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財經資訊»正文

借貸寶矛盾焦點:年化最高達556%的逾期管理費

張亮, 曾是一名進口食品業務員, 收入不菲, 現在終日奔波在追債的路上;詹志華, 曾是一個招生老師, 月薪8000, 有房有車, 還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 現在卻要每天在路邊擺攤乞討律師費;陳倫文, 曾是一名小業務員, 生活普通, 沒有大起大落, 現在卻有家不敢回。

三個人來自不同的地方, 從事著不同的職業, 現在, 他們稱自己為“借貸寶受害者”。

不久前, 主打“熟人借貸”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借貸寶公布了上線一周年運營數據, 宣布平臺注冊用戶達到1.28億, 累計交易額800億元, 單日交易峰值10億元。 作為一個去年8月份才上線的平臺, 借貸寶發展速度十分驚人, 顯然坐穩了互聯網社交金融的第一把交椅。

然而, “擊鼓傳花”式的連環貸、高額的逾期管理費, 讓這條互聯網金融社交鏈條變得十分脆弱。

賺利差:“危險的游戲”

“借錢不需要任何審批, 金額、利率、期限都可自定”“借錢給熟人更放心”“人脈變錢脈, 人人都是金融家”……今年3月, 第一次登錄借貸寶官網時, 這樣的宣傳字眼讓張亮熱血沸騰, 然而, 僅僅5個月之后, 身背34萬元債務的張亮, 每天的心都像“貓抓一樣難受”。

每天無數次, 張亮都會打開手機上的借貸寶App, 看看自己借出去的錢回來了沒有,

可結果總是令人失望, 只有一個個逾期提醒告訴他, 他有多少錢需要償還。 原本只是想用4萬元積蓄賺點利息的張亮, 在幾個月內, 迷失在借貸寶“擊鼓傳花”式的連環貸中。

“游戲”是這樣開始的。 起初, 張亮只是將自己的本金以一個約定的利率和金額, 掛到借貸寶上, 供自己的借貸寶好友借用。 但很快, 他發現, 有更好的賺錢方式。

借貸寶主打“熟人借貸”, 默認借款雙方是認識的, 并因此對彼此做“信用背書”。 同時, 由于每個人有不同的朋友圈, 利用不同朋友之間的信息不對等, 借貸寶上的用戶可以以較低的利息借入, 然后再以較高的利息借出, 從中可以賺取利差。 借貸寶甚至上線了一個名為“賺利差”的服務, 只要你的朋友足夠多, 便可以讓兩個互不相識的人形成借貸關系, 而你則可以“無本賺利差”, 這就是所謂的“人脈變錢脈”。 但有一點,

如果原始借款人違約, 這筆借款得由賺利差的人負責償還, 類似于線下擔保人利用自身信用對債權進行擔保賺取擔保費的做法。

張亮迅速加入了“低吸高貸”的行列, 然而, 逾期隨之而來。 3月底, 張亮借出去的錢開始產生逾期, 4月末, 逾期金額達到7萬多元, 更讓他焦慮的是, 借來的錢也開始逾期, 時至今日, 已經產生了10幾萬元的逾期管理費。 如今, 他一共有39萬元的應收賬款, 而應付賬款有34萬元。

“先秒先回”:停不下的借款腳步

“真想回到不知道借貸寶的時候, 日子不富裕, 卻也沒有那么多紛爭,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寧夏銀川的借貸寶用戶陳倫文在接受《IT時報》記者采訪時苦笑著說。 2015年8月8日, 陳倫文注冊了借貸寶, 可以說是借貸寶最早的一批玩家, 可他怎么也不會想到, 這個選擇會讓現在的他過得如同過街老鼠。

陳倫文是個90后, 在一家公司做小業務員。

注冊了借貸寶之后, 他想通過平臺實現自己多賺點錢早點買房結婚的心愿, 便通過平臺將自己積攢的3.8萬元借了出去。 但隨著在借貸寶的圈子里越待越久, 他的圈子也慢慢擴大, 認識了很多寶友(借貸寶好友簡稱)。 陳倫文回憶, 最多的時候, 有3000多個借貸寶好友。

