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區塊鏈»正文

礦圈大洗牌:上市公司隱蔽進軍挖礦業,小礦場或將被淘汰

2019年1月, 華鐵科技的一紙公告, 讓人們意外發現:這家上市公司早在去年年中, 就悄悄進入了數字貨幣挖礦行業。 華鐵科技不是唯一一家進入挖礦行業的A股上市公司。 開礦場、租礦機、代運營, 是它們在礦圈的營利手段。

然而, 在熊市到來時, 它們也無法擺脫礦機停產、資產賤賣的厄運。

盡管如此, 一些礦圈從業者認為, 挖礦仍然是上市公司投資數字資產的唯一合規方式。 而在未來, 也許仍會有上市公司進入這一市場。

殺入礦圈的上市公司獲得了什么?它們又將如何改變這一市場?

1 挖礦疑云

如果不是今年1月的一紙公告, 很少有人會想到, 華鐵科技(603300), 一家主營業務建筑工程業務、市值超40億元的A股上市公司, 會在2018年悄悄進入比特幣挖礦行業。

2019年1月14日, 華鐵科技發布公告稱, 擬出售旗下全資子公司華鐵恒安100%股權, 作價5975萬元。 而這家公司的主營業務, 是“云計算服務器租賃”。

華鐵恒安是一家成立于2018年3月的新公司。 截至2018年年末, 該公司虧損高達1.58億元。 此外, 公司年末資產賬面原值為2.4億元, 但資產折舊與固定資產減值準備, 卻分別高達1908萬元與9750萬元。

這意味著, 不到一年時間, 華鐵恒安的資產便出現了高達48%的縮水。

這些離奇的數字, 很快引發了投資者與監管部門的注意。 上交所要求華鐵科技披露資產減值、服務器價格的詳細信息。 隨后, 華鐵科技回應稱, 上述服務器設備來自兩家供應商——嘉楠耘智與億邦國際。

在幣圈, 這兩家供應商的名字無人不曉。 它們向華鐵恒安出售的“服務器”, 只可能是數字貨幣礦機。

在2018年5月-6月, 僅兩個月時間內, 華鐵恒安便以4740元每臺的單價, 向兩大礦機企業訂購了3.65萬臺“服務器”, 總價1.73億元。

除此之外, 華鐵恒安還向嘉楠耘智、億邦國際與東莞市旺飛電子科技有限公司采購了527萬元的“服務器配件設備”。

華鐵科技披露的“服務器”采購記錄

“所謂的‘服務器配件設備’, 應該就是礦機電源。 ”礦工老夏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東莞旺飛這家公司就是一家電源廠。 ”

但華鐵科技卻在公告中, 對比特幣、數字貨幣、挖礦等字眼閉口不提。 此外, 該公司甚至在3月末再次發布公告,

提高了華鐵恒安的資產減值金額, 將公司資產凈額由1月的5975萬元下調至1210萬元。

消息一出, 投資者一片嘩然。 上交所也發出了問詢函, 要求華鐵科技披露其服務器租賃業務的運營方式、盈利模式, 并結合市場環境以及同類“云計算服務器”的價格變化, 說明華鐵恒安在3個月內固定資產減值準備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

截至發稿時, 華鐵科技仍未就此給出回復。 但在今年1月發布的公告中, 該公司對虧損原因給出的回復十分曖昧:“服務器租賃業務在2018年3季度市場環境尚好;但在2018年4季度, 市場環境發生不利變化, 服務器市場需求快速下降。 ”

華鐵科技口中的“服務器市場走勢”, 與比特幣的幣價走勢完全一致。

事實上, 早在2018年年末, 億邦國際就在招股書中披露, 其2018年上半年的第二大客戶, 是一家滬市上市企業于新疆設立的全資子公司。

該公司主營業務為建筑安全技術開發、建筑設備安裝租賃等, 這與華鐵恒安的信息完全吻合。

根據招股書, 億邦國際2018年上半年16.2%的礦機銷售額, 都由華鐵恒安一家公司創造。

02 進軍海外

華鐵科技的挖礦之路, 顯然并不順利。 今年4月, 華鐵恒安完成了工商變更登記, 其挖礦業務被低價出售。

“目前, 國內監管層對挖礦產業已做出一定限制。 上市公司為了滿足合規需求, 勢必規避國內挖礦產業。 ”區塊鏈研究員孫原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相比之下, 海外市場則仍可嘗試。 ”

在億邦國際披露的招股書中, 其在2018年上半年的第一大客戶——北京新彩量科技有限公司, 同樣是一家A股上市企業的全資子公司。 而這家公司選擇的策略, 就是出海建礦場。

