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輪扎堆IPO!上市真能成互金平臺的免死金牌嗎?

2019年伊始,互金平臺“51公積金管家”的運營方——杭州煎餅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請。據IPO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9月,該平臺坐擁5270萬用戶和2050萬公積金數據,實現營業收入1個億,其中72%來自“貸款促成服務”。緊接著的1月11日,另一家互金平臺“合眾e貸”也向美國證監會提交了IPO招股書,申請在納斯達克上市。 

據蘇寧金融研究院不完全統計,隨著“51公積金管家”和“合眾e貸”IPO申請的提交,2018年以來上市或者提交招股書的互金平臺高達13家,其中美股8家,港股5家,遠超2017年互金上市潮中7家平臺扎堆上市的記錄(參見下表)。

綜合網絡公開數據可以發現,這一波上市潮主要集中在2018年的下半年,上市平臺的整體表現并不理想。其中,“凡普金科”和“我來貸”的申請確認失效,薩摩耶金融從2018年9月份提交招股書至今,一直沒有結果,而其他平臺即使實現了上市,市值大都也處于下滑的狀態。 

互金平臺為何急于上市? 

相對2017年互金行業的高速增長,2018年互聯網金融行業的發展堪稱一波三折。從年初現金貸新規落地,各平臺增長放緩,資產質量惡化;到年中的爆雷潮,據統計,60%的平臺在此次爆雷潮中倒下;再到年底,平臺間分化加劇——頭部平臺謀求轉型,尋找新的增長點,而尾部平臺在各地監管的督促下,實現良性退出。 

如此逆境之下,各互金平臺的上市熱情卻不減反增。究其原因,主要包括四個: 

(1)監管趨嚴,成本走高 

隨著一系列監管政策的出臺和落地,互金平臺的運營成本一路走高。 

一方面,在資產端,從2017年底出臺“現金貸新規”,到2018年上半年發布“催收自律公約”,再到2018年下半年流傳出來的《商業銀行網絡貸款管理辦法》草稿(雖然后來被刪除,但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監管的態度和方向),監管部門從放貸資質、綜合費率、風控要求、催收規范、數據保護、助貸合作六個方面,對信貸資產的生產進行了規范。以上每一項監管措施的落地,在控制風險和保護消費者的同時,也提升了平臺的運營成本。 

另一方面,在資金端,互聯網資管新規的出臺進一步限制了平臺的融資途徑,進而提升了融資成本。 

(2)競爭激烈,盈利預期下降 

互聯網金融行業的競爭日趨激烈:一方面,賽道變窄——受到監管增強的影響,許多業務被限制甚至禁止,對于互金機構,可供發揮的賽道變窄;另一方面,選手增加——除了銀行、消費金融公司、小貸公司、互金平臺等傳統的互聯網金融參與者,互聯網流量巨頭、信托公司、租賃公司等機構也紛紛入場。 

近日,春秋航空通過與云南信托合作,上線了一款分期產品“春秋白花花”,如同先前上線的今日頭條“放心借”,滴滴“滴水貸”、美團“生活費”,互聯網金融服務正通過不同的渠道,滲透到消費者身邊。 

競爭加劇的結果是互金平臺盈利預期的下降,反映在頭部互金平臺的凈利潤率上,宜人貸的凈利潤率由2017年一季度的33.5%降到2018年三季度的13.4%,趣店的同期利潤率也由55.7%降至35%。反映到估值方面,大部分的互金平臺都發生了市值下滑,其中,趣店、維信金科、51信用卡和小贏科技的股價甚至已經跌破了自身發行價的50%。

上市平臺尚且如此,擬上市平臺的估值壓力更大,如此也推動他們在盈利下滑預期兌現前盡快實現上市。 

(3)業績對賭,資本退出 

各個互金平臺背后,實際上是一系列資本方。在創立的初期,為了支撐高速增長,各互金平臺往往會通過多輪股權融資引入不同的資本方。按慣例,在取得資本方資金和資源支持的同時,平臺創始團隊一般需要和資本方簽署充滿挑戰性的業績對賭協議——即在一定時期內達成某種業績指標或者實現上市,否則創業團隊需要對資方的投資進行回購或者股權被稀釋,失去對于平臺的控制權。 

