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貼吧,死于2017

頭圖來自:東方IC;;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蹦迪班長 (ID:MrSugar008);作者:蹦迪班長

他依然向往著長島的雪,

向往著潘帕斯高原的風吟鳥唱。

很久我才知道,

原來長島是沒有雪的。

給我含毅個《長島的雪》

2012年5月,當網易新聞以大型專題報道百度李毅貼吧,解讀屌絲文化的來龍去脈時,無數“帝吧”吧友興奮不已。

他們攜手創造的帝吧文化終于實現逆襲,得到主流媒體的高度關注。這感覺,就像是被寫進了中國互聯網的《史記》。

那一刻,恐怕沒人能夠想到,這個中國網友人人皆知的帝吧,曾因帖子質量全方位完爆其它貼吧而得名“百度盧浮宮”的網絡圣殿,會落得跟阿房宮一樣的結局:一夜之間就成為焦土,連遺跡都沒能留下。

在2019年5月13日這一天,如果你想瀏覽李毅吧2017年之前的帖子,都會被提示:數據加載失敗,翻下一頁試試哇~

這個賣萌的哇字,顯得無比諷刺。不論你點擊多少次下一頁,顯示的都是這一行字。

這并非李毅吧單獨的“特殊待遇”,所有貼吧2017年1月1日之前的帖子,都在這一天無法訪問。

就像是被滅霸打了響指一般,不論那些帖子是美是丑,是高雅還是低俗,是干貨還是灌水,是負能量還是正能量,都遭遇了無差別打擊,在賽博世界中灰飛煙滅,仿佛從未存在過。

在中國互聯網歷史進程中,理應被大書特書的百度貼吧,竟然會被抹去存在過的痕跡?

難道它真的要成為一段“聽說過沒見過”的傳說?它的歷史從此要靠老網民們口耳相傳了嗎?

對于這個“慘烈景象”,百度官方當天給出的解釋是:由于數據系統升級,貼吧2017年1月1日前的所有帖子都已被隱藏,暫時無法訪問。

然而這個解釋,無法平息網友的質疑和憤怒。如果是有計劃的數據系統升級,為何不提前通知,以便網友對歷史帖子進行備份?

要知道,當年關停“百度空間”時,百度就提前2個月進行了通知。

截止現在,沒有主流媒體對這一事件進行報道,但這并不代表這一事件無人關心,并不代表這一事件不值一提。

在知乎上,“如何看待百度貼吧 2017 年前的帖子全部被刪?可能的原因有哪些?”這一問題的答案已經有了324個回答。

網友津島善子感嘆:

尼瑪?賈君鵬的帖子說沒就沒了?

“賈君鵬”神帖截圖

網友leee的文字里,滿滿都是對過去的懷念:

ip時代的貼吧,是最有意思的時候。

我還記得那種感覺:搜索一個詞,點進貼吧,意外發現這世界上還有同好。

發現少數派,連接世界。那簡直是西部時代。那種洋溢在互聯網里快活和充滿活力的氣氛至今都忘不了。

不像現在:分割世界,把每個人都困在信息孤島里。無處不在的管理員,小心翼翼在政治和資本里夾縫生存的網絡平臺。

互聯網,的確,正在變得越來越沒有意思。然而離開它們,我們又能去哪里說話,找誰說話呢?

2003年,百度貼吧誕生

而在網友“你的小盒子”看來,除了個人情懷,貼吧的歷史還有著不可取代的學術意義:

與其說貼吧消失了17年之前的帖子,不如說我們消失了一部分自己曾經存在的痕跡。

如果這一切發生在全網,我想后果無法估量。

有時候,我會為一些著名的古代建筑被毀于歷史之中而心痛,但是想想看,也許這樣的事件我們正在經歷。

如果后面真的沒有手段恢復的話,在中國現代互聯網歷史上,這可能會是又一件影響深遠的大事。

后世歷史學家研究21世紀初互聯網底層群體的光怪陸離的難度一定會加倍。

網友南門昴則難以抑制憤怒,向百度掌門人開火:

可惜了那一眾吧友嘔心瀝血編寫出來的同人、引經據典的討論、同心協力漢化的資源,這些都是高價值的互聯網文化資產,李彥宏一把火就把它給燒沒了,真應該被釘在中國互聯網歷史的恥辱柱上。

