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區塊鏈»內容

幣圈涼了,區塊鏈新紀元?

導讀:幣圈虛假的泡沫已經慢慢地褪去, 行業逐漸地回歸了理性, 幣圈涼了, 區塊鏈開啟了新一輪的發展。

10年前, 一位網名叫中本聰的天才程序員發表了一篇名為《比特幣:一種點對點式的電子現金系統》的論文, 開啟了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時代。

現在, 我們將那個時代稱為區塊鏈1.0,因為這一批以比特幣為代表的數字貨幣僅僅實現了價值流轉的功能。 比特幣本身無法再擴展應用, 發幣還是一件有技術門檻的事情。

又過了5年, 另一個天才程序員、年僅19歲的維塔利克·布特林寫出了以太坊的白皮書。 區塊鏈進入了2.0時代。 以太坊是一個開放的平臺, 只要稍微懂點編程技術, 復制粘貼代碼創建項目代幣, 就可以向投資者募集數字貨幣資產, 這成了2017年最火熱的詞匯ICO(首次代幣公開發行)。

“ICO就相當于種子輪公司直接上納斯達克。 ”一位幣圈人士對《鳳凰周刊》做了通俗的比喻。

ICO打開了幣圈的財富之門, 也打開了一個潘多拉魔盒, 一時間牛鬼蛇神悉數上場發幣, 成為幣圈掠奪財富的最大推手。

如今, 區塊鏈號稱要進軍3.0時代, 要在貨幣和金融領域之外實現大規模的應用。 然而, 從2018年的下半年開始, 整個數字貨幣市場陷入冷清, 大規模應用更無從談起。 比特大陸創始人吳忌寒給區塊鏈場景應用的落地時間劃出了一個期限——10年。 “所有的落地嘗試, 以及這一波的項目, 我認為幾乎絕大多數都會失敗, 它們真正的機會窗口在未來可見的幾年中都不會到來。 但我相信在未來10年快要結束的時候, 會看到一些有趣的項目開始出現。 ”

01

消失的泡沫

以太坊創始人維塔利克在去年9月召開的以太坊產業峰會上公開宣稱, “如果你和一般受過教育的人交談, 他們可能至少聽說過區塊鏈一次。 這個領域任何事物都不再有千倍的增長機會了。

”比特幣和其它數字貨幣之前6到7年的增長, 得益于市場營銷, 而“這種策略正在接近死胡同”。

盡管這一說法遭到一些人的反對, 如全球最大數字資產交易所幣安的創始人趙長鵬就和維塔利克隔空叫板, 認為“加密數字貨幣市場將來絕對會增長1000倍甚至更多”。

但所有人都不能否認的是, 相比于2018年初的火爆, 這個市場如今的確冷清了很多。 與一年多來的高點相比, 比特幣的價格跌落了三分之二, 以太坊更是跌去了超過八成, 全民瘋狂炒幣的日子已經不再。

但這還是幣圈“茶壺里的風暴”, 真正引爆輿論的是, 去年7月3日晚間, 一段名為“李笑來割韭菜”的錄音突然在各微信群中瘋傳。 錄音中, 前新東方英語教師、號稱“比特幣首富”的李笑來, 以非常不客氣的態度點評了EOS、Ripple、以太坊、萊特幣、量子鏈、小蟻幣等大紅大紫的區塊鏈項目,

將區塊鏈領域的投資邏輯赤裸裸地揭示為“培養大IP, 收割流量”。

此事在圈外成了丑聞, 一位幣圈人士私下表示:“自從出現李笑來事件, 不敢在我同學朋友面前說我在幣圈, 現在幣圈名聲不太好。 ”而在圈內, 雖然引發了一些爭議, 但大家又不得不承認李笑來說出了圈子的事實, 點出了眼下這個混亂圈子里真實的賺錢邏輯。

此后, 事態進一步延燒, 去年9月10日晚, OK集團創始人徐明星在上海浦東下榻的酒店被投資者圍堵, 并最終引來了當地警方, 徐在警局滯留近24小時才得以離開。 這一事件的起因是, 9月5日下午5點多, 各種主流數字貨幣價格突然大幅跳水, 而據多名投資者反映, 就在幣價跌幅最為劇烈的時候, OKEx交易平臺突然出現APP閃退、平臺無法登錄等問題, 合約投資者損失慘重。 OKEx平臺之后解釋為技術故障, 但投資者們并不買賬, 截至記者發稿, 此事仍未有一個妥善的處理方法。