事實上, 為了讓這場“擊鼓傳花”的游戲玩下去, 借貸寶熟人圈里早已不只是真正的熟人, 為了積攢更多人脈, 找到更低利息的出借人和更高貸款利率的借款人, 很多借貸寶放貸人通過各種方式添加“寶友”。

如果匹配了自己的通訊錄以后, 沒有發現寶友, 借貸寶會在App里向你推薦“可能認識的人”, 如果希望快速漲粉吸引關注, 在淘寶上花上30元, 就可以得到1000名活躍寶友, 或者通過QQ群、微信群添加互不相識的人。 根據借貸寶的規則, “賺利差”的玩法可以不停地玩下去, 只要存在利差, 一筆借款可能在經過幾位寶友的連環借貸之后,

月息從1分漲到2分。 更有一些寶友, 直接在群里“叫賣”低息借款或者高息放貸, 通過線下溝通, 再到平臺上交易。

此外, 寶友的等級也很重要。 等級高的用戶, 可以有更多的關注人數和被關注人數, 凈借入額也節節增高。 比如一個“柜員”級別的用戶, 只能關注1000人, 凈借入40萬元, 而一個最高級別的“金融大亨”, 關注上限是3000人, 凈借入額度為100萬元, 借入和賺利差總額度可達300萬元。

想要提升等級, 可以, 提高你的積分。 根據借貸寶官方網站介紹, 多發起借入、借出、賺利差等交易, 積分就越多;在賺利差交易中獲得更高的利差, 掙得越多積分越多;多加好友, 積分也會增加。

這樣的規則, 讓人欲罷不能。 然而, 陌生寶友間的借貸, 讓還款開始變得不可控。 每個人都知道, 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 都會讓這個鏈條斷掉, 產生連鎖逾期, 但每個人都心存僥幸, 希望鏈條沒那么快斷掉。可現實總是殘酷的。

今年5月底,陳倫文的鏈條斷了。他的一個借款對象被別人逾期了,導致還不上陳倫文的借款,而陳倫文也因此沒辦法償還自己的上家。為了不讓自己借進來的錢逾期,陳倫文開始借新還舊,在借貸寶里繼續借錢,以償還此前的欠款。同時,為了盤活借款對象,他利用借貸寶“先秒先回”的功能為借款對象延了期,希望對方能夠趕緊湊到錢填自家的坑。

所謂“先秒先回”,是指債權人為了不讓債務人的借款因為逾期變成死循環,自己再出一筆錢,讓債務人還清舊賬,新賬時間重新計算。也就是說,為了盤活整個鏈條,債務人根據上筆欠款的本金和利息,重新開一個借款標的,而陳倫文則去“秒殺”,將錢借給對方,以“新賬還舊賬”。當然,陳倫文秒殺的錢同樣是借來的。

然而,第二次到期的欠款依然沒有被償還,陳倫文的希望破滅了,借出的錢收不回來,借入的錢又增加了。陳倫文開始刪除他的寶友,如今,3000人只剩800人,而這800人里,又有500人發生了逾期。

人人催:不知何時能收回的錢

成都寬窄巷子旁邊,每到下午2點鐘,就會有一個衣著并不襤褸卻自稱乞丐的人在路邊乞討,他是詹志華。他自稱曾是一名招生老師,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本來年底打算和女友結婚。

作為一名純出借人,詹志華并沒有參與前文所言的“低吸高貸”,所有的投入都是自己的本金。一開始,他只投入了10萬元,慢慢地,被逾期的次數越來越多,為了“復活”自己的借款人,詹志華一次次使用“先秒先回”,讓對方可以想辦法還錢。可撒出去的錢越來越多,能回來的卻越來少。時至今日,詹志華在借貸寶里投入了55萬元,其中大約54萬元都被逾期了。

詹志華手機里保存著很多逾期的截圖,這些逾期的人里,最長的逾期了300多天,而最短的,也逾期了60多天。絕望的他選擇不斷在網上曝光,并在街頭控訴借貸寶,言辭激烈。這種激烈的言辭讓借貸寶也注意到了詹志華,近日,詹志華收到了法院傳票,借貸寶以詹志華侵犯名譽權為由,將其告上了法庭。