不過在網友魚容看來,重點并不在于百度:

噴百度你就是沒噴到點上,因為不止百度貼吧,這事兒已經發生在很多社群上了。

的確,只要我們稍微翻看一下之前的相關新聞,就可以發現這次事件并不是孤立的。

我很難相信所有歷史帖的“蒸發”只是單純的“技術性調整”,很難不去猜測這背后另有原因:

5月10日,陌陌宣布,在自2019年5月11日起的一個月中,公司將采取一些內部措施,以加強對內容的審核工作。

作為此次自查工作的重點,在2019年5月11日至2019年6月11日期間,陌陌將暫時性的關閉用戶發布動態的功能。

5月11日,釘釘社區聲明,由于出現違規內容,根據有關管理部門整改要求,將于當日00:00起暫停更新一個月,期間對違規信息進行清理,同時對產品管理進行功能升級。

3月,虎撲因“維護”而無法訪問2019.3.1之前的貼子。

同時,一些名人、網紅因過往言論被“挖墳”,繼而深陷輿論風波,甚至被封禁的事件,自去年以來也是接連不斷。

在這些事件中,身處旋渦之中的名人、大V們被錘后,所在平臺也要被連帶問責。

盡管此前百度貼吧并未出現太嚴重的相似事件,但今年年初到現在,也發生了兩次不大不小的風波:

2月中旬,《流浪地球》男主角屈楚蕭的豆瓣與貼吧ID被曝光,因為他在初中時期發的帖子涉及個人性隱私,網友指責其“私生活混亂”;

4月底,擅長黑客盜取、人肉獲取資料等手段的網站“惡俗維基”,曝光疑似為劉慈欣本人的貼吧ID,一些網友對他“自吹自擂”“辱罵女性”的言論上綱上線,抨擊其“人設崩塌”。此后該ID被注銷。

這兩次風波并未觸及什么了不得的紅線,卻足以為百度敲響警鐘。

如果我們還擁有合理判斷的自由,還擁有對公共話題進行發言的自由,那針對貼吧歷史數據無法訪問這個事件,我們完全可以把以上事實全都擺出來,進行判斷、進行討論。

出來混,都是要吃飯的。我認為百度此舉,是在嚴峻的形勢下,來了一個“與其等著別人出手,不如自己出手”。

當我向蹦迪班同學征集貼吧記憶時,曾拿《權力的游戲》第8季的一個劇情做類比:夜王的最主要目的是殺死布蘭,徹底抹去人類記憶。

有同學說我這是在蹭權游的熱點,但在我看來,即便互聯網是虛擬的,它也是人類文化的一部分。

抹去互聯網記憶這種行為,跟夜王殺布蘭的本質是一樣的。

那些只是單純地為了娛樂,無數網友用成千上萬個回帖蓋起的神帖高樓,轟然倒塌。

幾年以后,當更年輕的05后、10后提起屌絲、高富帥、么么噠、亮了這些網絡用語時,他們可能并不知道這些詞都來源于一個叫“帝吧”的地方。

那時我沒有辦法翻出當年的老帖向他們解釋,屌絲文化雖屬惡搞,但里面也有著嘲諷社會不公平的自由精神、草根精神,沒有這個,“屌絲”一詞不可能深深植入進當代漢語中,擁有如此頑強的生命力。

當日后有人翻起“血友病”吧被賣的黑歷史時,那些可以證明這一代網民擁有反擊勇氣的珍貴老帖,也都無處可尋。

那些帖子的價值,現在看來的確無法與阿房宮、大明宮、君士坦丁堡相比。它們并不崇高,也不偉大,永遠無法進入《新聞聯播》的世界,但卻承載著我們鮮活的記憶,是我們都曾參與過的歷史。

但在對貼吧打響指的“滅霸”眼里,它們根本不值一提:抹去你,與你何干?