在業績對賭的壓力下,互金平臺的創始團隊表現出更大的動力去促成平臺的迅速上市。 

(4)外部市場下行,投資熱情轉冷 

除了前述的內因,外部資本市場的表現也會直接影響到平臺的估值,甚至順利上市的可能性。 

往往在牛市中,投資者的情緒較高,平臺更容易成功上市,而估值也水漲船高,熊市中則相反。 

港股由2018年2月進入下行區間,如今的恒生指數,相比最高點,已跌去20%,而美股也在2018年9月進入下行區間,納斯達克指數較最高點跌去15%。 

外部資本市場的牛熊轉換、持續下行,也推動擬上市互金平臺選擇在市場進一步下跌、投資人氣冷落前,盡快實現上市。 

總之,無論是監管趨嚴、競爭加劇、業績對賭所引起的“內憂”,還是市場下行、最佳上市時間窗口逐漸關閉的“外患”,各方的壓力都會推動有能力的互金平臺,向資本市場發起一輪又一輪的沖刺。 

上市對互金平臺發展真的有用嗎? 

對于出海上市,互金平臺表現出極大的熱情,然而,上市對互金平臺的發展真的有用嗎? 

上市對于互金平臺的影響,可以從下述兩個方面來理解: 

一方面,上市在一定程度上確實可以給互金平臺帶來積極的影響,包括融資和知名度提升。

在融資方面,上市使得平臺可以在資本市場上進行新一輪的資金募集,為運營補充資本金,但目前各平臺的融資規模不大(大都在幾百萬到1億美元以內),與其動輒上百億的交易規模相比,影響有限。

在知名度方面,上市互金平臺的背書對投資者的信心存在一定提振作用,特別是在當前經歷過爆雷潮,投資者信心普遍較低的時期。 

另一方面,上市也不是萬能的,“嚴格風控,穩健經營”仍然是各互金平臺的生命線。

2015年,錢包金融通過一系列的資本運作,借殼A股上市公司奧馬電器,變相實現了該平臺在A股的上市。然而,由于經營不善,風險爆發,2018年8月,錢包金融爆雷。

目前爆出來的逾期規模在1.84億左右(不排除未來還有其他逾期的發生),上市公司銀行賬戶被司法凍結,大股東所持股份被司法凍結,董事和核心高管接連離職,股價連續五個跌停板。由此可見,上市不是互金平臺的免死金牌。 

回歸理性:互金平臺該往何處去? 

直面2019,互金行業逐漸從野蠻生長的狀態回歸到穩健發展,又或者說,回歸到互聯網金融的本質,即借助互聯網技術使得金融能夠覆蓋更加廣泛的人群,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務,進一步提升整個社會的資源配置效率。 

對于有實力的頭部平臺,謀求上市仍然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是如前文所述,上市并不能成為互金平臺的免死金牌,“嚴格風控,穩健經營”依然是各互金平臺的生命線。 

那么,面對充滿不確定性的市場環境、激烈的競爭,互金平臺的路在何方呢?筆者認為,互金平臺要想發展得好,必須要在以下三方面下狠功夫: 

一是聚焦優勢。任何的平臺都會有自己擅長的優勢領域,這種優勢可能來自來于股東資源或者平臺之前的積累。通過聚焦優勢,把優勢業務做深做精,平臺更加容易形成壁壘,提升毛利,在激烈的競爭中贏得生存空間。 

二是降低成本。在行業的高速發展期,跑馬圈地,迅速搶占市場非常重要;而隨著行業逐漸成熟,增長放緩,擴張所帶來的邊際利潤下滑,如何提升管理水平,降低成本,成為提升平臺競爭力的重要因素。 

三是控制風險。金融的本質仍然是風險的管控,如何借助互聯網大數據、平臺之前積累的數據和能力、行業間的共享與合作,提升風險的計量和管理水平,是各個平臺需要考慮的問題。 

最后,筆者想說的是,身處行業寒冷,苦練基本功——嚴控風險、穩健經營、真正地為客戶創造價值的平臺,總能迎來發展的春天。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