“后面的路或許很難走,我打算用一生時間和借貸寶死磕到底。”詹志華說道。

詹志華如此不滿,源自對借貸寶催收系統的不滿。

根據借貸寶對記者的回應,平臺建立了龐大的催收系統,逾期15日以內,以電話提醒為主;逾期第16天后,進行高壓電話催收,并將向借款人部分好友推送其違約記錄并開始計收特別逾期管理費;逾期46天起,平臺將委托位于全國各地的第三方進行上門催收;逾期第76天,平臺將借款人違約記錄上傳至合作征信平臺、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等機構;并在出借人發起訴訟完成債權轉讓后,平臺將對借款人提起民事訴訟。并在除北京之外,借貸寶已在云南省昆明市、江蘇省蘇州市、廣東省中山市、湖南省長沙市、四川省成都市和西藏自治區達孜縣六地成立子公司,落實全國訴訟。

在借貸寶的App里,也有一個“人人催”功能,任何人都可以注冊并搶單,幫助借貸寶催繳逾期的欠款,而債權人則可以在App里看到相關的催收進度。 

不過,到現在為止,詹志華的錢一筆都沒有被追回來,張亮的借款也只被催收回來2000元,他被迫自己“人肉催款”。福州、海口、廈門、哈爾濱,張亮穿梭在各個城市之間,最終也只拿回了一筆欠款。

陳倫文借出去的錢也還沒收回來,但他的欠款逾期之后,自己也成了借貸寶的催收對象,催收團隊給他所有的好友包括父母都打了電話,“現在錢也沒了,信譽也沒了,我甚至寫好了遺書,準備沖到欠款人家里和對方同歸于盡。”

矛盾焦點:年化最高達556%的逾期管理費

借貸寶高額的逾期管理費,正是焦點所在。

根據借貸寶平臺和用戶之間的協議規定,借款人逾期次日起按“截至當日未償還本息總額×0.1%/天”的標準支付給借貸寶基礎逾期管理費,而逾期第16日要按照“未償還本金、利息、罰息與基礎逾期管理費之和×20%”的算法支付特殊逾期管理費,逾期第76日,這個比例上升為30%,罰息跟平臺上約定的利息一致。

這個逾期管理費有多高?可以按照平臺的規定算一筆賬,以借入“1萬元/年化24%/7天”為例,到期原本應該支付本息共10046元。但如果逾期16天,則需要支付210元的利息和罰息,163元的基礎逾期管理費和2075元的特別逾期管理費。按此計算,如果你選擇在這一天還款,10046元的本息共需償還2449元,當日逾期年化利率是556%。如果逾期到第76天,特別逾期管理費將上升至3551元,加上利息和罰息,一共需償還5387元,10046元的當日逾期年化是258%。即使是前15天里的基礎逾期管理費0.1%/天,年化也達到了36.5%。

2015年發布的《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中規定,網絡借貸包括個體網絡借貸(P2P)和網絡小額貸款。在個體網絡借貸平臺上發生的直接借貸行為屬于民間借貸范疇,受合同法、民法通則等法律法規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司法解釋規范。根據最高法民間借貸的規定,年利率低于24%屬于司法保護區,年利率在24%-36%之間的,屬于自然債務區,超過36%,則是無效區,不受法律保護。

對于逾期管理費,借貸寶曾解釋,與民間借貸司法解釋中出借人收取的各種費用的法律性質不同,并非利息或變相利息,而是第三方基于催收工作,并根據平臺借款合同的約定而收取的服務費用。第三方催收機構的收費標準為欠款總額的5%到40%不等,借貸寶本身在管理費中沒有實質盈利。不過,通過工商信息查詢發現,這個第三方催收機構是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借貸寶母公司)設立的全資子公司——人人催科技有限公司。

在一個500人的借貸寶投訴微信群里,多名投訴人向記者抱怨,他們的償還意愿在高額的逾期管理費面前無能為力,并表示,他們的寶友里有90%以上的用戶逾期。但借貸寶對此進行了否認,并表示經統計發現,平臺用戶逾期超75天的逾期率約1%左右。