不過,滅霸和夜王的眼里可以沒有我們,但我們的眼里不能沒有自己。

“貼吧對你究竟意味著什么?”——趁著還沒有老去,趁著那些記憶還沒有冷卻,我們現在就來一起回答這個問題。

蹦迪班讀者們的貼吧記憶

體育委員:

一次集體失憶和集體失語。

個人對于貼吧的理解,它不僅是一個知識分享的平臺,也是一個情感交匯的社區,更是一個包羅萬象的文化符號;

這些帖子一夜之間的覆滅,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這片土地上曾經發生過的一次文化浩劫,“及至秦之季世,焚詩書,坑術士,六藝從此缺焉”。

雖然尚無最終定論,但其目前透露出的信息其實細思極恐。

首先,發生的時間節點耐人尋味;其次,這種一刀切的模式令人無語;第三,他所選擇的消除記憶的起點引人唏噓。區區兩年多時光,恍若隔世。

后人再看,還以為百度貼吧是2017年誕生的呢。

如果那些帖子再也不能恢復,那我們可以說貼吧在2017年就死了。

我們這是見證了一次集體失憶和集體失語。

沒人再喊賈君鵬回家吃飯了;帝吧并未出征,卻已寸草不生。

excited!:

度娘的這個名稱就是貼吧開始的。

十二生肖里十一個都有吧,就是沒有雞吧,所以才有了度娘的戲稱。

于高杰:

貼吧的歷史是普通人的歷史

最近貓生病了,百度了一下怎么治療,吧友在帖子里的現身說法,隱藏了許多的方法與經驗,是許多百度網頁不能比較的。

貼吧的歷史是普通人的歷史,就像史前文明,沒有英雄,偉人,帝王。有的只是鮮活的個人。

好家伙:

那些東西估計就在我們這一代人斷絕了

我05年到現在逛貼吧,05到12年是最好的時代,我現在只有這個想法。

魔獸世界、帝吧、2012,這是精神支柱;歷史、北漂、恐龍,這是了解資料的。美國、日本,不順心了看看意淫一下;

從最早沒有ID發帖時顯示的是IP,到后來起名字,名字就叫怨言鶴,從名字可以看出來我當時就是典型的混網絡的噴子。因為負能量看到的太多了,生活中開始上班也是一樣。

后來不負眾望被禁了,改名怨言羆,頭像是裸女的半身像,貼吧嚴的時候百度自己給我做主改了。

雖然申請的早一直沒連手機,但是仍然在12年后不敢怎么說話了。

最早只是IP地址,卻從不說假話;現在都是真名了,卻不知道說的是什么。

我用維基了解東西,去貼吧講一講。四年前中文的、日文的相繼淪陷,上個月英文的也上不去了,知識斷檔了。沒想到輪到貼吧了。

我肯定不會拉著我兒子說我曾經的輝煌,那些東西估計就在我們這一代人斷絕了。

B喬迷:

我和媳婦就是在貼吧認識的

看貼吧是在2005年,想在貼吧說話則是在2006年。我是巴喬球迷,就想注冊“巴喬”這個ID,但早就被人搶注了,“巴喬迷”也同樣被占用了,只能隨便起了一個“B喬迷”,沒想到這個爛名字一用就是13年。

2006年也是美劇《越獄》的巔峰期,越獄貼吧當時的人氣,在全貼吧能排到前十。

我十分喜歡T-bag,但身邊喜歡他的不多,大多數只看到他變態的一面,不愿意欣賞這個角色的復雜性,所以我就總去T-bag吧聊天吹水,還發了很多長文解讀這個角色,結識了很多臭味相投的朋友,還當了一段時間吧主。

后來《越獄》完結了,大家也都漸漸離開了T-bag吧,偶爾會在T吧的QQ群里聊幾句。

在那之后,我最常去的貼吧就成了阿森納吧。2009、2010那兩年,我在阿吧很活躍,聊的話題也不局限于足球,歷史,政治,小說,搖滾樂什么都聊,認識了更多有共同話題的朋友。

2010年我來北京北漂,一開始沒錢只能住在地下室里,但也挺開心,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很多吧友也在北京,約著看球踢球,吃飯玩桌游,一直到現在也經常見面。