2017年9月4日以后, 中國政府就宣布叫停所有的代幣發行融資活動, “九四事件”成為中國幣圈發展的分水嶺。 自那以后, 交易所和項目方紛紛遠遁海外, 礦場被逐步清理, 鏈圈則努力撇清和幣圈的關系, 將區塊鏈標榜為做底層技術, 和炒幣有天壤之別。

然而, 在一個靠炒作可以牟取十倍、百倍乃至千倍利益的灰色市場上, 誰又能沉下心來安心做用戶和技術呢?“坐莊”是這個圈子無法逃脫掉的詞匯, 莊家割韭菜的游戲每天都在上演。 主流幣種尚且不能避免集中化的趨勢, 根據火幣區塊鏈研究院的報告, 2018年7月4日這一周,比特幣前1000個地址持有36.01%的比特幣,以太坊的集中程度更高,前1000個地址持有59.01%的幣。

市場上形形色色的各類空氣幣就更是如此,資本方募集資金(Token Fund,通證基金),以機構投資人的身份拿到極低價格的項目代幣,一部分代幣通過代投流入少部分投資者手中,真正走上二級市場流通的幣價格已經很高,中間還會被交易所以“上幣費”的名義狠狠“薅羊毛”。

上幣后,項目交易員、PR和媒體一唱一和——美其名曰市值管理,實質就是操縱幣價,該拉漲時拉漲,該砸盤時砸盤,然后資本方、項目方、交易所三方聯合收割韭菜,這套流程已經成為圈內心照不宣的事實,如此亂象下,也難怪李笑來會說,“如果你隨波逐流地認為價值投資是對的,那你注定是個平庸的人。”

02

幣圈沫割韭菜模式

“這個市場上現在還不存在真正的用戶,只有trader(交易者),沒有user(用戶)。”幣安投資總監張靈在接受包括《鳳凰周刊》在內的媒體采訪時,如是說道。

而對于并不入場投資的吃瓜群眾來說,他們能看到的就是大大小小、名目繁多的區塊鏈會議,門票價格動輒大幾千元,不僅在國內各個城市巡回,還遠銷海外,新加坡、迪拜等等是中國會議方最喜愛的熱門地點。記者拿到的一份迪拜區塊鏈會議招商方案顯示,一群并不知名的中國主辦方,依靠一眾國際大咖名字和游艇、酒店、超模等等元素博取眼球,以20萬元到60萬元不等的價格出售展位,并給予項目方上臺路演、允許項目方現場派發紅包、獲得社區專用營銷軟件等權益。

幣圈涼了,相關的會議自然也跟著涼了不少。去年8月22日下午,一則“關于禁止承辦虛擬幣推介活動”的通知在突然開始網絡上流傳。通知指出,為保護社會公眾的財產權益,保障人民幣的法定貨幣地位,防范洗錢風險,維護金融系統安全穩定,根據全國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關于進一步開展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交易場所清理整治的通知》,現要求各商場、酒店、賓館、寫字樓等地不得承辦任何形式的虛擬貨幣推介宣講等活動,如知悉相關情況,可及時向區處非辦報送。

區塊鏈行業熱衷于開會,因為貨幣本質上是信心的體現,“社群”是區塊鏈項目成功的要素。沒有持續的新投資者入場,貨幣的價格就無法支撐——“布道”,成為了區塊鏈從業者的行為指南。

“存量市場已經被學習好幾次了,韭菜已經被割的血淋淋了,”InVault創始人許斌告訴《鳳凰周刊》,“區塊鏈世界目前沒有非常靠譜的價值估值體系,如果有,那可能是通過信仰來估值。”這種信仰,換個稱謂,我們不妨就稱之為泡沫。如今,泡沫已在退散。

03

圍攻交易所

央行上海總部在去年9月18日發布公告稱,近年來虛擬貨幣相關的投機炒作盛行,價格暴漲暴跌,風險快速聚集,嚴重擾亂了經濟金融和社會秩序。央行明確,互聯網時代的非法金融活動既隱蔽又多變,下一步將加強對124家服務器設在境外但實質面向境內居民提供交易服務的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的監測,實施封堵。還將從支付結算端入手持續加強清理整頓,指導相關支付機構加強支付渠道管理、客戶識別和風險提示,建立監測排查機制,停止為可疑交易提供支付服務,目前有關支付渠道已經排查并關閉了約3000個從事虛擬貨幣交易的賬戶。

由于此前就有消息傳出,市場對這一通知并不意外,但來自央行的正式通知還是讓幣圈不寒而栗。

交易所,是整個數字貨幣市場中礦機生意之外另一個賺得盆滿缽滿的“賣水人”。在主打去中心化的區塊鏈領域,交易所卻是一個龐大的中心化怪物,高額上幣費、聯合做市、內幕交易、虛假交易、盜用用戶資產……種種亂象不一而足。公信寶創始人黃敏強對《鳳凰周刊》坦言:“區塊鏈圈內一共有五種聰明人,最最聰明的人在開交易所,發了幣的項目方是第四聰明的。”