專家:防范龐氏騙局

8月24日,銀監會、工信部、公安部、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聯合發布了《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下簡稱《辦法》),《辦法》強調P2P的信息中介屬性,平臺要嚴守信息中介定位,并完善征信系統、信息披露工作以及風控手段。而根據辦法第十二條第三款“保證融資項目真實合法,并按照約定用途使用借貸資金,不得用于出借等其他目的。”

業內人士認為,連環借貸風險在于,一旦鏈條末端的債務人出現違約風險,很容易引起連鎖反應,并從末端逐級向上傳導,如果每次傳導到的那個環節也無法兌現其“擔保”責任,則將進一步向上傳導,直至整個鏈條全部出現違約風險,但如果其中任何一級兌換了其“擔保”責任,則風險傳導將會終止,如果末端的債務人還款之后,整個鏈條的風險也將全部解除。

借貸寶官方回復記者稱,借貸寶建立了一套完整科學的貸前、貸中、貸后風控系統。借貸寶采用了基本風控措施,如嚴格的五要素實名認證,與多家國內知名征信機構建立戰略合作關系,建立立體追債系統等。

從實際操作來看,借款人輸入身份證、銀行卡、肖像、電話后就可以完成身份審核,而學歷、學校、工作等信息都由借款人自己填寫,借貸寶并不做審核,只是提醒“信息由本人填寫,請注意鑒別信息真實性”。此外,“借錢不需要任何審批,金額、利率、期限都可自定”的口號,“左手借入、右手借出”的行為以及“假熟人”的寶友圈,暗藏風險。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聯網金融行業內人士表示,此前支付寶曾上線的“借條”功能和借貸寶差不多,但由于借條被不法分子利用導致用戶損失,支付寶不勝其擾,于是暫停了這一功能,至今再未上線。“但借貸寶作為一個純信息中介,對賺利差的宣傳有點過重,人們受到的引誘太大,有一定的鼓動性,也讓產品偏離熟人借貸的本質。”

更讓人擔心的是,“做一個不是那么恰當的比喻,借貸寶就好比開了一個賭場,每個人都可以在里面坐莊開一場龐氏賭局,借舊債來還新債。投資者愿者上鉤,入局唯一的條件就是先加個好友成為所謂的熟人。防范借款人通過網絡借貸平臺來實施龐氏騙局,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是金融監管部門必須重視的。”一位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北大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黃卓認為,借貸寶是P2P行業里少見的純“信息中介”模式,作為一個純信息中介,有一種風險需要監管,就是“對信息披露的監管,因為信息披露是金融定價的核心。當然對于信息中介在保證信息公正準確披露方面的監管還有待完善。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個,設置單個借款人通過網絡平臺借款的上限,是一個有力的監管措施。”

8月25日,借貸寶回應,稱對18-22歲的在校大學生進行特別限額保護,借款額度上限為8000元。

希望鏈條沒那么快斷掉。可現實總是殘酷的。

今年5月底,陳倫文的鏈條斷了。他的一個借款對象被別人逾期了,導致還不上陳倫文的借款,而陳倫文也因此沒辦法償還自己的上家。為了不讓自己借進來的錢逾期,陳倫文開始借新還舊,在借貸寶里繼續借錢,以償還此前的欠款。同時,為了盤活借款對象,他利用借貸寶“先秒先回”的功能為借款對象延了期,希望對方能夠趕緊湊到錢填自家的坑。

所謂“先秒先回”,是指債權人為了不讓債務人的借款因為逾期變成死循環,自己再出一筆錢,讓債務人還清舊賬,新賬時間重新計算。也就是說,為了盤活整個鏈條,債務人根據上筆欠款的本金和利息,重新開一個借款標的,而陳倫文則去“秒殺”,將錢借給對方,以“新賬還舊賬”。當然,陳倫文秒殺的錢同樣是借來的。

然而,第二次到期的欠款依然沒有被償還,陳倫文的希望破滅了,借出的錢收不回來,借入的錢又增加了。陳倫文開始刪除他的寶友,如今,3000人只剩800人,而這800人里,又有500人發生了逾期。

