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唄”已來,銀行業更大的危機或許正在逼近

近日,支付寶灰度上線“發唄”的消息,在朋友圈悄然傳播,不過仿佛尚未引起人們關注。正如21世紀經濟報道中所說,“該功能本質上和轉賬差不多,更適合于小型商戶,如個體戶、包工頭、小餐館等,不大適合大一點的企業,一般正規企業發放工資的流程比較長。對我們來說,心理影響更大一些。”

但筆者認為,從“余額寶”、“花唄”到“借唄”再到“發唄”,支付寶的服務觸角從C端客戶逐步延申至中小微商戶,其產品和功能已經全部覆蓋了“存”、“貸”和“匯”三個方面,滿足了客戶日常的存款、理財、消費信貸及轉賬結算等基本金融需求,其生態體系日益穩固,客戶資金進一步鎖定在支付寶體系內循環,客戶粘性和忠誠度進一步提升。而對于銀行而言,短期來看,是失去了一小部分的中小微企業代發工資機會,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銀行的對公業務、公私聯動、零售轉型以及移動端的客戶活躍度、客戶粘性等均面臨一定的挑戰,特別是手機銀行的運營,或許更為艱難。

支付寶推出“發唄”也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一方面,隨著客戶備付金集中繳存以及支付行業競爭的日益激烈,支付機構都在向賦能B端轉型,通過服務中小微商戶,帶動C端客戶,進一步挖掘價值鏈,提升盈利能力和商戶、客戶的粘性;另一方面,在移動支付廣泛普及的今天,客戶已經習慣通過支付寶向商戶付款,對于廣大的中小型商戶,支付寶已經成為其收款的主要方式,而中小型商戶一般雇傭員工數量較少(兼職情況也比較多),因而支付員工的薪酬等,商家一般通過支付寶轉賬方式(受限于支付通道費率等,提現有手續費,而支付寶轉賬則不存在這個問題),只是過去點對點轉賬,今后可以一對多轉賬,方便快捷。發唄的定位也是支付寶為商家提供的免費發錢工具,通過“發唄”,支付寶商家可0費用給員工、靈活用工人員發報酬、福利、傭金、報銷款等。據介紹,“發唄”單個收款人每筆最高發5萬元,發款人當日最高可發20萬元,就目前這個金額限制來看,“發唄”主要還是用于小規模商戶的員工資金發放,或是臨時用工的工資。

為什么支付寶“發唄”,對銀行的零售轉型、公私聯動以及手機銀行運營等會產生較大壓力?我們知道,金融服務是一種低頻服務且比較缺乏應用場景,特別是對于手機銀行而言。試想,我們一般什么時候會登陸手機銀行?當然是每個月發工資或需要較大金額轉賬的時候,工資入賬后,我們使用最多的功能,可能是轉賬、購買理財等,而轉賬幾乎是手機銀行最有價值的功能,也是手機銀行與互聯網金融等平臺競爭的最大優勢,因為資金的源頭,必然是銀行賬戶,特別是涉及較大金額的轉賬,一般還是要使用手機銀行,方便快捷且基本沒有手續費(手機銀行限額較高,一般單筆5萬,每日20萬左右),因而轉賬是手機銀行最高頻、最有價值的應用功能。

為了提高手機銀行的活躍度,銀行做了大量的運營工作,比如通過APP推送消息通知,以期能借助工資等消息通知,喚醒客戶,吸引客戶登陸手機銀行;為了便利轉賬,研發手機號碼支付等功能;以及與生活服務商家合作,在手機銀行等移動端開展各類優惠活動,以期能提高客戶活躍度和忠誠度等,手機銀行已經成為各行零售轉型、線上運營的重要載體。

除手機銀行外,各行正在做的聚合支付、社區金融等項目,本質上也是在零售轉型的大趨勢下,依托生活消費場景,拓展區域中小型商戶,進而借助商戶渠道,觸達更多長尾客戶,獲取相關客戶行為數據,開展諸如精準營銷、消費信貸等業務,從而擴大零售客群規模,提升移動端的客戶活躍度和忠誠度等。

支付寶上線的“發唄”功能,是探索銀行批發業務(如代發工資、批量獲客等)的重要嘗試。短期看,只是影響商家向其少數員工的轉賬。長遠來看,支付寶的支付功能,解決了個人面向個人(C2C)的小額轉賬,該功能已經極大的沖擊了銀行的手機銀行轉賬功能,使手機銀行的打開率、活躍度等受到影響;而“發唄”則解決了一對多(B2C)的批量轉賬功能,且轉賬金額每人每筆達到5萬元,每日最高可達20萬,其金額與手機銀行轉賬限額相當!更為嚴重的是,過去依托代發工資,實現公私聯動,是銀行批量獲客、攬存和構建護城河的關鍵之舉,在代發的基礎上,銀行可以掌握客戶的工資收入數據、工資變動情況以及所處行業、家庭及職業等信息,基于此類數據,可構建立體的客戶畫像,實現精準營銷,同時基于薪資數據,可以開展自營貸款等業務,實現差異化的信貸利率等。代發業務的價值,遠遠超過業務本身,代發工資客戶是銀行最有價值的客戶群體,是銀行實現B2B2C營銷的關鍵。在零售業務已經被互聯網巨頭搶占的情況下,批發業務若再被切割,銀行零售轉型、批量獲客留存或許更為艱難。

筆者認為,“發唄”功能,可能對銀行今后的獲客、轉化及活躍度等均產生較大影響,從更廣泛的層面上看,甚至會對銀行的零售業務轉型帶來不小的沖擊。銀行本身的線上獲客及運營能力先天不足,長期以來依賴線下渠道獲客,特別是依托公私聯動,批量獲客;而“發唄”則是從線下場景切入,以中小微商戶為抓手,滿足其轉賬結算的業務需求,進一步增強了商戶的粘性,實現商戶及其雇員的資金在支付寶體系內流動。

當然專家也指出了,“發唄”更適合于小型商戶,如個體戶、包工頭、小餐館等,不大適合大一點的企業,一般正規企業發放工資的流程比較長。但是在各行份份零售轉型的趨勢下,中小微商戶的價值已今非昔比,我們過去費盡心力所作的聚合支付、社區金融,不就是為了拓展中小微商戶?特別是對于區域性中小銀行而言,本地區的中小微商戶價值巨大。今日是中小微商戶被分割,明日或許就是中小微商戶的上游供應鏈企業再被分割,今日是中小微商戶雇員工資代發業務被取代,明日或許就是更多批量業務被逐步替代,業務總是環環相扣,待規模初現,自然水到渠成。

當年支付寶依托銀行賬戶,推出支付賬戶時,各行不以為意,最終,銀行的底層賬戶開放,造就了支付賬戶的繁榮,而銀行賬戶退居幕后,銀行的信息中介乃至信用中介功能極大的弱化,支付寶等三方支付機構借助互聯網和支付賬戶,擁有了豐富的場景和巨大的流量優勢,挾客戶需求、客群規模與各行談判,各行悔之晚矣。而今,依托“發唄”的一對多轉賬功能,進一步挖掘商戶價值,探路B端賦能,支付寶在下一盤大棋,銀行還需謹慎為好,線上運營能力先天不足,是既定事實,徜若線下場景、優勢(批發)業務再被分割,未來展業形勢,確實難言樂觀。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