OK、火幣、幣安,是中國投資者最為熟悉的三大交易所。但2018年6月他們一度被火幣網前CTO創立的Fcoin搶去風頭。主打“挖礦即交易”,號稱要革傳統數字貨幣交易所的命:第一天交易,第二天按照100%手續費返還FT,同時用戶共享平臺所有交易手續費的分紅。為了拿到高額手續費返還,用戶持續刷量交易,Fcoin上線半個月即成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最高時期交易量甚至是第二名到第七名的總和。

面對Fcoin洶洶來勢,以幣安趙長鵬為首的主流交易所一邊斥之為“資金盤游戲”,一邊卻不得不應戰。OKEx官方宣布開放共贏計劃,扶持100家“交易即挖礦”模式的交易所,之后幣安也啟動“數字資產交易所開放聯盟計劃”,加碼到1000家。小交易所們爭相效仿,但這些幣和FT一樣,都毫無例外地陷入暴漲暴跌的怪圈。

一炮打響的Fcoin開啟一路狂奔模式,接連推出創業板、免費上幣和幣改試驗區,但這一模式從誕生之日起就有“刷量”的原罪。“我們拉票的話,服務費是10萬元,保證拿下資格前10名。我們的成績是每天4個,全球總共10個名額。”一個名為“Fcoin兄弟會”團隊的工作人員小張賣力地向記者兜售他們的充值刷量服務。原來,Fcoin推出了免費上幣機制,每日0點“累計充值人數排名”中的前10名第二日獲得上幣排期資格,結果,幫助刷量的黑客服務應運而生。

Fcoin的經濟模型并沒有能狂奔太久,很快便陷入了“死亡螺旋”。從去年6月13日起,FT結束了它那一飛沖天的漲勢,從1.2579USDT的價位高處墜落,開始了暴跌之路。2018年8月1日,FT終跌破開盤價。此外,在Fcoin上線的QOS幣、APR幣等多個幣種同樣陷入暴跌怪圈,Fcoin的流量、聲譽都遭受巨大打擊,從巔峰到谷底,Fcoin只用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相比之下,老牌交易所們要走的更為穩健一些。2018年7月10日,維塔利克曾在瑞士一個區塊鏈活動上公開抨擊中心化交易所,稱“希望看到中心化交易所下地獄”,但短期內我們似乎還無法擺脫他們。

幣安自2018年7月轉戰馬耳他以來,動作頻頻,先后在烏干達、列支敦士登、新加坡上線了法幣交易所;火幣創始人李林在去年8月出資收購了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桐城控股,而火幣本身在9月宣布控股在日本擁有合法牌照的BitTrade交易所,在此前的7月,火幣才因為無法取得牌照而宣布退出日本市場。相比之下,OK集團的經歷要更為坎坷,雖然OK集團一直聲稱爭議不斷的OKEx交易所已經剝離,但仍無法否認OKEx曾經屬于OK集團旗下。

而一些傳統交易所也希望能入場分一杯羹。據《彭博》引述知情人士透露,港交所正在考慮收購科技領域的公司,涉及到的有數據、分析及區塊鏈領域相關公司,且正與最少三家投行討論潛在目標。

去年9月14日,美國納斯達克宣布,將收購來自瑞典的交易和實時清算技術提供商Cinnober,后者被稱為數字貨幣友好服務商。它的數字貨幣托管服務,很好的解決了大型機構資金托管的信任問題。

網傳幣安創始人趙長鵬曾經說過,不要問我們什么時候上納斯達克,我們和納斯達克是競爭關系。如今看來,此言不虛,中心化交易所下一步將去往何方?

04

投資在別處

“他(趙長鵬)崛起無非是因為國家“一刀切”的時候,大家關了,他不關,大家退了他不退——因為他是加拿大護照,就那一個月。”在錄音中,李笑來懟了幣安的創始人趙長鵬,也揭出了幣圈所謂“出海”的內幕。據記者了解,業內已經出現了專門從事幣圈移民服務的中介,一本圣茲基護照只需25萬美金,還包括經營管理簽證的打包服務。

只是創始人出去還不夠,在國內“一刀切”禁止ICO的高壓態勢下,交易所和項目的外溢成了必然之選,近至周邊對數字貨幣友好的國家:日本、韓國、新加坡、蒙古、柬埔寨、菲律賓、澳大利亞,遠至美國、巴西、馬耳他、塞舌爾等等。