就連我的媳婦,也是在貼吧認識的。

貼吧最鮮明的特點,就是大家都是五湖四海的青年,為了同一個愛好聚到一起,很單純。就沖這,我就希望貼吧能一直在那里立著,一百年不變。

百度值得我們懷念的東西不多了,別連這最后一點念想也守不住。

不高興:都回不去了

剛上大學那會,陰差陽錯就成了腐女,而且腐得還挺深,電影、小說、廣播劇一樣不落,每天基本快24小時循環了。

那時候還沒有智能手機,大家找同好、看資訊喜歡往“貼吧”里湊,哪怕只是潛水,看到自己喜歡的也有人喜歡,還分析得頭頭是道,就有種莫名的歡喜。

記得當時在一個BL小說的吧,里面有時候會有大大們連載,也不是全職,都靠興趣愛好,一天一小段,好多人跟憑票買肉式地蹲著等著,“更新了”、“更新了”,奔走相告,慢慢地一個字一個字地讀,還要反復再看上幾遍。

有個文筆超好的大大喜歡寫文言短篇,套用的是像聊齋的框架,精怪鬼神,人間情事,別有韻味,一點也不拖沓。

偶然在貼吧里和讀者互動,當時也不好意思前去招呼。

后來她轉到晉江,我也去看過,從吧友那得知她一些真實的信息,找到了微博,還是默默關注,也沒點個贊。

再后來看她發消息說要回老家結婚了,以后可能不再寫了,突然感覺很難過,好像我倆一直都在一個挺精致的席面上,我遠遠看著她談天說地,時不時吃上兩口,結果陰天下雨要散席了,也來不及打個招呼,從此再也沒啥瓜葛。

一個人可以很隨意地從你的生活中消失,就像百度貼吧里那些曾經的朋友,僅用文字交流的那些美好心意,都回不去了。

鮮寧夕:

貼吧是一個倒映自己真實想法的世界。

我在貼吧認識了前男友、前前男友、前前前男友。

還有一個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生,是我整個中學時代最念念不忘的人,后來他從自己的貼吧消失了,我再也找不到他。

貼吧時代就此結束了。

其實我覺得自己應該是跟貼吧最親近的一代人,今年21歲,從小學開始玩貼吧。

小時候會去喜歡的動畫片的吧里跟同好交流,收集好看的角色圖,后來開始慢慢在貼吧里結識好友,高中的時候習慣于在貼吧里記錄生活。

以前念書的時候最希望有自己的電腦,想著這樣就可以安裝貼吧的電腦客戶端,用起來更方便,還不用擔心爸媽偷窺。

可惜等我上大學的時候貼吧就式微了。這幾年也還是有在貼吧上認識很好的人,有時候很惋惜這樣好的一個平臺就這樣沒了吧。

我還有個朋友,現在還跟自己六年級在貼吧里認識的男孩談著戀愛哈哈哈哈。

除了我的個人貼吧外,會去筆友吧,鋼琴吧…偏重興趣愛好一點。還會有一些動漫角色吧,柯南吧和怪盜基德吧。

高考填志愿的時候去過一些專業和學校的貼吧,也給了自己不錯的幫助。

貼吧真的是一個倒映自己真實想法的世界。

KangKang:

全都沒了!沒了!沒了!

最讓我難忘的,是曼聯吧2015年的帖子《七年了,我仍然很想你》。

對“5·12”創傷悼念的帖子有很多,為何這成為貼吧最火的帖子之一呢。

主要在于作者的文筆,整體樸實,時常幽默,處處透露真情。

將自己與對方從相知相識相愛相熟的過程,用一些讓人容易產生共鳴的生活細節輕輕勾畫出來。

直到天災來臨,甜蜜戛然而止,猝不及防的永別讓作者的筆鋒自此透露著溢出紙面的思念和憂傷,每一句話每一個回憶片段都直扎進早已情到深處的讀者心中,尤其是文章最后升華了全文的那一句話(不劇透了。全文都有不少用詞恰當的優美佳句,可以看出作者的文字功底,但絕不濫用胡用,在平實真摯的文章中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

距離“5·12”已經過去了11年,每每這個時候,帖子都會被頂上來,看過的人會再看,沒看的人會去看,作為一道全民族的傷痕,同時也是無數人心中永久的傷疤,它一直被以不同的方式銘記著,“不是記不起,而是忘不掉!”

這么好的帖子,包括還有其他的精品帖子,還有一些明星貼吧長年累月耗時費力精心制作的貼吧雜志等等,全都沒了!沒了!沒了!

