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快訊»正文

山東首富張士平離世,一生不碰地產,靠兩個夕陽行業做到650億身家

5月23日晚間, 鄒平縣委宣傳部官方微信發布信息:山東魏橋創業集團創始人、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張士平同志因病醫治無效, 于2019年5月23日17時03分逝世, 享年73歲。

2018年, 張士平家族以650億人民幣財富排名胡潤百富榜第26位, 而他本人也長期位列山東首富。

讓人感嘆的是,

張士平的財富并非來自地產, 而是大眾眼中的兩個夕陽行業——鋁和紡織:

張士平旗下的魏橋紡織2005年已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棉紡織企業, 他也被業界稱為“亞洲棉王”。

2001年起, 張士平又開始涉足電解鋁, 并在2014年超過俄鋁成為全球最大鋁生產商, 并創造了賴以成名的“魏橋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 魏橋集團還是中國民營企業的領軍企業之一。 根據全國工商聯去年8月發布的2018年民營企業500強報告, 魏橋集團位列第五位。 僅次于華為、蘇寧、正威和京東集團。

把兩個夕陽行業的公司做到世界第一

1946年出生的張士平被稱為“鋁業大王”、“亞洲棉王”, 更為亮眼的標簽是“山東首富”。 盛名之下, 他又只是一個出生于農村, 只有初中文化的普通人。

據齊魯晚報報道, 作為家里的長子, 為減輕家庭負擔, 張士平完小畢業就進入鄒平縣供銷聯合社全資擁有的第五油棉廠工作。

當時的鄒平還只是位于山東中部偏北的一個農業小城。 由于盛產棉花, 這里也是當時山東重要的棉花產地之一。

進入這家小油棉廠伊始, 張士平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扛棉包。

根據當地普遍的說法, 因為“能吃苦、最勤勞”, 張士平很快被老廠長看好, 并被提拔為廠里的消防隊長。 之后, 他又陸續擔任了車間主任和副廠長。 直至1981年成為一廠之長。 那一年, 張士平剛好35歲。 而在張士平一系列精明的生產調整和內部改革之下, 這家油棉廠當年便實現扭虧為盈。

1998年, 張士平將魏橋棉紡織廠改組為魏橋紡織集團(2003年更名為魏橋創業集團)。 其后5年內, 魏橋集團累積投入170億元, 將紗錠從33萬錠增加到500萬錠, 織機從4000臺發展到4.2萬臺。 到2005年, 張士平已經把魏橋做成了全球最大的棉紡織企業, 一舉奠定“棉王”地位。

而在魏橋紡織大規模擴張發展之時, 曾遭遇熱能、電能嚴重供應不足的困境。

彼時, 中國處于電力供應緊張的時代, 限電時有發生。 為此, 國家曾出臺政策鼓勵有能力的企業發展自備電廠。 張士平便自籌資金建起了企業的第一家電廠, 不但解決了電荒, 還產生大量剩余電量。 魏橋紡織的印染項目開工后, 電又不夠用了, 于是第二家電廠又開工。 由此, 其棉紡產業鏈越來越長, 直至張士平看上了電解鋁項目。 在電解鋁行業, 電力成本占40%~50%, 因此擁有自備電廠優勢明顯。

該模式垂直一體化、不受國網調度、無需物價部門核價、不受發電時限控制。 “魏橋模式”不僅解決了魏橋集團電力不夠的問題, 同時直接影響了生產成本, 電價比國家電網低1/3。 這樣的成本優勢使魏橋集團在電解鋁行業迅速崛起。 也使其在其他鋁企深陷泥潭時, 中國宏橋依然輕松盈利, 其利潤率高于同行業平均水平的4~5倍。

公開資料顯示, 世界上90%的蘋果手機殼鋁材都出自魏橋集團。

張士平家族控制的中國宏橋在2014年超過俄羅斯的“俄鋁”, 成為世界最大的鋁生產商。

魏橋創業集團官網介紹稱, 該集團位于魯北平原南端, 是一家擁有11個生產基地, 集紡織、染整、服裝、家紡、熱電等產業于一體的特大型企業。

然而, 近年來在經濟發展方式變革, 環保風暴持續高壓的大背景下, 以紡織業、鋁業為主業的魏橋創業集團一直處于風口浪尖。

比如, 2017年9月, 多個部門對魏橋創業集團進行抽查驗收, 核定魏橋集團關停電解鋁產能269.2萬噸(其中違規產能268萬噸, 多關停1.2萬噸)。 中國宏橋(01378, HK)也曾在去年底披露, 由于產能關停而計提資產減值損失31.66億元, 較2016年同期增長233.4倍。

一生不碰期貨地產

據齊魯晚報報道, 外界盛傳, 張士平一直用一部200多塊錢的功能手機, 怕丟失或者壞掉后找不到同款, 他甚至還買了10臺做備用。 偶爾,

張士平也會拿出一部iPhone拍照, 除了拍照也只是發揮另一功能, 向旁人展示上面的鋁材來自魏橋創業。

張士平不用電腦, 沒有微信, 但他200元的手機就是一個面向員工的投訴熱線, 他經常會收到來自于普通工人的短信。

張士平日常出差, 一般都是一個人拎上包就走, 不帶隨從。 張士平曾表示, 他非常看不慣有了職位、財富或權勢就帶上一大班隨從講風頭和排場的人。

2015年, 張士平曾公開表示, 我并不敬佩李嘉誠, 我最尊敬的企業家是王永慶。 我不擅長搞關系, 也沒必要搞關系。 我10年前就下了決心, 不進入地產和期貨。

“我們做房地產非常有優勢, 第一批入選可以做民營銀行的企業名單上, 魏橋也是第一個。 但不管外界怎么引導, 我都不進入這兩個行業, 因為我很有自知之明。 ”張士平解釋說, 魏橋集團的核心層和幾百名管理骨干, 包括他自己, 都不具備駕馭本行業之外產業的能力。

2018年9月26日,魏橋創業集團完成了一次工商注冊變更,集團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由張士平變更為張波擔任。

據媒體報道,作為張士平唯一的兒子,張波早就是“內定”的魏橋創業集團的接班人,而張士平的兩個女兒張紅霞、張艷紅也早已在集團管理層挑起大梁。

2018年9月26日,魏橋創業集團完成了一次工商注冊變更,集團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由張士平變更為張波擔任。

據媒體報道,作為張士平唯一的兒子,張波早就是“內定”的魏橋創業集團的接班人,而張士平的兩個女兒張紅霞、張艷紅也早已在集團管理層挑起大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