與中國一衣帶水的日本是數字貨幣監管走得最遠最快的國家,2017年開始就向符合資質的數字貨幣交易所發放牌照,幣安和火幣Pro都因未取得牌照而先后離開日本市場。原本就是全球金融中心的新加坡也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區塊鏈服務體系,眾多區塊鏈項目在此落地,例如火幣網早在2017年10月就將全球業務總部搬到了新加坡,包括量子鏈、唯鏈、溯源鏈等也在新加坡注冊了基金會。

在一些經濟相對不發達或體量較小的國家,區塊鏈成了彎道超車的寄托。在歐洲,馬耳他被稱為“區塊鏈之島”,包括OKex、幣安等在內的數字貨幣交易所已經在當地開展業務。區塊鏈團隊還將業務之手伸向了非洲,例如,幣安在去年6月于烏干達上線了法幣交易所。

在幣圈,有一個不成文的共識,就是海外項目普遍比國內靠譜。“前十位的非中國的數字貨幣還是不錯的。”網名“暴走恭親王”的幣圈老人龔鳴,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非常坦誠地說。

一些海外幣圈鏈圈的名人和項目方也對中國大陸上的區塊鏈熱潮感到好奇。以太坊創始人維塔利克曾數度來華。中本聰團隊第一位參與比特幣項目核心開發的成員Martti Malmi應邀來華,受到媒體圍堵,他表示“中國的幣圈是與世隔離的地方,很想從內部看看是什么樣的情況。”

“我覺得幣圈沒有那么復雜,我們和英超的阿森納球隊有合作,”區塊鏈博彩游戲CashBet創始人Fred Hsu告訴《鳳凰周刊》。創立6年,Cashbet擁有每月超過425萬的月活用戶,平臺支持超過750種不同類別的競猜游戲,有用戶基礎,且拿到國際頂尖球隊俱樂部和博彩網站的合作,這在國內幣圈暫時是不可想象的。

Lino視頻平臺是真格基金投的第一個區塊鏈項目,創立于硅谷,主打海外市場。創始人魏杰全對記者表示,眼下不回到國內,除了國內視頻網站競爭激烈壟斷痛點不明顯,也是因為國內監管態度不明晰,回國風險太大。

但無論國內外,區塊鏈的技術瓶頸都同樣存在,穿透99%的迷霧,那1%的價值在哪里呢?

05

1%的價值?

“現在很多人說區塊鏈+,但不是一個簡單的加號就可以解決的。”本體ONT的商務拓展總監溫萌萌說道,“每一條公鏈都在說怎么解決行業痛點問題,但其實公鏈自己的痛點都還沒有解決。”

溫萌萌所說的公鏈,是區塊鏈的基礎設施建設,但就像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互聯網,目前完全不具備大規模應用的可能:交易吞吐量低、隱私保護差、開發工具匱乏、共識機制不完美、與主流商業體系對接存在障礙。現在市場上大大小小的公鏈繁多,TOP50的數字貨幣有70%都是公鏈項目。可即使區塊鏈革命最終成功,最終也只會有幾條公鏈成為全球共識,其余的都會成為泡沫破滅中的陪葬。

“80%的公鏈會失敗。只有認認真真,有自己的價值觀和分析框架,踏踏實實地一行一行寫代碼的團隊和項目,才有可能成為20%的勝者。”萬向區塊鏈實驗室董事長肖風如是說。

為了提升公鏈性能,各種技術也在爭相演化,比如跨鏈、側鏈、子鏈、分片、閃電網絡、DAG等等,各類共識機制也在努力爭奪“C位出道”,比特幣的PoW(工作量證明機制)效率低下引發挖礦軍備競賽,采用PoS(權益證明機制)的以太坊吞吐量低下極易網絡擁塞,主推DPoS(委任權益證明機制)的EOS近期遭遇了RAM價格暴漲,DApp開發成本高達百萬。巴比特創始人長鋏告訴《鳳凰周刊》,區塊鏈的平等共識、效率和安全是一個不可能三角,要獲得其中兩項就必須舍棄第三項,不可能面面俱到。

相比于這一波區塊鏈創業風潮,大公司在區塊鏈應用的投入更為低調。去年6月25日,港版支付寶AlipayHK完成全球首個基于區塊鏈的電子錢包跨境匯款服務,在中國香港工作22年的菲律賓人格蕾絲完成了現場第一筆匯款,到賬菲律賓錢包Gcash匯款僅需3秒。

馬云表示,利用區塊鏈技術實現跨境匯款是過去半年他最關心的項目之一,“區塊鏈不應該是一夜暴富的技術,而應該解決社會問題。”