不要思念一顆柚:

希望那些人繼續參與我的生活。

2012年剛上大一,北京高校貼吧解封不久,我有幸成為較早一批進入學校貼吧摸魚的人,也有幸認識了好多一起玩貼吧的小伙伴。

大家天天在貼吧里你來我往,聊來聊去,一大批熟悉的ID,有些還將友情延續到線下。

后來貼吧來了越來越多的新同學,我們當初那批人逐漸往QQ群轉移,QQ群里聊得最嗨最多的十幾個人又去建了微信群…...

一直到今天,這個微信群還在,我們十幾個人依然保持聯絡,雖然一年都不見得見一次,雖然很多人都離開了北京,但我們是最佳網友,彼此的生活狀態、學習工作上的苦惱、養貓、養狗等,我們都分享,會互相鼓勵,一起吐槽等等。

最特別的是群里有個當時隔壁學校的學姐(雖然是學姐但比我小一歲),我從來沒有跟她見過面,現在她更是遠在內蒙古,但是我沒覺得跟她有距離,照片上的面貌、說話的語氣特點、工作上的事兒、外面直接抱回來的三花貓等等…都是她。

2017年之前的貼全刪,基本上代表著我們所有在貼吧的回憶全無。但好在,最志同道合氣味相投的一小撮人還在將故事延續。這么多年啦,希望他們繼續參與我的生活,比心心!

明東:(90后吧吧主)

像“帝吧出征,寸草不生”這種話應該是很多人都有的回憶。

還記得第一次當吧主的感覺,第一個有自己貼吧的感覺。

在學校貼吧寫最難忘的老師,那個樓從建吧一直蓋到現在,有的老師都退休了。 

自己的貼吧沒有多少人,就平時玩的比較好的十幾個人,開了個帖子,每天寫自己的心情,從大一寫到工作,每每回看,里面有新奇有興奮有喪有吐槽,互相評論,好像大家共同的日記本。

曾想這些東西可千萬不能讓別人看見,都是自己人的小齟齬。 

現在,真有些看不到了,為什么我會遺憾的想哭呢。

...:

人生連載帖再見!

06年寫的人生連載帖剛發現不見了。

那是我暗戀+失戀5年的時候開的帖子。

一直寫到現在,想到她就寫點感悟。

現在看來只是強說愁罷了。里面有我信件的照片。原件已經不見了也沒有照片留底,貼吧帖子沒了就徹底看不了了。

Vincent:

厲害!文物古跡深埋地下,后人還能字里行間窺覽。現在省事,直接刪除。

ryuhyo: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

#最長情的追星#互聯網是有記憶的啊,幸好保存下來,作為我喜歡的記憶。

總是偏執地以時間的長度來衡量感情,喜歡也早已不是表面,而像是一種陪伴。

不管是最初被叫腦殘的時候,還是現在大家成績沒有很好走下坡路的時候,或者是整容恢復期臉很僵的時候,很神奇都沒有動搖我的喜歡。

在泰妍的歌聲里,我永遠都可以安靜下來。被治愈,這就是喜歡這么多年,偶像帶給我的東西吧。

鄒小包:

好人一生平安

根據相關flfg本吧暫不開放;本吧有大量違規內容暫不開放;

啊哦~你要找的好像不存在哦!歡迎創建××吧;別問我這么記這么牢,問就是好人一生平安。

沒有新招數的施睿翔:

長島是沒有雪的。

他依然向往著長島的雪,依然向往著潘帕斯的風吟鳥唱。過了很久我才知道,原來,長島是沒有雪的。

小-八斤:

結婚時沒準去貼吧還愿。

我對于百度貼吧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我在貼吧認識了我現在的男朋友。

因為我們有共同喜歡的美劇,但是呢,我身邊可以跟我討論的人幾乎沒有,于是幾乎不上貼吧的我去上了貼吧。

在我有一次去該美劇的貼吧里翻閱瀏覽時,看到了現在對象發的帖子,他是該美劇的粉絲,同時也是手辦愛好者,他在貼吧展示自己擁有的該美劇相關的手辦,吸引了我,于是認識了。

曲曲折折坎坎坷坷到現在,如果我們結婚了,沒準我會再去該貼吧里還愿,嘻嘻。

不甜:

百度盧浮宮,日日李毅吧,天天笑哈哈。

正經的米飯:

當然是對n服的記憶啊。

那個全世界聞名的wow懷舊服,我們這些零散的玩家一起,建立了最大的華人公會,強大的凝聚力,超好。超級懷念。

現在就等暴雪開懷舊了。不為什么,只想尋找青春。

可惜當年記錄的連更貼沒了。雖然有一部分轉到了新浪微博。但是,百度這一手真特么惡心。

Mirrorou:

最令你印象深刻的貼吧大事記是什么?

