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宏觀»正文

日本擬上調退休年齡至70歲 向“終身不退休社會”邁進

“有次去大阪出差, 賓館接待員的年紀很大了, 同事因此感到很不好意思, 說怎么可以讓年紀如父親一般大的人幫忙拎箱子呢?”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日本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子雷向21世紀經濟報道講述了一則在日見聞。

可能您在日本旅游時也遇到過類似上述的場景,

可以預見的是, 隨著日本擬上調退休年齡至70歲, 未來將有更多高齡者活躍于勞動力市場, 日本正在向“終身不退休社會”邁進。

養老金缺口逐年擴大

據日本首相官邸網站消息, 在5月15日召開的未來投資會議上, 日本政府發布了《高年齡者雇用安定法》修訂案的概要, 為了助力高齡群體繼續工作, 提出了7項舉措, 除了要求企業將退休年齡延長至70歲外, 還要求企業支持老年員工到其他公司再就業、創業等等, 企業必須作為努力義務來采取行動。 修訂案將于明年的日本國會上提出。

“我們正在迎來100歲人生的時代, 要為有意愿繼續發光發熱的老年人創造更有利的工作環境。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會議上說。

具體來看, 日本現行的《高年齡者雇用安定法》規定, 企業有義務雇傭65歲以下有意愿工作的人員, 如果要在本公司繼續工作, 要么就延遲退休或取消退休,

或者是基于合同工和委托等形式的再雇用。 而在修訂案中, 要求公司努力為65-70歲的老年人創造繼續工作的條件, 除了前述提及的三個選項外, 修訂案要求為老年人換工作、創業、提供NPO(非營利組織)活動資金或自由職業提供支持。 不過, 修訂案的內容為努力義務, 并非強制執行, 但有分析指出, 未來可能會轉為義務。

對于日本來說, 此舉也實屬不得已, 因為人口老齡化、少子化及相關衍生問題日益嚴峻

日本總務省不久前公布的數據顯示, 包括外國人在內的日本2018年總人口為1.26443億人, 比上年減少26.3萬人, 連續8年減少。 其中15至64歲“勞動年齡人口”減少51.2萬人, 65歲以上群體占到了總人口的近三成。

隨著未來退休年齡的上調, 養老金制度也將隨之調整, 目前日本政府考慮將養老金領取年齡提高至70歲以上。

“節流”或是因為“開源”遇阻。 “一般來說,

將退休年齡提到65-68歲比較合理, 這次一下提高到70歲, 說明財政問題很緊迫。 日本的養老金缺口正以每年1.2萬億日元的規模不斷增長, 那么從財政支出的角度而言, 養老金的延遲發放可以減輕一定的負擔。 再從財政收入方面來看, 目前不確定性也上升了。 ”陳子雷說。

日本本來計劃于今年10月份將消費稅上調至10%, 原本一定程度上將有助于緩解巨大的財政壓力, 但目前出現了一定的不確定性。

“消費稅上調這件事情目前出現了不確定性, 因為受中美貿易摩擦的負面影響, 日本今年的經濟走勢的下行風險開始上升。 日本國內開始出現質疑聲, 10月份是否要增稅?”陳子雷說。

有關日本的財政問題, 經合組織(OECD)曾多次開出“藥方”, 其一就是建議日本取消退休制度, 其二就是將消費稅上調至20%以上。

但似乎在加稅和“終身工作”之間, 日本民眾更傾向于接受后者。

目前日本的消費稅率為8%, 但OECD的平均稅率在20%左右。

“一般來說, OECD的標準稅率都在20%以上, 對于日本來說, 消費稅還是存在10%的上調空間的。 但日本比較特別, 國民對于消費稅上調一直有抵觸感, 歷史上還出現過被上調消費稅拉下臺的政客案例。 不過對于延長退休這件事, 因為人均壽命也是越來越長, 所以并不是特別抵觸。 ”陳子雷說。

需跟進相關勞動權益保護

其實, 目前日本老年人的就業率已經高得有些“驚人”, 并逐年增加。

據日本內閣府去年公布的高齡社會白皮書顯示, 截至2017年, 目前日本60-64歲群體的就業率近七成, 65-69歲的為44.3%。 2017年, 日本的勞動人口為6720萬, 其中65-69歲的群體達到了454萬, 70歲以上的達到了367萬, 也就是說65歲以上高齡者占到了勞動力市場的12.2%。

日本政府估算, 如果65-69歲群體的就業率能增長至和60-64歲群體相當的水平, 那么就業人數將增長超二百萬, 并有望帶來經濟效益。

內閣府的白皮書還顯示, 目前60歲以上仍在工作的日本人中有四成表示, 將工作到不能工作為止, 另有超二成表示工作到70歲左右, 超一成表示工作到75歲左右。

日趨老化的人口, 已在日本引發了一些社會問題, 甚至出現了“老害”一詞來形容日本老年人對社會造成的傷害。

“一部分日本老年人的生活陷入了窘境, 也就是中低收入群體的退休金過低, 尤其是女性犯些小偷小摸的罪然后入獄的人數年年創新高, 對于這些人來說, 監獄里的生活可能比外面更有所保障。 ”陳子雷說。

“那么, 如果能夠為這些人提供更有利的就業條件, 一定程度上還可以緩解社會矛盾。 但從企業角度而言, 多大程度上能夠接納這部分人?尤其是一些低技能的崗位, 如何維護他們的權益是令人擔憂的, 就是一個勞動保護的問題, 要看安倍政府未來如何妥善解決相關的問題。 ”陳子雷說。

”陳子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