2018年6月25日,香港,全球首個基于區塊鏈的電子錢包跨境匯款服務上線,港版支付寶AlipayHK的用戶可以通過區塊鏈技術向菲律賓錢包Gcash匯款。馬云發表演講。

除了支付轉賬,螞蟻金服在公益慈善、互助保險、跨境溯源、防偽溯源等領域均有成功的實踐案例。競爭對手騰訊也不甘落后,從2015年就開始組建區塊鏈技術團隊,2017年發布《區塊鏈技術白皮書》至今,騰訊已經接入800家企業,覆蓋金融、物流、農業等各個方面,下一步還計劃發布區塊鏈游戲產品。

可是,這些區塊鏈應用大多以聯盟鏈為主,肖風對此就持否定意見:“聯盟鏈去掉了幣,只是一個分布式賬本。沒有了幣,也就失去了區塊鏈的核心價值取向,失去了區塊鏈的分布式商業價值。因此,聯盟鏈走不長遠,而這些大公司選擇聯盟鏈,很有可能也無法在區塊鏈上有所建樹。”他認為,未來一條公鏈上有上億個應用,每個應用都有自己價值十萬美元的代幣,區塊鏈行業將會誕生5萬億美元級別的公司。

如果說區塊鏈技術本身看起來還過于虛無縹緲,區塊鏈底層的硬件開發的營收似乎要實在得多。2018年5月15日,世界第二大比特幣礦機制造商嘉楠耘智遞交赴港上市招股書,數據顯示其憑借234名員工一年創收13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高達423.7%。2018年4月,證監會副主席姜洋曾赴嘉楠耘智調研,就釋放了歡迎信號:“不管你們芯片用于什么,本質上都還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們在國內上市。”

但是隨著數字貨幣市場的蕭條,礦機公司上市的路途也變得艱難起來。原定2018年9月遞交上市招股書的比特大陸遲遲未見動靜,不斷有聲音稱:比特大陸的礦機研發不順、重資投資比特幣現金如今已瀕臨破產等等,雖然9月21日比特大陸在格魯吉亞的世界礦工大會上宣布7納米芯片即將量產,也一再否認停止IPO,但數字貨幣的熊市對礦機廠商造成打擊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我們現在處在一個大遷徙時代,正在從現實世界走向虛擬世界,就像當時人類走出非洲。”這是在幣圈享有極高人氣的科幻作家劉慈欣對區塊鏈革命的比喻。幣圈和鏈圈如今的蠻荒、混亂,的確像極了弱肉強食的非洲大草原,不過我們何時能走出來,走出來是否真的是一個新的大陸和紀元呢?

2018年7月4日這一周,比特幣前1000個地址持有36.01%的比特幣,以太坊的集中程度更高,前1000個地址持有59.01%的幣。

市場上形形色色的各類空氣幣就更是如此,資本方募集資金(Token Fund,通證基金),以機構投資人的身份拿到極低價格的項目代幣,一部分代幣通過代投流入少部分投資者手中,真正走上二級市場流通的幣價格已經很高,中間還會被交易所以“上幣費”的名義狠狠“薅羊毛”。

上幣后,項目交易員、PR和媒體一唱一和——美其名曰市值管理,實質就是操縱幣價,該拉漲時拉漲,該砸盤時砸盤,然后資本方、項目方、交易所三方聯合收割韭菜,這套流程已經成為圈內心照不宣的事實,如此亂象下,也難怪李笑來會說,“如果你隨波逐流地認為價值投資是對的,那你注定是個平庸的人。”

02

幣圈沫割韭菜模式

“這個市場上現在還不存在真正的用戶,只有trader(交易者),沒有user(用戶)。”幣安投資總監張靈在接受包括《鳳凰周刊》在內的媒體采訪時,如是說道。

而對于并不入場投資的吃瓜群眾來說,他們能看到的就是大大小小、名目繁多的區塊鏈會議,門票價格動輒大幾千元,不僅在國內各個城市巡回,還遠銷海外,新加坡、迪拜等等是中國會議方最喜愛的熱門地點。記者拿到的一份迪拜區塊鏈會議招商方案顯示,一群并不知名的中國主辦方,依靠一眾國際大咖名字和游艇、酒店、超模等等元素博取眼球,以20萬元到60萬元不等的價格出售展位,并給予項目方上臺路演、允許項目方現場派發紅包、獲得社區專用營銷軟件等權益。

幣圈涼了,相關的會議自然也跟著涼了不少。去年8月22日下午,一則“關于禁止承辦虛擬幣推介活動”的通知在突然開始網絡上流傳。通知指出,為保護社會公眾的財產權益,保障人民幣的法定貨幣地位,防范洗錢風險,維護金融系統安全穩定,根據全國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關于進一步開展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交易場所清理整治的通知》,現要求各商場、酒店、賓館、寫字樓等地不得承辦任何形式的虛擬貨幣推介宣講等活動,如知悉相關情況,可及時向區處非辦報送。