彩量科技隸屬于A股上市企業眾應互聯(002464)。 而彩量科技的主營業務, 則是針對移動游戲領域的全案策劃、大數據流量分發。

2018年8月, 眾應互聯發布公告稱, 子公司彩量科技旗下子公司Mobcolor Technologies USA LLC, 與美國電力服務商3G Venture LLC, 以及新加坡企業VAST DAY INDUSTRY TRADE COMPANY PTE.LIMITED(以下簡稱VDIT)達成合作, 將在美國“嘗試小規模的數字云計算領域服務器的技術及礦場建設”。

根據三方簽訂的協議, 3G Venture可為彩量科技提供10萬平方英尺(約合9290平方米)的場地, 以及90MW的供電能力。 此外, 3G Venture給出的電費, 是每度0.055美元(約合人民幣0.38元)。

與華鐵科技不同的是, 盡管彩亮科技也將礦機一詞以“哈希超算服務器”代稱, 卻并未回避比特幣、區塊鏈、礦場等字眼。

值得一提的是, 彩量科技雖然自億邦國際手中購買了礦機, 卻以其美國子公司的名義, 將礦機再次轉手出售給了新加坡企業VDIT。 而VDIT位于美國的礦機也交由彩量科技運營。

眾應互聯披露的合同文件顯示, 彩量科技通過賺取3G Venture與VDIT之間的租金(每月20萬美元)、電費(每度電0.02美元)差價營利。

換言之, 彩量科技只提供礦機銷售代理與礦場托管服務, 并不直接參與挖礦業務。

事實上,將目光轉向海外礦場建設的中國上市公司,遠不止眾應互聯一家。

“現在,伊朗乃至整個中東地區的許多比特幣礦場,都由一家名為‘RHY’的企業運營。而這家企業,與新三板企業‘互聯在線’有關。”礦工馬經國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RHY官網顯示,RHY于2016年起便在中東國家投資建設電站,可支持30萬臺礦機同時開機。RHY自稱“云算力全球第一股”,并在官網最醒目的位置掛出了股票代碼——835727。

RHY官網將一行股票代碼放在了最醒目的位置

而這個股票代碼,正屬于新三板上市企業互聯在線。

公開資料顯示,互聯在線主營業務是為中小企業、商家提供移動互聯網技術開發、運營與推廣服務。

其財報顯示,互聯在線自2018年下半年起新增了區塊鏈業務——與“超算數據中心”合作,面向市場銷售租賃“超算設備”,并“與多家海外礦場取得了良好的合作關系”。

但互聯在線仍在一定程度上與RHY進行了切割:互聯在線并未提及自身參與了礦場管理。而RHY也在官網中指出:RHY由星云礦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創立,互聯在線僅為RHY中國區域的獨家總代理。

“但事實上,圈內人都知道,RHY與互聯在線就是一家公司,它們背后的老板姓周。”馬經國說,“伊朗挖礦的概念,最早就是RHY炒起來的,因為RHY的礦場大多就建在伊朗。”

03 未來何在

“事實上,對于上市公司而言,無論是國內挖礦,還是出海挖礦,日子都不好過。”孫原表示。

在他看來,上市公司進軍挖礦業,優勢在于資金、人才、關系等資源層面。

但挖礦行業卻是一個周期性明顯,且需要從業者靈活運營的行業,上市公司反而“船大難掉頭”。

以礦場選址為例,職業礦工常常“逐水草而居”,但上市公司大量轉移礦機等固定資產時,手續繁瑣。

此外,上市公司采購礦機也常常面臨繁瑣的流程,容易錯失最佳入場時機。

孫原認為,無論是華鐵科技,還是眾應互聯,都選擇了錯誤的時間進入礦圈。華鐵科技最終低價拋售了子公司。而眾應互聯則在公告中指出,礦場就位后,配套礦機由于技術指標已經落后,始終未能開機。

“更重要的一點是,國內對于‘挖礦’產業的合規性仍然不明。”孫原稱,“而上市公司最忌諱的,就是公司的合規風險。”

不過,在許多人看來,相較于幣圈的其他產業,挖礦業可能仍然是上市公司的唯一選擇。

“對于從事實體經濟的上市公司而言,算力產業在鏈圈最容易落地,根基穩固。”礦圈資深從業者老俞表示。

“此外,挖礦也是上市公司獲取比特幣最合規的方式。”他說,“畢竟,上市公司不能直接買幣。”

然而,在孫原看來,即便如此,上市公司仍然難以從比特幣挖礦中直接獲利。

“由于合規需求,上市公司不能直接賣幣套現。所以,華鐵科技選擇了出租礦場、礦機;眾應互聯選擇了礦機代售、礦場代運營。”孫原稱,“總之,只有這樣才能直接獲得法幣收入。”

“現在,大資本、大型機構、上市公司入局挖礦產業,已經成為了一種趨勢。”老俞說,“布局挖礦可以很隱蔽地進入區塊鏈產業,許多大型機構,其實不希望對外暴露自己的意圖。”