人人催:不知何時能收回的錢

成都寬窄巷子旁邊,每到下午2點鐘,就會有一個衣著并不襤褸卻自稱乞丐的人在路邊乞討,他是詹志華。他自稱曾是一名招生老師,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本來年底打算和女友結婚。

作為一名純出借人,詹志華并沒有參與前文所言的“低吸高貸”,所有的投入都是自己的本金。一開始,他只投入了10萬元,慢慢地,被逾期的次數越來越多,為了“復活”自己的借款人,詹志華一次次使用“先秒先回”,讓對方可以想辦法還錢。可撒出去的錢越來越多,能回來的卻越來少。時至今日,詹志華在借貸寶里投入了55萬元,其中大約54萬元都被逾期了。

詹志華手機里保存著很多逾期的截圖,這些逾期的人里,最長的逾期了300多天,而最短的,也逾期了60多天。絕望的他選擇不斷在網上曝光,并在街頭控訴借貸寶,言辭激烈。這種激烈的言辭讓借貸寶也注意到了詹志華,近日,詹志華收到了法院傳票,借貸寶以詹志華侵犯名譽權為由,將其告上了法庭。

“后面的路或許很難走,我打算用一生時間和借貸寶死磕到底。”詹志華說道。

詹志華如此不滿,源自對借貸寶催收系統的不滿。

根據借貸寶對記者的回應,平臺建立了龐大的催收系統,逾期15日以內,以電話提醒為主;逾期第16天后,進行高壓電話催收,并將向借款人部分好友推送其違約記錄并開始計收特別逾期管理費;逾期46天起,平臺將委托位于全國各地的第三方進行上門催收;逾期第76天,平臺將借款人違約記錄上傳至合作征信平臺、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等機構;并在出借人發起訴訟完成債權轉讓后,平臺將對借款人提起民事訴訟。并在除北京之外,借貸寶已在云南省昆明市、江蘇省蘇州市、廣東省中山市、湖南省長沙市、四川省成都市和西藏自治區達孜縣六地成立子公司,落實全國訴訟。

在借貸寶的App里,也有一個“人人催”功能,任何人都可以注冊并搶單,幫助借貸寶催繳逾期的欠款,而債權人則可以在App里看到相關的催收進度。 

不過,到現在為止,詹志華的錢一筆都沒有被追回來,張亮的借款也只被催收回來2000元,他被迫自己“人肉催款”。福州、海口、廈門、哈爾濱,張亮穿梭在各個城市之間,最終也只拿回了一筆欠款。

陳倫文借出去的錢也還沒收回來,但他的欠款逾期之后,自己也成了借貸寶的催收對象,催收團隊給他所有的好友包括父母都打了電話,“現在錢也沒了,信譽也沒了,我甚至寫好了遺書,準備沖到欠款人家里和對方同歸于盡。”

矛盾焦點:年化最高達556%的逾期管理費

借貸寶高額的逾期管理費,正是焦點所在。

根據借貸寶平臺和用戶之間的協議規定,借款人逾期次日起按“截至當日未償還本息總額×0.1%/天”的標準支付給借貸寶基礎逾期管理費,而逾期第16日要按照“未償還本金、利息、罰息與基礎逾期管理費之和×20%”的算法支付特殊逾期管理費,逾期第76日,這個比例上升為30%,罰息跟平臺上約定的利息一致。

這個逾期管理費有多高?可以按照平臺的規定算一筆賬,以借入“1萬元/年化24%/7天”為例,到期原本應該支付本息共10046元。但如果逾期16天,則需要支付210元的利息和罰息,163元的基礎逾期管理費和2075元的特別逾期管理費。按此計算,如果你選擇在這一天還款,10046元的本息共需償還2449元,當日逾期年化利率是556%。如果逾期到第76天,特別逾期管理費將上升至3551元,加上利息和罰息,一共需償還5387元,10046元的當日逾期年化是258%。即使是前15天里的基礎逾期管理費0.1%/天,年化也達到了36.5%。