區塊鏈行業熱衷于開會,因為貨幣本質上是信心的體現,“社群”是區塊鏈項目成功的要素。沒有持續的新投資者入場,貨幣的價格就無法支撐——“布道”,成為了區塊鏈從業者的行為指南。

“存量市場已經被學習好幾次了,韭菜已經被割的血淋淋了,”InVault創始人許斌告訴《鳳凰周刊》,“區塊鏈世界目前沒有非常靠譜的價值估值體系,如果有,那可能是通過信仰來估值。”這種信仰,換個稱謂,我們不妨就稱之為泡沫。如今,泡沫已在退散。

03

圍攻交易所

央行上海總部在去年9月18日發布公告稱,近年來虛擬貨幣相關的投機炒作盛行,價格暴漲暴跌,風險快速聚集,嚴重擾亂了經濟金融和社會秩序。央行明確,互聯網時代的非法金融活動既隱蔽又多變,下一步將加強對124家服務器設在境外但實質面向境內居民提供交易服務的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的監測,實施封堵。還將從支付結算端入手持續加強清理整頓,指導相關支付機構加強支付渠道管理、客戶識別和風險提示,建立監測排查機制,停止為可疑交易提供支付服務,目前有關支付渠道已經排查并關閉了約3000個從事虛擬貨幣交易的賬戶。

由于此前就有消息傳出,市場對這一通知并不意外,但來自央行的正式通知還是讓幣圈不寒而栗。

交易所,是整個數字貨幣市場中礦機生意之外另一個賺得盆滿缽滿的“賣水人”。在主打去中心化的區塊鏈領域,交易所卻是一個龐大的中心化怪物,高額上幣費、聯合做市、內幕交易、虛假交易、盜用用戶資產……種種亂象不一而足。公信寶創始人黃敏強對《鳳凰周刊》坦言:“區塊鏈圈內一共有五種聰明人,最最聰明的人在開交易所,發了幣的項目方是第四聰明的。”

OK、火幣、幣安,是中國投資者最為熟悉的三大交易所。但2018年6月他們一度被火幣網前CTO創立的Fcoin搶去風頭。主打“挖礦即交易”,號稱要革傳統數字貨幣交易所的命:第一天交易,第二天按照100%手續費返還FT,同時用戶共享平臺所有交易手續費的分紅。為了拿到高額手續費返還,用戶持續刷量交易,Fcoin上線半個月即成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最高時期交易量甚至是第二名到第七名的總和。

面對Fcoin洶洶來勢,以幣安趙長鵬為首的主流交易所一邊斥之為“資金盤游戲”,一邊卻不得不應戰。OKEx官方宣布開放共贏計劃,扶持100家“交易即挖礦”模式的交易所,之后幣安也啟動“數字資產交易所開放聯盟計劃”,加碼到1000家。小交易所們爭相效仿,但這些幣和FT一樣,都毫無例外地陷入暴漲暴跌的怪圈。

一炮打響的Fcoin開啟一路狂奔模式,接連推出創業板、免費上幣和幣改試驗區,但這一模式從誕生之日起就有“刷量”的原罪。“我們拉票的話,服務費是10萬元,保證拿下資格前10名。我們的成績是每天4個,全球總共10個名額。”一個名為“Fcoin兄弟會”團隊的工作人員小張賣力地向記者兜售他們的充值刷量服務。原來,Fcoin推出了免費上幣機制,每日0點“累計充值人數排名”中的前10名第二日獲得上幣排期資格,結果,幫助刷量的黑客服務應運而生。

Fcoin的經濟模型并沒有能狂奔太久,很快便陷入了“死亡螺旋”。從去年6月13日起,FT結束了它那一飛沖天的漲勢,從1.2579USDT的價位高處墜落,開始了暴跌之路。2018年8月1日,FT終跌破開盤價。此外,在Fcoin上線的QOS幣、APR幣等多個幣種同樣陷入暴跌怪圈,Fcoin的流量、聲譽都遭受巨大打擊,從巔峰到谷底,Fcoin只用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相比之下,老牌交易所們要走的更為穩健一些。2018年7月10日,維塔利克曾在瑞士一個區塊鏈活動上公開抨擊中心化交易所,稱“希望看到中心化交易所下地獄”,但短期內我們似乎還無法擺脫他們。

