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大數據»正文

數據在數字經濟時代的關鍵之處在哪里?

原標題:數字經濟時代, 數據是怎樣一種關鍵要素?
在數字經濟時代, 數據在經濟活動中的作用變得越來越重要, 不僅能夠幫助人們更好地組織和規劃生產經營, 更能有效地進行判斷和預測。 所有這些, 都能夠為社會創造出巨大的財富。 在這種背景下,
它理所應當被認為是一種新的生產要素。
近年來, 數字經濟越發成為中國經濟的新增長源。 最近落幕的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首次面向全球發布互聯網領域的最新學術研究成果, 并公布了目前世界各國互聯網發展報告。 其中有數據指出, 2016年, 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高達22.58萬億元, 位列全球第二。
最近中央政治局就“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進行了集體學習, 更是明確提出“要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 這一論述首次明確了數據是一種生產要素, 并肯定了其在發展數字經濟過程中所起的關鍵作用。
數據已成為新的生產要素
所謂生產要素, 是一個經濟學的范疇, 它指的是生產經營中所需要的各種社會資源。 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生產力條件下, 生產要素所包含的內容有很大不同。
在農業社會中, 生產的投入主要是土地和勞動力,
因此這兩者就是最重要的生產要素。 威廉·配第說“土地是財富之母, 勞動是財富之父”就是這個道理。
隨著第一次工業革命的進行和資本主義的發展, 資本在經濟發展中所扮演的作用開始變得重要, 因此亞當·斯密為代表的古典經濟學家開始主張將資本也納入到生產要素的范疇中來。
到了19世紀末, 第二次工業革命接近尾聲, 社會生產力有了很大躍升, 經濟活動逐步走向了規模化、組織化, 此時組織本身就成為了生產的關鍵。 在這種背景下, 馬歇爾在其《經濟學原理》中, 就把組織列為了和土地、勞動、資本并列的第四種生產要素。 此后, 隨著生產力的進步和生產方式的改變, 技術、信息的作用逐漸開始被人認識, 因此也逐步被認為是生產要素。
現在, 我們已經步入了數字經濟時代, 數據在經濟活動中的作用變得越來越重要。 它不僅能夠幫助人們更好地組織和規劃生產經營,
更能有效地進行判斷和預測。 所有這些, 都能夠為社會創造出巨大的財富。 在這種背景下, 它理所應當被認為是一種新的生產要素。
大規模數據才有經濟價值
既然數據是一種重要的生產要素, 那么其生產效率和分配效率都會對經濟的總體發展起到關鍵作用。 為了讓更多數據被有效生產出來, 同時讓生產出來的數據得到更為有效的配置和利用, 科學設計相關的規則, 規范人們的數據生產和交易行為就變得極為重要。 而要做到這點, 就必須首先理解數據這種生產要素的特征。
與其他生產要素相比, 數據究竟有哪些獨特之處呢?在我看來, 主要有如下幾個方面:
第一, 數據的生產需要很高的成本投入, 但是其復制成本卻很低。 要將經濟生活中的情況記錄下來, 再格式化為數據, 需要很多軟硬件投入,
需要很多的人工, 因此其成本很大。 但是, 一旦數據生產出來, 對其進行復制就會容易很多。 一個爬蟲軟件, 就能讓人毫不費力地在很短時間內下載到大量的數據。
第二, 數據具有很強的互補性, 規模、維度、及時性等, 對其作用的發揮都會產生很大影響。 數據包含的信息密度是很低的, 當數據的規模很小, 維度很少, 或者及時性較差時, 它們對生產和經營決策所能起到的作用是很小的。 只有大規模、高維度、及時性很強的“大數據”才能有效發揮規模經濟和范圍經濟, 此時數據才具有經濟價值。
第三, 數據在生產和使用過程中, 會產生很多外部性。 例如, 在獲得數據的過程中, 可能會干預到人們的隱私, 并產生一些相應的后果。
讓數據發揮作用還需設計出配套制度
為了讓數據更好地發揮其作用, 在設計相關法律法規的時候, 就必須考慮到以上幾個特點。
具體來說, 如下幾個方面必須要引起重視。
首先, 應當加強數據產權的界定和保護。 只有在產權明晰的前提下, 人們才會有更大的積極性搜集、整理數據, 數據的交易活動才能有序運行, 很多不必要的糾紛才會被避免。 在這個背景下, 出臺相關的法律法規, 界定數據產權, 定紛止爭, 就變得十分迫切了。 在這個過程中, 應當十分重視產權分配對交易成本和數據使用效率產生的影響, 從而讓數據的使用和流轉變得更有效率。
其次, 應當積極鼓勵數據的交易, 讓數據的規模經濟和范圍經濟充分發揮。 應當設計相應的機制, 減少數據交易中的成本, 讓數據進行有效流通, 讓最需要獲得數據的人能夠及時獲得數據。
再次, 應當對數據的外部性問題進行重新認識。 在很多情況下, 隱私保護都是限制數據有效流通的一個重要考量。 但在數據經濟條件下, 我們必須對此進行反思。應當認識到,隱私權是一個歷史的范疇,并且從其最初含義看,也只是在侵權背景下才被提及的。因此,只要數據使用者可以進行必要的脫敏處理,并保證數據不進行二次傳播,那么隱私保護就不應該成為限制數據流通的一個重要理由。
總之,認可數據的生產要素地位,這是關鍵一步。但怎樣讓這種要素的作用得到更好發揮,還需要我們在深刻理解其性質的基礎上,設計出良好的配套制度和規范,這一點,依然任重而道遠。 我們必須對此進行反思。應當認識到,隱私權是一個歷史的范疇,并且從其最初含義看,也只是在侵權背景下才被提及的。因此,只要數據使用者可以進行必要的脫敏處理,并保證數據不進行二次傳播,那么隱私保護就不應該成為限制數據流通的一個重要理由。
總之,認可數據的生產要素地位,這是關鍵一步。但怎樣讓這種要素的作用得到更好發揮,還需要我們在深刻理解其性質的基礎上,設計出良好的配套制度和規范,這一點,依然任重而道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