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財經資訊»正文

存管大考來臨,沒有存管的平臺,你還投嗎?

2017年被稱為互聯網金融的監管“關鍵年”。 春節以后, 各地針對轄區內網貸平臺的監管辦法陸續出臺。 繼廈門、廣東、北京等地先后頒布地方性網貸機構備案管理辦法之后, 2月23日, 銀監會也下發了《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 這是今年以來首個國家級的網貸行業監管細則,
P2P網貸行業的合規走也向也愈漸清晰。
網貸合規之路坎坷頗多, 據盈燦咨詢不完全統計, 截至2017年2月20日, 全國共有188家正常運營平臺宣布與銀行簽訂直接存管協議, 約占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總數量的8%。
在與平臺簽訂直接存管協議的銀行中, 廣東華興銀行最為積極, 目前已與66家P2P平臺簽訂協議;其次是江西銀行, 簽約31家;浙商銀行和廈門銀行排名第三和第四, 分別簽約18家和14家;民生銀行排名第五, 簽約9家;徽商銀行簽約8家排名第六;其他銀行分別簽約1到6家不等。
每日金融記者發現, 其中真正與銀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統對接的平臺僅有99家, 占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總數量的4%。 銀行存管的數量和速度不盡如人意, 與此同時, 記者了解到, 越來越精明的投資人也在調整平臺投資比例, 用腳投票。
投資人:撿存管的平臺優先投 沒存管隨時撤票
“這個平臺沒存管,
我還是提現了算了。 ”“現在沒接存管的平臺客服都說在對接了, 不知道該相信誰。 ”記者在近期與投資人溝通中發現, 隨著合規漸行漸近, 投資人對待投資平臺的態度也發生著不小的變化。
“前兩年都是看利率, 中了幾個雷, 太鬧心了, 投下來辛辛苦苦投資也就保本, 我還是穩穩當當投資了。 ”某位投資網貸3年多的投資人對每日金融表示, 現在平臺利息都低了, 會優先選擇實現資金存管的平臺, “沒有存管的, 了解團隊的話也會投資, 但會隨時關注平臺動向”。

“利息現在才10%左右, 要是為了這么點利息中雷可太不劃算, 我把安全考量是放在第一位的。 ”另一位知名投資人泰山向每日金融透露。
每日金融在與近百位網貸投資人的調查中發現, 超過半數的投資人表示在意所投平臺是否進行銀行存管, 70%的投資人表示如果到5月平臺還沒有存管的明確證明,
就會撤回自己的投資資金。