幣安自2018年7月轉戰馬耳他以來,動作頻頻,先后在烏干達、列支敦士登、新加坡上線了法幣交易所;火幣創始人李林在去年8月出資收購了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桐城控股,而火幣本身在9月宣布控股在日本擁有合法牌照的BitTrade交易所,在此前的7月,火幣才因為無法取得牌照而宣布退出日本市場。相比之下,OK集團的經歷要更為坎坷,雖然OK集團一直聲稱爭議不斷的OKEx交易所已經剝離,但仍無法否認OKEx曾經屬于OK集團旗下。

而一些傳統交易所也希望能入場分一杯羹。據《彭博》引述知情人士透露,港交所正在考慮收購科技領域的公司,涉及到的有數據、分析及區塊鏈領域相關公司,且正與最少三家投行討論潛在目標。

去年9月14日,美國納斯達克宣布,將收購來自瑞典的交易和實時清算技術提供商Cinnober,后者被稱為數字貨幣友好服務商。它的數字貨幣托管服務,很好的解決了大型機構資金托管的信任問題。

網傳幣安創始人趙長鵬曾經說過,不要問我們什么時候上納斯達克,我們和納斯達克是競爭關系。如今看來,此言不虛,中心化交易所下一步將去往何方?

04

投資在別處

“他(趙長鵬)崛起無非是因為國家“一刀切”的時候,大家關了,他不關,大家退了他不退——因為他是加拿大護照,就那一個月。”在錄音中,李笑來懟了幣安的創始人趙長鵬,也揭出了幣圈所謂“出海”的內幕。據記者了解,業內已經出現了專門從事幣圈移民服務的中介,一本圣茲基護照只需25萬美金,還包括經營管理簽證的打包服務。

只是創始人出去還不夠,在國內“一刀切”禁止ICO的高壓態勢下,交易所和項目的外溢成了必然之選,近至周邊對數字貨幣友好的國家:日本、韓國、新加坡、蒙古、柬埔寨、菲律賓、澳大利亞,遠至美國、巴西、馬耳他、塞舌爾等等。

與中國一衣帶水的日本是數字貨幣監管走得最遠最快的國家,2017年開始就向符合資質的數字貨幣交易所發放牌照,幣安和火幣Pro都因未取得牌照而先后離開日本市場。原本就是全球金融中心的新加坡也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區塊鏈服務體系,眾多區塊鏈項目在此落地,例如火幣網早在2017年10月就將全球業務總部搬到了新加坡,包括量子鏈、唯鏈、溯源鏈等也在新加坡注冊了基金會。

在一些經濟相對不發達或體量較小的國家,區塊鏈成了彎道超車的寄托。在歐洲,馬耳他被稱為“區塊鏈之島”,包括OKex、幣安等在內的數字貨幣交易所已經在當地開展業務。區塊鏈團隊還將業務之手伸向了非洲,例如,幣安在去年6月于烏干達上線了法幣交易所。

在幣圈,有一個不成文的共識,就是海外項目普遍比國內靠譜。“前十位的非中國的數字貨幣還是不錯的。”網名“暴走恭親王”的幣圈老人龔鳴,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非常坦誠地說。

一些海外幣圈鏈圈的名人和項目方也對中國大陸上的區塊鏈熱潮感到好奇。以太坊創始人維塔利克曾數度來華。中本聰團隊第一位參與比特幣項目核心開發的成員Martti Malmi應邀來華,受到媒體圍堵,他表示“中國的幣圈是與世隔離的地方,很想從內部看看是什么樣的情況。”

“我覺得幣圈沒有那么復雜,我們和英超的阿森納球隊有合作,”區塊鏈博彩游戲CashBet創始人Fred Hsu告訴《鳳凰周刊》。創立6年,Cashbet擁有每月超過425萬的月活用戶,平臺支持超過750種不同類別的競猜游戲,有用戶基礎,且拿到國際頂尖球隊俱樂部和博彩網站的合作,這在國內幣圈暫時是不可想象的。

Lino視頻平臺是真格基金投的第一個區塊鏈項目,創立于硅谷,主打海外市場。創始人魏杰全對記者表示,眼下不回到國內,除了國內視頻網站競爭激烈壟斷痛點不明顯,也是因為國內監管態度不明晰,回國風險太大。

但無論國內外,區塊鏈的技術瓶頸都同樣存在,穿透99%的迷霧,那1%的價值在哪里呢?

05

1%的價值?