答:必須是69圣戰。蓮蓬乳、爆吧、帝吧出征寸草不生,這些關鍵詞一輩子也不會忘。 

你自己在貼吧最難忘的記憶有哪些?

答:在學校貼吧上發帖招募室友,要求是二次元,現在是好幾年的朋友。

你會翻看自己曾經發過的,或是看過的帖子嗎?為什么?

答:不會,有點想銷毀,尤其是求種子的帖子。 

你覺得貼吧最獨特的地方是什么?答:一個比天涯排版好看的論壇。

付智青:

數據太多,清理屬實正常。不過,對于百度,能要求他什么呢?資本家只逐利。

R. Mutt:

太好了,再也不擔心小時候的傻逼留言了。

大韓:

最難忘的帖子:

2009年7月,魔獸世界吧:“賈君鵬你媽喊你回家吃飯”事件。一次互聯網行為藝術,一次貼吧文化狂歡。

歸鳥:

我的日記沒了,我的大學生活唯一一個記錄的地方。

李皓:

最難忘的就是帝吧的幾個神貼,《網管》《小麗和小張》《長島的雪》,這些快被埋沒在互聯網歷史的長河中了……

如果當年有自媒體一說,我覺得寫這幾個帖子的作者就是現在的超級大v了吧,很想知道他們現在在干什么,班長可以去挖挖這些人,看看能不能挖出來。

是王嘉爾啊!:

都說網絡交友需謹慎。可是啊!我在貼吧里認識的朋友都快成了十年老友了,雖然沒見過面,但也是互相陪伴著走過很多回憶。

有時候,人生相遇即是緣!

大概是零六零七年的時侯,當時我十二三歲,我幾乎天天都混跡在一個叫“軒香茗夜”的貼吧。

吧主是個喜歡讀書寫作的小姑娘,比我大兩三歲的樣子,我機緣巧合的來到了這個貼吧,發現只有十個左右的常駐用戶,都是比我稍微年長幾歲的九零后,發自己寫的散文和小說,形式各種各樣有現代的也有寫武俠的。

雖然大家的文筆與故事都很青澀稚嫩,但是大家都很積極的給彼此的作品留言提意見,甚至還搞過寫作接龍貼。

我當時和很多人都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我們當時還有qq群,還把我們的文章集合起來做了電子雜志。現在我已經不知道大家都在哪了,那個貼吧可能是我們最后的回憶了吧。

那我懂你意思了:

給了年輕人一個自我表演的舞臺

初中時候玩貼吧,遇上李毅吧正火,每天都蹲在首頁刷飛蝗蕪湖,那會造梗比現在有意思多了,什么 “白富美,高富帥,屌絲”都是劃時代的網絡用語。

最有意思的,那些梗出現的原貼都會像鎮吧之寶一樣被加精,置頂。

還有當時的文字吧吧(兩個吧是因為文字吧的質量不如文字吧吧),充滿了少男少女的心情日記啊哈哈哈。

但其實說真的,除了那些酸溜溜的蹩腳小文段,還有很多人的文筆真的很不錯,我記得當時有個每日一貼還是每周一貼來著,里面是精選的寫手的作品,他引用了《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里的段落,我從那里才知道的茨維格,還有海子,北島,村上春樹,后來還有人模仿《人間失格》的筆觸寫日記。

怎么說,雖然這些帖子可能沒什么文學價值,但對一個初中生來說,視野一下就開闊了,原來語文書上的名著導讀里的作品是那么的鮮活生動,原來不是所有的作品都像《鋼鐵是怎樣練成的》那樣枯燥,原來這個世界有那么多種的體驗視角。

硬要說貼吧時代有什么不同的話,我覺得他最先給了年輕人一個自我表演的平臺,不像貓撲之類的社區,貼吧更能讓你找到年紀相仿的同好,大家單以文字和圖片就能建筑一個意義空間。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End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