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自查報告不代表安全!不少網貸平臺說“心向監管”,卻違規不斷

原來,不是提交自查報告就安全了

“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很誠實”,不少網貸平臺宣稱“心向監管”,但卻仍然踏過紅線、存在諸多違規行為。

截至目前,全國第一階段的網貸機構自查已結束,多地的自律檢查也接近尾聲,北京、上海、深圳與浙江等省市已經進入行政核查階段。日前,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也發文稱,在前期會員機構基本完成自查自糾工作的基礎上,明確自律檢查工作進入非現場檢查階段。

在非現場檢查階段,協會將基于相關風險監測系統,對機構合規性問題分批次進行篩查。據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不完全了解,已有10個省市發布網貸平臺退出指引,引導良性退出。

而就在遞交自查報道不到一個月之時,網貸平臺米寶理財宣布停止運營。12月2日,米寶理財發布公告稱公司實控人陳曉武于11月28日失聯,多方嘗試失敗后,平臺決定停止運營。

此前,米寶理財在宣傳中指出,已于10月31日向吉林省金融辦提交自查自糾報告,成為吉林省首批完成該項合規工作的平臺。陳曉武稱,“后續將把自查自糾階段發現的問題整改落實到位,積極主動地迎接合規備案的新階段。”

從慶祝提交自查報告到實控人失聯,米寶理財只用了28天。而事實上,米寶理財并不是第一家在公告宣傳提交自查報告后出現問題的網貸平臺。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注意到,有投資人在涉事平臺討論區表示,“原來,不是提交自查報告就安全了”。

自查報告并非救命“良方”,卻仍有平臺借此大肆宣傳。11月20日,廣州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關于規范自律檢査期間機構宣傳的通知》,要求杜絕一切形式借用行業自律檢查之名,擅自進行不實宣傳和變相推廣的行為。

嚴規在前

8月中旬,全國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已向各省市網貸整治辦下發《關于開展P2P網絡借貸機構合規檢查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各地于2018年12月底前完成本次合規檢查。

《通知》要求,各網貸平臺要根據“一個辦法,三個指引”所形成的“1+3”制度框架,結合問題檢查108條清單,開展自查工作。而自查報告提交后,還有更為嚴厲的自律檢查和行政核查。

隨后,北京、上海、深圳、山東、杭州等多地相繼啟動網貸平臺自查工作。并在推進過程中,根據本地情況,進一步發布更為嚴格的規定。現今,各地網貸平臺自查工作已基本告一段落,進入合規檢查的下一階段。而距離本次檢查的最后期限也僅剩20余天。

12月6日,深圳市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行業專項整治期間有關行為的通知》要求,整治期間,網貸機構不得新增違規業務,待償余額與出借人數均不得增加。

有消息指出,目前全國范圍內正常運營的P2P平臺約2000家,提交自查報告的平臺超過1500家,遠超監管部門預期。另有消息表示,全國提交自查報告的平臺不超過400家。根據融360網貸評級組重點監測數據,截至11月底,全國正常運營的網貸平臺共計1099家。

數據存在較大差異,也說明了網貸行業發展存在亂象。而這也意味著,隨著監管政策的收緊,提交自查報告、開展進一步合規檢查工作,成為網貸平臺自救的重要手段。

根據監管規定,網貸平臺合規經營除相應的基本條件外,還需具備ICP經營許可證、國家信息系統安全等級保護三級認證(即“三級等保”)和銀行資金存管等3項資質。

據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此前報道,357家已經提交自查報告的網貸平臺中,僅有127家獲得ICP經營許可證。此外,網貸天眼數據顯示,全國共886家平臺接入銀行存管。隨著銀行存管“白名單”的披露,平臺資金存管的難度也有所提升。提交自查報告的網貸平臺中,同時擁有3項資質的更是少數。