與此同時, 年關剛過部分平臺卻已經感受到了市場的陣陣寒意。
“現在C端投資人的顧慮越來越多, 一降息就會跑掉很多, 不降息市場競爭太大了我們不能虧太多。 ”重慶某中小平臺負責人表示, 由于經營車貸業務, 接洽機構資金相對容易, 已經考慮不發展線上平臺, 僅保留其展示功能。
另一方面, 少數平臺也在擁抱市場的巨大潛力。 某央企旗下的全資平臺, 利率僅6%, 卻在未做任何公開推廣的情況下上線15天幕資5000萬。 “我們是央企全資, 上線就是已經存管的系統, 客戶都是口碑傳播的, 注冊用戶人均投資額超過3.2萬了。 ”該平臺負責人向每日金融表示。
網貸平臺:有的備戰“高考” 有的還在觀望
2016年11月22日、12月2日, 每日金融分別在成都和重慶兩地舉辦了平臺銀行存管的閉門會議, 邀請到了某股份制銀行進行存管研討。
兩場會議上平臺負責人對存管普遍很感興趣, 但存管落實又存在各種障礙和顧慮。
“目前80%的平臺不符合銀行的存管要求, 一部分平臺不愿意承擔存管成本還想暫時觀望, 實現存管的平臺占比很小。 ”某位熟悉行業的人士向每日金融表示, 他認為存管是平臺的試金石, 雖然不能上存管不代表平臺沒有運營能力, 但能接存管很說明問題。
“廣東的平臺最近炸開鍋了, 都像備戰高考一樣在準備材料!”深圳某平臺COO向每日金融表示, 廣東的行業細則2月14日出臺, 到規定完成備案的4月30日, 只有75天時間, “大家都在和時間賽跑”。
“情人節出臺的細則在我們群里炸開鍋了, 大家都不過節了, 開了幾天會布置工作。 ”另一位廣東平臺負責人表示, 細則出臺后合規的倒計時就列在了會議室, 銀行存管也已經排隊, 爭取4月30日之前能上線成功。
據了解,
出臺網貸行業監管細則的廣東、廈門等地平臺很積極在準備備案材料和聯系存管, 西南地區還普遍在觀望政策風向。
如果要做就要存 時間越來越少
2015年12月28日, 《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出臺, 安排了18個月過渡期。 2016年8月24日, 《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出臺, 安排了12個月的過渡期。
受這兩個《暫行辦法》過渡期越來越短的影響, 本月以來, 廈門、廣東、北京等地方政府陸續出臺了針對轄區內網貸平臺的監管辦法。 這也讓各地的網貸平臺感到合規的緊迫性。
不過, 就算不考慮地方細則的時間節點, 按照此前銀監會《暫行辦法》要求在今年8月26日達成合規計算, 到目前為止也只有半年時間。 據廣東華興銀行存管接入商、深圳銘淏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技術部負責人介紹, “技術部拿到接口后, 從接口分析、設計、開發、測試、到上線, 這期間快則大概兩個月左右,慢點的大概要三四個月。同時,還需要考慮銀行投產時間的安排,據我們了解到,現在很多銀行排隊都已經排到5月份。”
“但這僅僅是技術層面,再加上前期與銀行對接、資料審核、盡調,時間的確是比較緊張的。”同時他建議平臺,如果要接入存管要趁早,因為在四五月份,平臺集中接入存管,那么審核時間、排隊時間可能更久,同時接近整改期末期,再加上投資人出現撤資等操作的話,平臺的將面臨的壓力是巨大的,稍不注意,有可能就丟掉市場。”
廣州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方頌對媒體表示,如果平臺怠慢整改工作的話,第二十二條明確提出,提供虛假信息、拒不整改或整改期滿仍不符合有關規定的,省金融辦有權注銷其備案。
“如果未來還是要做網貸業務,那么現在政策已經基本明確了需要什么條件,銀行存管是必要條件,所以存與不存沒什么好猶豫的。”熟悉網貸行業的深圳頭狼資本CEO陳岸向每日金融表示。
每日金融與四川某相關部門負責人溝通時也得到回復,要求存管肯定要做到,余下的時間越來越少。 這期間快則大概兩個月左右,慢點的大概要三四個月。同時,還需要考慮銀行投產時間的安排,據我們了解到,現在很多銀行排隊都已經排到5月份。”
“但這僅僅是技術層面,再加上前期與銀行對接、資料審核、盡調,時間的確是比較緊張的。”同時他建議平臺,如果要接入存管要趁早,因為在四五月份,平臺集中接入存管,那么審核時間、排隊時間可能更久,同時接近整改期末期,再加上投資人出現撤資等操作的話,平臺的將面臨的壓力是巨大的,稍不注意,有可能就丟掉市場。”
廣州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方頌對媒體表示,如果平臺怠慢整改工作的話,第二十二條明確提出,提供虛假信息、拒不整改或整改期滿仍不符合有關規定的,省金融辦有權注銷其備案。
“如果未來還是要做網貸業務,那么現在政策已經基本明確了需要什么條件,銀行存管是必要條件,所以存與不存沒什么好猶豫的。”熟悉網貸行業的深圳頭狼資本CEO陳岸向每日金融表示。
每日金融與四川某相關部門負責人溝通時也得到回復,要求存管肯定要做到,余下的時間越來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