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訓貸的陷阱浮出水面 數百人入坑

在第三方投訴平臺21CN聚投訴上,涉及“百度有錢花”的投訴從2016年6月至今共計109條,其中約90%為“培訓貸”投訴。

甚囂塵上的“校園貸”因監管嚴厲趨于沉寂之后,“培訓貸”的陷阱又浮出水面。與“校園貸”主要面向學生群體的消費需求不同,“培訓貸”關注有意學習職業技能的學生、找工作的畢業生群體,當然也包括部分剛剛參加工作的勞動者。而且,“培訓貸”遠比校園貸存在更多的陷阱、騙術。

2016年4月至今,北京、上海、深圳等地陸續上演“培訓貸”騙局。大量培訓機構冒充企業發布招聘信息,在求職者面試時聲稱提供崗前培訓,培訓后提供6000元以上月薪,以此誘導求職者簽署培訓就業協議,且通過“免息、分期”貸款等名義為求職者申請培訓貸款。貸款作為培訓費,由放款機構直接撥款給培訓機構,而求職者則是貸款人。

但事實上,大多求職者在開始培訓不久后就發現了培訓機構的真面目,以及“6000元月薪”的謊言。但此時,培訓機構的“培訓費”已經落袋為安,考生要求退學、退款的訴求大多被以各種理由推脫、搪塞,甚至也有培訓機構攜款跑路,而求職者卻不得不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承擔每月不菲的還款額。

“培訓貸”受害人發起了近百起投訴

目前,百度旗下的百度有錢花是與眾多教育培訓公司合作的機構之一。

在第三方投訴平臺21CN聚投訴上,涉及“百度有錢花”的投訴從2016年6月至今共計109條,其中約90%為“培訓貸”投訴。21CN聚投訴為目前除“315”之外投訴量最高的投訴平臺,2016年該平臺接到有效投訴45986件,同比2015年的15803件上升了190%。

來自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吉林、江蘇、湖南各地的“培訓貸”受害人發起了近百起投訴,大部分受害人遭遇的騙局均遵循“招聘、培訓包工作、免息貸款”的模式,而且,多個培訓機構在提出貸款之前,先以“發放補貼、工資卡”等名義,收集了受害人的銀行卡、身份證、手機號等信息,并且要求受害人安裝百度錢包,并認證、綁定。

記者統計,大多“培訓貸”騙局具有“假招聘”、“真培訓”、“高額貸款”、“高利貸”等性質,雖然基本都宣稱無息貸款,但記者調查發現,“培訓貸”年利率大多在15%-25%之間,貸款1.5萬元,24個月總還款額超過2萬元。

在眾多投訴案例中,涉及人員最多的是深圳網云、深圳海納、深圳深軟三家培訓機構,這三家培訓機構均為同一法人,大量學員在此三家培訓機構上當受騙,并且申請了“百度有錢花”貸款,貸款金額均在1.6萬、1.8萬左右,兩年還清。

2016年8月,深圳龍華新區勞動監察大隊以“未獲得辦學許可證”查封這三家機構,責令該機構退還培訓費。但大多學員并未收到培訓費退款,卻依然要承擔還款業務。雖然百度在投訴回應中表示“等待政府部門的解決方案做進一步處理”,但學員反映稱多次接到催款公司電話要求學員還款。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個成立于2016年5月、名為“培訓貸款被騙新群”的QQ群中,匯集了超過470名受害人,統計出的不良培訓機構超過50家,部分受害人在昵稱備注中注明了“培訓機構”、“貸款方”等信息,其中,除“百度有錢花”之外,上榜金融產品還包括貸貸熊、長城睿銀、蠟筆分期等。

“無證經營”屬于普遍現象

除了上述三家培訓機構之外,“無證經營”屬于投訴案例中的普遍現象,目前尚不知此類培訓機構如何通過百度等金融產品的審核。

需要指出,根據相關規定,正規社會教育培訓機構應當辦理教育部門的辦學許可證、物價部門收費許可、工商登記等資料。然而,證照俱全的社會教培機構并不多,培訓機構的監管也處于“兩不管”地帶。

大多無證機構均先在工商部門注冊教育咨詢公司,再以咨詢名義開展教育培訓。而辦學過程中,因為沒有在教育部門備案,教育部門無法監管,而工商部門通常又不會對機構招生資質、教學質量、師資來源、經營內容等進行詳細監管。此類亂象始終未見改觀。

除了對經營資質存在審核漏洞之外,“百度有錢花”對“培訓協議”的審核也形同虛設。21CN聚投訴平臺主編潘俊珺告訴記者,在百度錢包APP中,“百度有錢花”的教育貸款告知中寫明:“如果您未能與學校簽署上課協議,貸款不生效。如果發生退款,錢款將直接退回百度”。但在一投訴案例中,百度并未執行這一約定。

投訴天地瑞安、百度有錢花的黃先生告訴記者:“我感覺有問題的時候并未與培訓機構簽署任何協議,但培訓機構在此之前收集了我的信息、手機,替我做了貸款操作。”在其后向百度客服投訴時,黃先生告訴百度“我根本沒有給他們簽協議”,但百度仍要求黃先生“與培訓機構協商”。雖然該貸款合同無效,但“百度有錢花”并未按照協議約定要求培訓機構退款。潘俊珺認為:“本投訴暴露出百度有錢花的運營問題——對其商戶涉騙營銷的縱容。”

目前,部分投訴人已經讓百度撤回貸款,但很多已經支付了數百、數千元不等的利息或者違約金。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