2015年發布的《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中規定,網絡借貸包括個體網絡借貸(P2P)和網絡小額貸款。在個體網絡借貸平臺上發生的直接借貸行為屬于民間借貸范疇,受合同法、民法通則等法律法規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司法解釋規范。根據最高法民間借貸的規定,年利率低于24%屬于司法保護區,年利率在24%-36%之間的,屬于自然債務區,超過36%,則是無效區,不受法律保護。

對于逾期管理費,借貸寶曾解釋,與民間借貸司法解釋中出借人收取的各種費用的法律性質不同,并非利息或變相利息,而是第三方基于催收工作,并根據平臺借款合同的約定而收取的服務費用。第三方催收機構的收費標準為欠款總額的5%到40%不等,借貸寶本身在管理費中沒有實質盈利。不過,通過工商信息查詢發現,這個第三方催收機構是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借貸寶母公司)設立的全資子公司——人人催科技有限公司。

在一個500人的借貸寶投訴微信群里,多名投訴人向記者抱怨,他們的償還意愿在高額的逾期管理費面前無能為力,并表示,他們的寶友里有90%以上的用戶逾期。但借貸寶對此進行了否認,并表示經統計發現,平臺用戶逾期超75天的逾期率約1%左右。

專家:防范龐氏騙局

8月24日,銀監會、工信部、公安部、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聯合發布了《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下簡稱《辦法》),《辦法》強調P2P的信息中介屬性,平臺要嚴守信息中介定位,并完善征信系統、信息披露工作以及風控手段。而根據辦法第十二條第三款“保證融資項目真實合法,并按照約定用途使用借貸資金,不得用于出借等其他目的。”

業內人士認為,連環借貸風險在于,一旦鏈條末端的債務人出現違約風險,很容易引起連鎖反應,并從末端逐級向上傳導,如果每次傳導到的那個環節也無法兌現其“擔保”責任,則將進一步向上傳導,直至整個鏈條全部出現違約風險,但如果其中任何一級兌換了其“擔保”責任,則風險傳導將會終止,如果末端的債務人還款之后,整個鏈條的風險也將全部解除。

借貸寶官方回復記者稱,借貸寶建立了一套完整科學的貸前、貸中、貸后風控系統。借貸寶采用了基本風控措施,如嚴格的五要素實名認證,與多家國內知名征信機構建立戰略合作關系,建立立體追債系統等。

從實際操作來看,借款人輸入身份證、銀行卡、肖像、電話后就可以完成身份審核,而學歷、學校、工作等信息都由借款人自己填寫,借貸寶并不做審核,只是提醒“信息由本人填寫,請注意鑒別信息真實性”。此外,“借錢不需要任何審批,金額、利率、期限都可自定”的口號,“左手借入、右手借出”的行為以及“假熟人”的寶友圈,暗藏風險。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聯網金融行業內人士表示,此前支付寶曾上線的“借條”功能和借貸寶差不多,但由于借條被不法分子利用導致用戶損失,支付寶不勝其擾,于是暫停了這一功能,至今再未上線。“但借貸寶作為一個純信息中介,對賺利差的宣傳有點過重,人們受到的引誘太大,有一定的鼓動性,也讓產品偏離熟人借貸的本質。”

更讓人擔心的是,“做一個不是那么恰當的比喻,借貸寶就好比開了一個賭場,每個人都可以在里面坐莊開一場龐氏賭局,借舊債來還新債。投資者愿者上鉤,入局唯一的條件就是先加個好友成為所謂的熟人。防范借款人通過網絡借貸平臺來實施龐氏騙局,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是金融監管部門必須重視的。”一位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北大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黃卓認為,借貸寶是P2P行業里少見的純“信息中介”模式,作為一個純信息中介,有一種風險需要監管,就是“對信息披露的監管,因為信息披露是金融定價的核心。當然對于信息中介在保證信息公正準確披露方面的監管還有待完善。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個,設置單個借款人通過網絡平臺借款的上限,是一個有力的監管措施。”

8月25日,借貸寶回應,稱對18-22歲的在校大學生進行特別限額保護,借款額度上限為8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