以白俄羅斯為例,該國總統近日透露,將舉全國之力發展數字貨幣挖礦產業,甚至會動用核電挖礦。

在老俞看來,隨著大型機構逐漸入局,中小礦場、礦工的處境會越發艱難。

“在未來,礦圈的入場門檻會越來越高。”他總結,“不過,大資金對于礦業的合規性要求高,這會推動礦業向更加專業化、職業化、合規化的方向發展。”

結語

大資本入局數字貨幣挖礦產業,已成為大趨勢。

而諸多小礦場,正處在被淘汰的邊緣。

礦圈大洗牌,正在進行中

搜索

復制

并不直接參與挖礦業務。

事實上,將目光轉向海外礦場建設的中國上市公司,遠不止眾應互聯一家。

“現在,伊朗乃至整個中東地區的許多比特幣礦場,都由一家名為‘RHY’的企業運營。而這家企業,與新三板企業‘互聯在線’有關。”礦工馬經國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RHY官網顯示,RHY于2016年起便在中東國家投資建設電站,可支持30萬臺礦機同時開機。RHY自稱“云算力全球第一股”,并在官網最醒目的位置掛出了股票代碼——835727。

RHY官網將一行股票代碼放在了最醒目的位置

而這個股票代碼,正屬于新三板上市企業互聯在線。

公開資料顯示,互聯在線主營業務是為中小企業、商家提供移動互聯網技術開發、運營與推廣服務。

其財報顯示,互聯在線自2018年下半年起新增了區塊鏈業務——與“超算數據中心”合作,面向市場銷售租賃“超算設備”,并“與多家海外礦場取得了良好的合作關系”。

但互聯在線仍在一定程度上與RHY進行了切割:互聯在線并未提及自身參與了礦場管理。而RHY也在官網中指出:RHY由星云礦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創立,互聯在線僅為RHY中國區域的獨家總代理。

“但事實上,圈內人都知道,RHY與互聯在線就是一家公司,它們背后的老板姓周。”馬經國說,“伊朗挖礦的概念,最早就是RHY炒起來的,因為RHY的礦場大多就建在伊朗。”

03 未來何在

“事實上,對于上市公司而言,無論是國內挖礦,還是出海挖礦,日子都不好過。”孫原表示。

在他看來,上市公司進軍挖礦業,優勢在于資金、人才、關系等資源層面。

但挖礦行業卻是一個周期性明顯,且需要從業者靈活運營的行業,上市公司反而“船大難掉頭”。

以礦場選址為例,職業礦工常常“逐水草而居”,但上市公司大量轉移礦機等固定資產時,手續繁瑣。

此外,上市公司采購礦機也常常面臨繁瑣的流程,容易錯失最佳入場時機。

孫原認為,無論是華鐵科技,還是眾應互聯,都選擇了錯誤的時間進入礦圈。華鐵科技最終低價拋售了子公司。而眾應互聯則在公告中指出,礦場就位后,配套礦機由于技術指標已經落后,始終未能開機。

“更重要的一點是,國內對于‘挖礦’產業的合規性仍然不明。”孫原稱,“而上市公司最忌諱的,就是公司的合規風險。”

不過,在許多人看來,相較于幣圈的其他產業,挖礦業可能仍然是上市公司的唯一選擇。

“對于從事實體經濟的上市公司而言,算力產業在鏈圈最容易落地,根基穩固。”礦圈資深從業者老俞表示。

“此外,挖礦也是上市公司獲取比特幣最合規的方式。”他說,“畢竟,上市公司不能直接買幣。”

然而,在孫原看來,即便如此,上市公司仍然難以從比特幣挖礦中直接獲利。

“由于合規需求,上市公司不能直接賣幣套現。所以,華鐵科技選擇了出租礦場、礦機;眾應互聯選擇了礦機代售、礦場代運營。”孫原稱,“總之,只有這樣才能直接獲得法幣收入。”

“現在,大資本、大型機構、上市公司入局挖礦產業,已經成為了一種趨勢。”老俞說,“布局挖礦可以很隱蔽地進入區塊鏈產業,許多大型機構,其實不希望對外暴露自己的意圖。”

以白俄羅斯為例,該國總統近日透露,將舉全國之力發展數字貨幣挖礦產業,甚至會動用核電挖礦。

在老俞看來,隨著大型機構逐漸入局,中小礦場、礦工的處境會越發艱難。

“在未來,礦圈的入場門檻會越來越高。”他總結,“不過,大資金對于礦業的合規性要求高,這會推動礦業向更加專業化、職業化、合規化的方向發展。”

結語

大資本入局數字貨幣挖礦產業,已成為大趨勢。

而諸多小礦場,正處在被淘汰的邊緣。

礦圈大洗牌,正在進行中

搜索

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