的數據計算, 2017年, 微眾銀行的靜態市盈率約為166, 2018年雖然有所下降, 但依然保持在82.75, 估值已達1200億元, 并預計未來估值5000億元。

這個市盈率既遠遠超過了一般銀行, 原因何在?

就目前主流的輿論去看, 主要有兩方面原因:1、微眾銀行有著很強的科技屬性, 并且騰訊的背書和流量扶持會在短期將微眾銀行催熟, 持續保持業務高增長, 相比于傳統銀行具備更強的想象空間;2、微眾銀行深耕的市場是消費金融, 這個市場代表了互聯網金融近乎的全部潛力, 通過大力發展消費金融, 微眾銀行在民營銀行中“封王”, 凈利潤超其余9家民營銀行凈利總和。

用樂信CFO曾巖的話說:“如果一個中等規模國家的GDP保持年均15-20%的增長且持續5年, 全世界的投資人都會瘋狂地涌往那里, 而中國的消費金融市場就是一個如此高速發展的巨大市場。 ”。

聰明的資本看趨勢, 2013年互聯金融崛起只是大趨勢背后的小趨勢, 真正的大趨勢是什么呢?消費金融。

消費金融的市場, 不是傳統金融機構能夠壟斷的,

人群特性和層級的區別決定了這個市場一定是由傳統金融機構、BT系金融科技集團、互聯網公司以及早就在這一領域深耕許久的互聯網金融公司通過服務自己的目標客群, 共同經營的, 而樂信選擇的客群是高學歷的年輕人。

傳統金融機構評價一個人的風險主要看征信數據, 而中國的征信體系還不太健全, 這就給市場留下的巨大的空白。 不同于金融機構, 金融科技公司是通過技術手段, 預測一個人未來的還款意愿和還款能力, 因此服務的人群范圍能夠與傳統金融機構形成互補, 尤其是覆蓋了那些年輕、高學歷、有消費能力以及渴望建立信用檔案的那部分優質用戶。

這個人群市場潛力有多大?樂信CFO曾巖列舉了一組數據:在中國, 18-30歲之間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有8600萬, 相當于美國總人口的1/4。 未來5年, 他們收入的增長率約在20%-25%, 等到30歲左右, 他們中90%的人會成為銀行最優質的客戶,樂信在這些年輕人有消費金融需求的早期就獲取了他們,比銀行早7-8年開始服務這些人,這正是樂信等公司被市場看好的主要原因。

3、“抄底時刻”臨近了嗎?

正如上文所說:需求是堵不住的。

根據國家統計局2019年年初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突破38萬億元,同比增長9%。消費連續五年成為經濟增長第一拉動力。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76.2%。這意味著,消費金融面臨的需求是空前的。

當消費金融的大趨勢、大需求遭遇那個老生常談的話題——政策風險,資本應恐懼還是瘋狂?

不久前的一次行業沙龍上,社科院一位學者表達了他的觀點,從目前的趨勢上看,未來網貸平臺會變成一個非銀金融機構,很有可能以牌照制管理,無論是牌照制還是備案制,這張“牌照”的價值都很大,遠遠超過消費金融牌照,和信托也有一拼,因為它是為數不多的可以利用C端資金賺錢的機構。

只有20幾家的消費金融牌照價值幾何?現在的網貸平臺估值(市值)多少?資本市場已經有從“恐懼”轉為“瘋狂”的跡象了。

另外一個有趣的趨勢是,在資本爭相拋棄網貸的同時,北京互金協會卻在4月就網貸機構并購重組召開了研討會:京東、國美、新浪、中國投融資擔保有限公司、金地集團等多家大型互聯網公司及產業集團參會。

很明顯,網貸備案在即的當下,有一群聰明人要在估值(市值)低谷布局了,其背后的邏輯也不難理解,政策風險是風險,其他風險就不是風險了嗎?收益永遠與風險并行,風投風投,懼怕風險,還有什么可以投?

與網貸這個小行業想呼應的是互金中概股的股價變化:今年初至今,中國互聯網金融上市公司的股價迎來強勢復蘇,據統計,五家從事網貸、助貸的互聯網金融企業股價都有30%以上漲幅,位于中概股前列。其中,漲幅最高的是樂信,截至5月14日其股價較年初上漲超過70%。

“樂信股價至今仍然維持在發行價40%以上,充分說明市場已經開始區分優質企業,選擇中國經濟未來的發展方向。”曾巖說。

讀懂新金融注意到,雖然這五家上市公司有的專精網貸,有的all in助貸,有的二者兼顧,但他們都在大力發展消費金融。消費金融的趨勢短期不會變,但是股價會上升,股價上升意味著資本后續投資獲利空間會同步降低。

時間不多了!

(除特殊說明外,本文市值、股價、市盈率均為5月17日收盤數據)

他們中90%的人會成為銀行最優質的客戶,樂信在這些年輕人有消費金融需求的早期就獲取了他們,比銀行早7-8年開始服務這些人,這正是樂信等公司被市場看好的主要原因。

3、“抄底時刻”臨近了嗎?

正如上文所說:需求是堵不住的。

根據國家統計局2019年年初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突破38萬億元,同比增長9%。消費連續五年成為經濟增長第一拉動力。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76.2%。這意味著,消費金融面臨的需求是空前的。

當消費金融的大趨勢、大需求遭遇那個老生常談的話題——政策風險,資本應恐懼還是瘋狂?

不久前的一次行業沙龍上,社科院一位學者表達了他的觀點,從目前的趨勢上看,未來網貸平臺會變成一個非銀金融機構,很有可能以牌照制管理,無論是牌照制還是備案制,這張“牌照”的價值都很大,遠遠超過消費金融牌照,和信托也有一拼,因為它是為數不多的可以利用C端資金賺錢的機構。

只有20幾家的消費金融牌照價值幾何?現在的網貸平臺估值(市值)多少?資本市場已經有從“恐懼”轉為“瘋狂”的跡象了。

另外一個有趣的趨勢是,在資本爭相拋棄網貸的同時,北京互金協會卻在4月就網貸機構并購重組召開了研討會:京東、國美、新浪、中國投融資擔保有限公司、金地集團等多家大型互聯網公司及產業集團參會。

很明顯,網貸備案在即的當下,有一群聰明人要在估值(市值)低谷布局了,其背后的邏輯也不難理解,政策風險是風險,其他風險就不是風險了嗎?收益永遠與風險并行,風投風投,懼怕風險,還有什么可以投?

與網貸這個小行業想呼應的是互金中概股的股價變化:今年初至今,中國互聯網金融上市公司的股價迎來強勢復蘇,據統計,五家從事網貸、助貸的互聯網金融企業股價都有30%以上漲幅,位于中概股前列。其中,漲幅最高的是樂信,截至5月14日其股價較年初上漲超過70%。

“樂信股價至今仍然維持在發行價40%以上,充分說明市場已經開始區分優質企業,選擇中國經濟未來的發展方向。”曾巖說。

讀懂新金融注意到,雖然這五家上市公司有的專精網貸,有的all in助貸,有的二者兼顧,但他們都在大力發展消費金融。消費金融的趨勢短期不會變,但是股價會上升,股價上升意味著資本后續投資獲利空間會同步降低。

時間不多了!

(除特殊說明外,本文市值、股價、市盈率均為5月17日收盤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