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財經資訊»正文

P2P新規限制資產轉讓 利好ABS兩路徑

網絡借貸的監管落地, 正對其他證券業務的預期帶來影響。

《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下稱辦法)日前已正式公布, 意味著P2P行業首部基本法正式確立。

辦法規定, 網貸信息中介機構不得從事包括自融或變相自融等13項禁止行為;其中“自行發售理財等金融產品募集資金”、“開展類資產證券化業務或實現以打包資產、證券化資產、信托資產、基金份額等形式的債權轉讓行為”引起了業內高度關注。

目前確有不少平臺存在通過P2P平臺來實現證券資產、債權轉讓等類證券化的模式。 上述條款的落地, 可能使這一模式下的部分資產證券化(下稱ABS)需求向其他渠道轉移, 進而刺激正規模式下的ABS業務并對其構成利好。

不過, ABS、P2P相關監管執行的不確定性可能給這一預期帶來變數。 例如部分P2P平臺可能會將自身定義為非P2P的理財平臺, 進而規避網貸辦法的管理;監管層若對P2P債權抱有成見, 則其能否成為ABS的基礎資產類型也尚待觀察。

利好ABS兩路徑

《辦法》對有關“類證券化”、“債權轉讓”等模式的限制, 其實在不少互金平臺屢見不鮮。

據記者調查, 目前涉嫌存在上述行為的平臺主要模式有不少于以下三類。

一是部分網貸平臺或通過其下設的理財子平臺, 將企業端的存量債權向個人投資者拆分、轉讓;二是部分平臺對關聯方或合作方的資管計劃、信托收益權等金融資產進行拆分出售;三是部分平臺采取定向委托投資模式, 通過關聯公司募集資金, 以合格的投資者身份來對接相關私募產品。

在新規之下, 上述多種模式的合規性都將面臨考驗。

“原來是找到資產放在平臺上賣, 現在這種模式未必行得通了, 一個是最高單筆100萬和多平臺500萬的額度限制, 這讓B端的資產轉讓很難開展, 雖然這樣還可以通過設立多個法人主體來進行分散融資, 但目前資產打包轉讓行為本身也禁止了, 可以看出監管層是希望在P2P業務上實現真正的C端對C端。 ” 北京地區一家P2P平臺負責人認為。

但該類業務受到限制后, 仍然強烈的資產轉讓、變現需求被ABS人士所注意。

“其實早期P2P做資產平臺的主要原因還是國內ABS發展的過于緩慢導致的。 ”華北一家券商固定收益部負責人表示, “未來資產如果不能通過P2P平臺進行轉讓, 那么ABS可能會成為一個更合理的選擇。 因為ABS有更強的合規保障, 買方和賣方都是金融機構端的資源, 市場定價上也更有效率。 ”

在業內人士看來, 上述限制條款對正規ABS的利好體現在兩個層面, 一是新規對資產轉讓的限制會迫使相當一部分無法釋放的資產轉讓需求, 逐漸向正規的ABS渠道轉移。 二是監管明確下, P2P平臺本身也有可能成為ABS業務資產端的重要供應方, 即以整頓驗收合規后的P2P平臺債權作為基礎資產開展ABS業務。

事實上, 此前的確有部分機構在尋找相關的業務機會。

“我們一直在尋找打通證券化和互聯網金融平臺合作的機會。 ”2015年時, 一家投資于互金平臺的大型PE機構副總裁曾告訴記者,

“之前也讓我們投的一些項目和券商聯絡過, 但因為監管原因, 推進并不順利。 ”

而《辦法》的落地正在一定程度消解管理人對P2P債權作為基礎資產的合規性顧慮。

“我們之前看了不少項目, 但考慮過互聯網金融和P2P監管辦法沒有出來, 所以也抱有遲疑的態度。 ”恒泰證券一位ABS人士表示, “但《辦法》出來之后, P2P債權做ABS至少在平臺遴選的合規層面提供了可參考性。 ”

不確定性仍存

雖然互聯網金融的資產轉讓亂局, 正隨著辦法落地得到整治, 但其最終能否真正走向ABS渠道, 也存在著不確定性。

例如互金平臺中的資產轉讓方若試圖通過ABS模式實現變現, 其單筆項目的資產體量需要達到一定規模, 且承擔較P2P更高的管理費用。

“P2P轉讓的資產規模不是特別大, 但ABS需要達到一定的量級才行, 因為如果發行少了管理人就會不賺錢, 而且ABS還要經歷漫長的盡調、備案等周期,

效率偏低, 在資金端ABS是對接機構的, 有賣不出去的風險。 ”8月29日, 燈卓投資董事姚劍鋒表示, “僅從目前政策環境看, 用互聯網金融平臺來轉讓資產仍是比較快捷、實用的渠道。 ”

前述P2P平臺負責人則認為, 雖然網貸辦法限制了平臺從事資產轉讓等業務, 但不排除部分平臺會通過“規避P2P認定”的方式繼續進行監管套利。

“現在還有哪幾個平臺還說自己是P2P的, 連陸金所都說自己不是P2P, 是金融資產交易所。 ”前述P2P平臺負責人坦言, “以前都叫某某貸, 后來都叫某某所, 再到現在都叫某某金融, 業務也是什么都做, 相當于把自己定位于綜合互金平臺了, 這種平臺歸哪個部門、哪個辦法具體管, 沒有說法。 ”

此外, P2P平臺的債權雖然不在ABS業務的負面清單之上, 但其最終能否被認定為合規資產, 也存在一定變數。

“首先P2P平臺的清理整頓就需要一定的時間, 而且最終平臺債權能否成為合格的基礎資產, 這在實際經驗上沒有案例佐證,監管窗口禁止也并非不可能。”前述固收負責人強調,“不過平臺是有動力來參與ABS的,因為ABS本身會給P2P平臺形成一定的背書效應,平臺資產都掛到交易所被投資機構接盤了,顯然會被更多C端的投資者認可。”

以P2P債權作為基礎資產的第二個不確定性則在于,其原始權益人存在定位上的游離。“P2P債權的持有人肯定是分散著的投資者,ABS之后設立SPV(專項計劃)把債權買過來之后,原始權益人是平臺還是原來投資者存在一定爭議,理論上平臺只是一個資產運營機構。”深圳地區一家券商資管部投資經理表示,“之前有集合信托的ABS有類似操作,但這種模式能否復制到P2P領域,還有待觀察。”

這在實際經驗上沒有案例佐證,監管窗口禁止也并非不可能。”前述固收負責人強調,“不過平臺是有動力來參與ABS的,因為ABS本身會給P2P平臺形成一定的背書效應,平臺資產都掛到交易所被投資機構接盤了,顯然會被更多C端的投資者認可。”

以P2P債權作為基礎資產的第二個不確定性則在于,其原始權益人存在定位上的游離。“P2P債權的持有人肯定是分散著的投資者,ABS之后設立SPV(專項計劃)把債權買過來之后,原始權益人是平臺還是原來投資者存在一定爭議,理論上平臺只是一個資產運營機構。”深圳地區一家券商資管部投資經理表示,“之前有集合信托的ABS有類似操作,但這種模式能否復制到P2P領域,還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