為進一步規范網貸行業發展,多地已經開始開展退出引導工作。據不完全統計,已有11個省市發布網貸平臺退出指引。目前,浙江已有6家P2P平臺應監管要求而退出或轉型,分別為貴人貸、予財緣、晴天助、順心理財、金滿盈、中網國投。此外,上海也有1家網貸機構——板凳理財被要求退出。

其中,杭州平臺予財緣因沒有達到備案要求,被金融辦要求清退。上海平臺板凳理財因存量資金過小,由國家互金整治辦建議良性退出。其他則是因為市場環境惡化,監管部門建議退出。而發布公告稱將進行業務轉型的金滿盈,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后遭浙江麗水市公安局立案偵查。

據經濟參考報消息,隨著合規檢查和退出引導工作的進行,行業中平臺數量呈逐步減少趨勢。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11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下降至1181家,相比10月底減少25家,累計停業及問題平臺達到5245家。

違規在后

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了解到,根據監管部門要求,本次驗收過程中,各網貸機構要確保報告內容及數據的真實性,在后續的行政核查中,如發現存在內容不真實、故意瞞報、漏報、弄虛作假等情況,將實行“一票否決制”。即出現虛假情況的網貸平臺,網貸整治辦有權直接對其進行取締。

然而,還未到行政核查階段,便有多家平臺被指“頂風作案”。11月8日,深圳網貸平臺恒富在線公告表示,“熱烈慶祝恒富在線提交《自查報告》,全場最高減60%居間服務費”。11月15日,恒富在線母公司恒富金融集團發布資產重組公告,承諾向投資人支付部分利息。

隨后,恒富金融官網發布公開信表示,公司私募基金產品投資標的現已出現暫時性的資金流動問題,導致目前兌付困難。日前,更有部分投資者聚集恒富金融辦公場地,要求公司董事王富貴以及龍藝佳還錢。

不僅母公司麻煩纏身,恒富在線自己也并不好過。11與26日,恒富在線發布《關于展期功能上線的公告》稱,將上線展期功能,并宣稱“延長本息回收期限,但也能獲得不低于原標的年化利率的利息收益。”,但并未公布具體的展期時間。而其推薦人獎勵活動也于11月起暫停。

據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此前報道,恒富在線已經對平臺主打的三大產品之二的“恒營貸”與“恒分期”暫停發布標的。其中,“恒營貸”已于2018月10月16日不再更新標的。相關標題信息顯示,恒富在線有違規拆標的嫌疑。同時,恒富在線高管兼恒富金融董事長王天貴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根據恒富在線官網,恒富在線不具備ICP經營許可證。資金存管接入華興銀行,而華興銀行目前尚未通過資金存管系統測評。

而深圳另一P2P平臺世紀金服,不僅不具備ICP經營許可證和三級等保資質,就連其披露的資金存管也存在疑問。

10月12日,世紀金服發布公告稱獲得監管層認可,已向監管部門提交了最后的合規自查報告補充資料,由此正式完成自查資料的報送。11月9日,世紀金服發布情況說明公告指出平臺出現逾期,將停止發標,暫停運營。“屢屢出現出借人來到平臺辦公場地粗暴要求兌付逾期項目資金的情況,嚴重干擾了平臺的正常運營。”

被甩鍋的投資人對此并不買賬,多次投訴世紀金服逾期后未給出兌付方案,同時質疑其涉嫌虛假宣傳。

世紀金服官網顯示,其客戶資金由合作銀行管理,“資金安全隔離,出借更放心”。但并未具體披露是哪一家銀行,而根據網貸天眼數據,世紀金服與恒富在線同樣,接入華興銀行存管。

據了解,對接華興銀行資金存管的P2P平臺,若其賬號密碼能成功登錄名為“投融資平臺”手機App,則說明該平臺已接入華興銀行存管,反之則未對接。

經查證,使用恒富在線帳號時,可正常登錄華興銀行開發的存管驗證查詢平臺。相應的世紀金服平臺賬號,無法登錄該平臺,這也使得世紀金服資金存管更加撲朔迷離。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嘗試向世紀金服客服求證,最終未能取得聯系。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