“現在很多人說區塊鏈+,但不是一個簡單的加號就可以解決的。”本體ONT的商務拓展總監溫萌萌說道,“每一條公鏈都在說怎么解決行業痛點問題,但其實公鏈自己的痛點都還沒有解決。”

溫萌萌所說的公鏈,是區塊鏈的基礎設施建設,但就像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互聯網,目前完全不具備大規模應用的可能:交易吞吐量低、隱私保護差、開發工具匱乏、共識機制不完美、與主流商業體系對接存在障礙。現在市場上大大小小的公鏈繁多,TOP50的數字貨幣有70%都是公鏈項目。可即使區塊鏈革命最終成功,最終也只會有幾條公鏈成為全球共識,其余的都會成為泡沫破滅中的陪葬。

“80%的公鏈會失敗。只有認認真真,有自己的價值觀和分析框架,踏踏實實地一行一行寫代碼的團隊和項目,才有可能成為20%的勝者。”萬向區塊鏈實驗室董事長肖風如是說。

為了提升公鏈性能,各種技術也在爭相演化,比如跨鏈、側鏈、子鏈、分片、閃電網絡、DAG等等,各類共識機制也在努力爭奪“C位出道”,比特幣的PoW(工作量證明機制)效率低下引發挖礦軍備競賽,采用PoS(權益證明機制)的以太坊吞吐量低下極易網絡擁塞,主推DPoS(委任權益證明機制)的EOS近期遭遇了RAM價格暴漲,DApp開發成本高達百萬。巴比特創始人長鋏告訴《鳳凰周刊》,區塊鏈的平等共識、效率和安全是一個不可能三角,要獲得其中兩項就必須舍棄第三項,不可能面面俱到。

相比于這一波區塊鏈創業風潮,大公司在區塊鏈應用的投入更為低調。去年6月25日,港版支付寶AlipayHK完成全球首個基于區塊鏈的電子錢包跨境匯款服務,在中國香港工作22年的菲律賓人格蕾絲完成了現場第一筆匯款,到賬菲律賓錢包Gcash匯款僅需3秒。

馬云表示,利用區塊鏈技術實現跨境匯款是過去半年他最關心的項目之一,“區塊鏈不應該是一夜暴富的技術,而應該解決社會問題。”

2018年6月25日,香港,全球首個基于區塊鏈的電子錢包跨境匯款服務上線,港版支付寶AlipayHK的用戶可以通過區塊鏈技術向菲律賓錢包Gcash匯款。馬云發表演講。

除了支付轉賬,螞蟻金服在公益慈善、互助保險、跨境溯源、防偽溯源等領域均有成功的實踐案例。競爭對手騰訊也不甘落后,從2015年就開始組建區塊鏈技術團隊,2017年發布《區塊鏈技術白皮書》至今,騰訊已經接入800家企業,覆蓋金融、物流、農業等各個方面,下一步還計劃發布區塊鏈游戲產品。

可是,這些區塊鏈應用大多以聯盟鏈為主,肖風對此就持否定意見:“聯盟鏈去掉了幣,只是一個分布式賬本。沒有了幣,也就失去了區塊鏈的核心價值取向,失去了區塊鏈的分布式商業價值。因此,聯盟鏈走不長遠,而這些大公司選擇聯盟鏈,很有可能也無法在區塊鏈上有所建樹。”他認為,未來一條公鏈上有上億個應用,每個應用都有自己價值十萬美元的代幣,區塊鏈行業將會誕生5萬億美元級別的公司。

如果說區塊鏈技術本身看起來還過于虛無縹緲,區塊鏈底層的硬件開發的營收似乎要實在得多。2018年5月15日,世界第二大比特幣礦機制造商嘉楠耘智遞交赴港上市招股書,數據顯示其憑借234名員工一年創收13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高達423.7%。2018年4月,證監會副主席姜洋曾赴嘉楠耘智調研,就釋放了歡迎信號:“不管你們芯片用于什么,本質上都還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們在國內上市。”

但是隨著數字貨幣市場的蕭條,礦機公司上市的路途也變得艱難起來。原定2018年9月遞交上市招股書的比特大陸遲遲未見動靜,不斷有聲音稱:比特大陸的礦機研發不順、重資投資比特幣現金如今已瀕臨破產等等,雖然9月21日比特大陸在格魯吉亞的世界礦工大會上宣布7納米芯片即將量產,也一再否認停止IPO,但數字貨幣的熊市對礦機廠商造成打擊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我們現在處在一個大遷徙時代,正在從現實世界走向虛擬世界,就像當時人類走出非洲。”這是在幣圈享有極高人氣的科幻作家劉慈欣對區塊鏈革命的比喻。幣圈和鏈圈如今的蠻荒、混亂,的確像極了弱肉強食的非洲大草原,不過我們何時能走出來,走出來是否真的是一個新的大陸和紀元呢?

Next Article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隱私條款 | 聯繫我們 | 網站地圖